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法則丨見義勇為踹傷他人引發官司

聽, 法治的聲音

《民主與法制》社、鄭州人民廣播電臺

聯合出品

主播:崔辰 劉夏 陳蕊

見義勇為致人重傷Discovery

家住河南省鄭州市的王玉峰, 是農業系統的一名技術人員。 2013年6月10日下午4點, 天空飄著小雨。 他騎著電動車沿鄭州市黃河路由西向東行至經七路口西10米附近時, 不慎與同方向騎自行車行駛的女市民張曉燕發生了碰撞。

“你咋騎車呢?真不長眼!”被撞倒在地的張曉燕氣不打一處來, 站起身就開始指責。
“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說話真難聽!”王玉峰毫不客氣地回敬道。

在王玉峰看來, 張曉燕損害程度並不大, 自己願出100元作為賠償。 但張曉燕卻認為,

自己的自行車和衣服都被損壞了, 賠100元太少。

在雙方對賠償問題協商未果的情況下, 王玉峰賭氣騎上電動車, 徑直沿經七路由南向北獨自離去。 張曉燕見狀很是氣憤, 一邊追趕一邊高聲呼喊:“抓住前面穿粉紅衣服的(指王玉峰)!”

正巧, 路經此處的年輕小夥李燕飛聽到喊聲後, 以為是抓賊, 便協同其他群眾一起參與追趕。 當王玉峰沿紅旗路由西向東行駛至經五路口西100米時, 李燕飛加速追上, 抬腳便照王玉峰的電動車尾部踹了一腳。

只聽“哎呀”一聲, 王玉峰駕駛的電動車瞬間失控, 並與同方向騎電動車的趙某相撞後, 雙雙翻倒在地, 導致兩個人都受了傷。 王玉峰由於身體多處骨折, 不得不先後住進醫院89天,

花去醫療費16萬餘元。 而趙某受傷輕微, 身體並無大礙。

再說當地交管部門接到報案後, 迅速趕赴現場展開調查。 經過詢問各方當事人、現場勘查等程式, 最終認為張曉燕受傷的這起事故, 依法可按交通事故立案處理。 半月後, 交管部門出具結論:王玉峰負本次事故的全部責任。

而王玉峰、張曉燕、李燕飛、趙某之間的損害糾紛, 交管部門則認為不屬於道路交通事故, 建議他們到派出所報案或向法院起訴。

在這樣的情況下, 張曉燕、趙某一致認為, 王玉峰導致他們受傷, 理應承擔賠償之責。 於是, 二人先後找王玉峰, 要求他賠償相關經濟損失。 但王玉峰認為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根本不願意賠償。

萬般無奈之下, 張曉燕、趙某分別向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要求王玉峰對兩人的損失進行賠償。 金水區人民法院經審理, 認為王玉峰在本次事故中存在過錯, 應負事故全部責任, 故分別對兩案作出了判決, 判令王玉峰承擔張曉燕、趙某的全部賠償責任, 兩個案件賠償金額合計為2000餘元。

這兩個案件判決結果對於王玉峰來說, 在承受範圍之內。 於是, 他二話沒說便履行了賠償義務。

“我騎車撞傷了他們就應當賠償, 可別人致我受傷應否也該賠償呢?”王玉峰之後不禁想起這個問題。

於是, 王玉峰先後多次電話聯繫與此事有關聯的張曉燕以及踹他電動車一腳的李燕飛, 索賠醫療費等損失, 但對方均以自己無過錯為由, 拒絕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判決不用賠償Discovery

2014年7月, 王玉峰一紙訴狀將張曉燕、李燕飛告上法庭, 要求二人連帶賠償其各項費用16萬餘元。

金水區人民法院受理了這起罕見的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後, 依法組成合議庭, 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金水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後認為, 原告王玉峰在事故未協商好就逃離現場, 本身存在過錯。 張曉燕作為受害人向路人求助, 要求路人幫忙追趕的行為並無不當。 李燕飛作為過路群眾, 在聽到呼喊聲後, 駕電動車追趕, 其行為值得讚揚。 李燕飛在追趕過程中, 抬腿朝王玉峰的電動車尾部踹, 是為阻止王玉峰繼續逃跑, 無主觀上的傷害故意, 但採取的方法存在一定過錯。 鑒於王玉峰存在較大過錯, 可以減輕李燕飛的賠償責任;張曉燕在該事故中無過錯,

