您的位置:首頁>熱門>正文

全國首例霧霾公益訴訟案勝訴樣本

持續多日的霧霾, 籠罩了祖國北部大部分地區, 國人憤怒者有之、挪揄自嘲者有之、聯名抗議者有之, 但通過公益組織拿起法律武器向霧霾宣戰者卻少有,

今年七月份勝訴的新環保法正式施行後全國首例霧霾公益訴訟案, 或許可以為國人打贏這場霧霾“殲滅戰”提供一種新的思路。

超標大氣排汙企業被關停Discovery

網上公開資料顯示, 德州晶華集團振華有限公司(下稱振華公司)是中國最大的玻璃製造企業之一, 擁有總資產20多億元, 其主要產品有平板玻璃、日用玻璃、浮發玻璃、空心玻璃磚, 可生產3-15毫米的優質透明浮發玻璃, 產品憑藉優良的品質不但迅速佔領了國內市場而且遠銷到亞洲、非洲、中東、歐洲、南美等40多個國家和地區。

但就是這樣一家看起來“實力雄厚”的公司, 實際上卻是一家排汙大戶。

2014年10月20日至25日, 環保部派出15個督查組對京津冀以及山西、內蒙古、山東等6省(區、市)的24個重點地市空氣品質進行督查,

振華公司的大氣污染問題名列批評之中。 環保部有關負責人在向媒體通報中指出“德州晶華集團振華有限公司玻璃窯2號線無治理設施, 煙氣直排, 3號線氮氧化物排放濃度超標”。

“振華公司在全國玻璃製造企業中佔有一席之地, 然而, 卻是當地大氣污染治理的‘老大難’!”媒體記者現場看到, 該公司四周已被大批新興住宅建築群包圍。 廠區南面一牆之隔就是晶華集團的職工住宅區, 西側和北側社區接連成片, 東側高層住宅正在施工。 附近居民反映, 振華公司日夜不停地排煙, 煙氣有時帶有明顯的顏色, 晚上都不敢開窗戶, 窗臺、車上盡是落下的煙塵。

根據德州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站的監測,

2012年3月、5月、8月、12月, 2013年1月、5月、8月, 振華公司廢氣排放均能達標。 而2013年11月、2014年1月、5月、6月、11月, 2015年2月, 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及煙粉塵均存在超標排放情況。

據2014年9月環保部公佈的161個城市空氣質量數據, 德州空氣品質排名非常不理想, 部分時段跌入了全國倒數的行列。 如, 當月23日下午5點德州空氣品質等級(AQI)為219, 甚至超過了河北省邯鄲、邢臺等空氣品質“老大難”城市, 排在國內城市倒數第二名。

針對振華公司煙氣長期嚴重超標排放問題, 德州市環境保護局曾先後於2013年12月、2014年9月和11月、2015年2月對振華公司進行了四次行政處罰, 處罰數額均為10萬元。 2014年12月, 山東省環境保護廳對振華公司超標排汙行政處罰10萬元, 並使其一條生產線停產治理。

2015年3月20日, 德州市政府約談了德城區政府和振華公司主要負責人, 德州市環保局全程跟蹤、每日督促, 責令振華公司“立即停產整治, 2015年4月1日之前全部停產, 停止超標排放廢氣污染物”。

環保組織索賠超三千萬Discovery

中華環保聯合會成立於2005年4月22日, 是由與環保相關的企事業單位、團體和熱心于環境事業人士自願結成的聯合性、全國性、非營利性社會團體。 2015年春節

魏哲介紹, 經過前期詳細調查取證後, 中華環保聯合會向山東省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判決書顯示, 中華環保聯合會訴稱, 振華公司原有三條浮法玻璃生產線, 1#線已於2011年全面停產, 2#、3#線因玻璃生產特殊工藝要求及冬季供暖, 一直繼續生產, 振華公司雖已投入資金建設了兩線脫硫除塵設施,

但2#、3#線兩個煙囪向大氣長期超標排放污染物, 造成了嚴重的大氣污染, 嚴重影響了周圍居民, 被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多次處罰後仍未整改, 繼續超標向大氣排放污染物,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特提起訴訟。

中華環保聯合會的訴求為一、被告立即停止超標向大氣排放污染物, 增設大氣污染防治設施, 經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驗收合格並投入使用後方可進行生產經營活動;二、被告賠償因超標排放污染物造成的損失2040萬元;三、被告賠償因拒不改正超標排放污染物行為造成的損失780萬元;四、被告在省級及以上媒體向社會公開賠禮道歉;五、本案訴訟、檢驗、鑒定、專家證人、律師及訴訟支出的費用由被告承擔。

上述第二、三項訴訟請求中的賠償款項支付至地方政府財政專戶, 用於德州市大氣污染的治理。

此後, 中華環保聯合又將第二項訴訟請求變更為判令被告賠償因超標排放污染物造成的損失2476萬元

總共超三千萬的索賠金額是如何計算出來的, 其依據是什麼呢?對此, 魏哲表示, 為了證明振華公司造成的損失, 中華環保聯合會於2015年12月與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訂立技術諮詢合同, 委託其對振華公司排放大氣污染物致使公私財產遭受損失的數額, 包括污染行為直接造成的財產損害、減少的實際價值, 防止污染擴大、消除污染而採取必要合理措施所產生的費用進行鑒定。

2016年6月份,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環境風險與損害鑒定評估中心根據經原被告質證的證據作出評估意見,根據鑒定結論,振華公司在鑒定期間超標向空氣排放二氧化硫225噸、氮氧化物589噸、煙粉塵19噸,單位治理成本分別為5600元/噸、6800元/噸、3300元/噸,虛擬治理成本分別為713萬元、2002萬元、31萬元,總計2746萬元。第三項780萬元索賠數額亦如此算出。