不承擔賠償責任。

一審法院最終認定王玉峰的各項損失共計19.7萬餘元, 判處李燕飛為此承擔30%的賠償責任, 賠償王玉峰5.9萬餘元。

接到一審法院送達的判決書後, 李燕飛感到很委屈, 認為自己是見義勇為,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存在錯誤, 提出上訴。 稱其並未踹王玉峰的電動車, 請求法院依法改判或發回重審。

針對李燕飛的上訴請求, 王玉峰認為, 李燕飛不承認用腳踹他的電動車純屬撒謊, 要求二審法院駁回李燕飛的上訴請求, 維持原判。

此案經過兩級法院兩年多的審理, 2016年10月, 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向外公佈了本案的終審判決結果。

二審人民法院認為:本案因王玉峰與張曉燕之間發生一起小的交通事故而引發, 如雙方友好協商或交由有關部門處理,根本不會造成本案這麼嚴重的後果。但事故發生後,雙方對調解沒有達成一致,王玉峰騎車逃逸,張曉燕向路人求助,由於情況緊急,張曉燕沒有講明求助原因,李燕飛將王玉峰逃逸的行為,誤認為是小偷逃跑,遂上前追趕,並抬腳踹正在高速行駛的王玉峰所騎電動車尾部,造成王玉峰車輛失控摔倒受傷。李燕飛追趕王玉峰的行為系見義勇為的行為,其出發點是好的。雖其在追趕時有踹王玉峰車輛的行為,但鑒於當時雙方車速過快,情況緊急,對見義勇為的行為方式和力度不宜過於苛求,且李燕飛的行為系王玉峰逃逸的先行為引起,李燕飛對此沒有明顯過錯,一審法院判決李燕飛承擔賠償責任不當,本院予以糾正。據此,經審委會研究決定,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王玉峰的訴訟請求。

針對本案,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一庭審判員袁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近年來,經常會聽到“英雄流血又流淚”的案例,導致了見義勇為近幾年頻頻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話題,要求對見義勇為合法保護的呼聲不斷。然而,有時見義勇為的行為造成嚴重後果的,見義勇為者也要承擔一定的民事甚至刑事責任,大大扼殺了公民見義勇為的積極性。見義勇為者在實施救助行為前還需要用手機拍照,甚至有些人為了不惹麻煩而見死不救,不能不說這是社會的倒退。這些現象無不促使我們反思如何通過法律對道德進行有效的激勵,以免除救人者的後顧之憂,激勵更多的民眾加入見義勇為的行列,扭轉世人對見義勇為行為的冷漠,營造和諧的社會環境,讓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和民族精神得以延續。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用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導和新聞評論。

如雙方友好協商或交由有關部門處理,根本不會造成本案這麼嚴重的後果。但事故發生後,雙方對調解沒有達成一致,王玉峰騎車逃逸,張曉燕向路人求助,由於情況緊急,張曉燕沒有講明求助原因,李燕飛將王玉峰逃逸的行為,誤認為是小偷逃跑,遂上前追趕,並抬腳踹正在高速行駛的王玉峰所騎電動車尾部,造成王玉峰車輛失控摔倒受傷。李燕飛追趕王玉峰的行為系見義勇為的行為,其出發點是好的。雖其在追趕時有踹王玉峰車輛的行為,但鑒於當時雙方車速過快,情況緊急,對見義勇為的行為方式和力度不宜過於苛求,且李燕飛的行為系王玉峰逃逸的先行為引起,李燕飛對此沒有明顯過錯,一審法院判決李燕飛承擔賠償責任不當,本院予以糾正。據此,經審委會研究決定,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王玉峰的訴訟請求。

針對本案,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一庭審判員袁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近年來,經常會聽到“英雄流血又流淚”的案例,導致了見義勇為近幾年頻頻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話題,要求對見義勇為合法保護的呼聲不斷。然而,有時見義勇為的行為造成嚴重後果的,見義勇為者也要承擔一定的民事甚至刑事責任,大大扼殺了公民見義勇為的積極性。見義勇為者在實施救助行為前還需要用手機拍照,甚至有些人為了不惹麻煩而見死不救,不能不說這是社會的倒退。這些現象無不促使我們反思如何通過法律對道德進行有效的激勵,以免除救人者的後顧之憂,激勵更多的民眾加入見義勇為的行列,扭轉世人對見義勇為行為的冷漠,營造和諧的社會環境,讓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和民族精神得以延續。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用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導和新聞評論。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