作為全國首例霧霾公益訴訟案,此案吸引了足夠多的關注,外界對於主審此案的德州中院也報以了極高的期待。

有觀點認為,德州中院能否頂住來自當地各方面的有形無形的壓力,嚴格依法對待和審理此案,將是對環境公益訴訟成色和公正司法水準的一大考驗。如果德州中院受地方保護主義干擾做出了明顯不公的判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環聯會或其他符合規定的社會組織,還可以就德州晶華公司的污染行為,跨行政區域向另一家法院提起公益訴訟,另一家法院如果同樣不給力,還可以繼續選擇下一家提起訴訟,總之應當最大限度把現有法律“用足”,把環境公益訴訟進行到底。

最終,德州中院沒有讓關注這起案件的人失望。2016年7月20日,德州中院對中華環保聯合會與振華公司大氣環境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一案,依法公開作出一審宣判。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振華公司是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的適格主體,原告中華環保聯合會可以請求其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恢復原狀、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

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被告振華公司已於2015年3月27日放水停產,停止使用原廠區,可認定被告振華公司已經停止侵害。因被告振華公司已超標向大氣排放污染物,其行為侵害了社會公共的精神性環境權益,應當承擔賠禮道歉的民事責任。

關於原告中華環保聯合會委託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作出的鑒定評估報告,雖系單方委託相應機構作出,但評估機構具有法定資質,評估事項與待證事實有關,且被告振華公司未舉出相反證據推翻該鑒定評估報告,法院認為該報告可以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

根據上述鑒定報告,法院認定按虛擬治理成本的4倍計算被告振華公司生態損害數額,共計2198.36萬元。

關於原告要求鑒定費、律師費及訴訟支出費用由被告振華公司承擔的訴訟請求,因原告中華環保聯合會已經支付鑒定費10萬元,該費用確已發生,法院予以支持;對律師費40萬元及訴訟支出費用1萬元,原告承認關於律師費僅訂立委託合同,未實際支付,且未就訴訟支出1萬元提交支付憑證,法院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後,原被告雙方都未提出上訴,該判決已經生效。該案原告委託的公益律師李樹森表示,對於這個判決我們感到很欣慰,特別是判決書要求被告在省級以上媒體向社會公開賠禮道歉。一個地區性的企業,因為污染問題在省級以上媒體上道歉,這對其他污染企業的震懾可能更大,“負面廣告作用”可能比金錢懲罰效果還好。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用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導和新聞評論。

2016年6月份,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環境風險與損害鑒定評估中心根據經原被告質證的證據作出評估意見,根據鑒定結論,振華公司在鑒定期間超標向空氣排放二氧化硫225噸、氮氧化物589噸、煙粉塵19噸,單位治理成本分別為5600元/噸、6800元/噸、3300元/噸,虛擬治理成本分別為713萬元、2002萬元、31萬元,總計2746萬元。第三項780萬元索賠數額亦如此算出。

作為全國首例霧霾公益訴訟案,此案吸引了足夠多的關注,外界對於主審此案的德州中院也報以了極高的期待。

有觀點認為,德州中院能否頂住來自當地各方面的有形無形的壓力,嚴格依法對待和審理此案,將是對環境公益訴訟成色和公正司法水準的一大考驗。如果德州中院受地方保護主義干擾做出了明顯不公的判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環聯會或其他符合規定的社會組織,還可以就德州晶華公司的污染行為,跨行政區域向另一家法院提起公益訴訟,另一家法院如果同樣不給力,還可以繼續選擇下一家提起訴訟,總之應當最大限度把現有法律“用足”,把環境公益訴訟進行到底。

最終,德州中院沒有讓關注這起案件的人失望。2016年7月20日,德州中院對中華環保聯合會與振華公司大氣環境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一案,依法公開作出一審宣判。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振華公司是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的適格主體,原告中華環保聯合會可以請求其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恢復原狀、賠償損失、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

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被告振華公司已於2015年3月27日放水停產,停止使用原廠區,可認定被告振華公司已經停止侵害。因被告振華公司已超標向大氣排放污染物,其行為侵害了社會公共的精神性環境權益,應當承擔賠禮道歉的民事責任。

關於原告中華環保聯合會委託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作出的鑒定評估報告,雖系單方委託相應機構作出,但評估機構具有法定資質,評估事項與待證事實有關,且被告振華公司未舉出相反證據推翻該鑒定評估報告,法院認為該報告可以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

根據上述鑒定報告,法院認定按虛擬治理成本的4倍計算被告振華公司生態損害數額,共計2198.36萬元。

關於原告要求鑒定費、律師費及訴訟支出費用由被告振華公司承擔的訴訟請求,因原告中華環保聯合會已經支付鑒定費10萬元,該費用確已發生,法院予以支持;對律師費40萬元及訴訟支出費用1萬元,原告承認關於律師費僅訂立委託合同,未實際支付,且未就訴訟支出1萬元提交支付憑證,法院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後,原被告雙方都未提出上訴,該判決已經生效。該案原告委託的公益律師李樹森表示,對於這個判決我們感到很欣慰,特別是判決書要求被告在省級以上媒體向社會公開賠禮道歉。一個地區性的企業,因為污染問題在省級以上媒體上道歉,這對其他污染企業的震懾可能更大,“負面廣告作用”可能比金錢懲罰效果還好。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用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導和新聞評論。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