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文>正文

手把手教您收藏歐洲裝飾藝術品(一)

想瞭解更多館藏級藝術品Citegalleries

隨著越來越多歐洲裝飾藝術品愛好者的增多, 歐洲裝飾藝術在中國受到越來越多愛好者的青睞, 為了幫助古董愛好者更好的更準確的收納自己喜愛的藝術品, 西堤很高興與大家分享一些關於古董傢俱的收藏經驗。 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愛好者在此門類的收藏中更進一步。

對於剛接觸此類的初級愛好者在選購自己喜歡的藝術品前首先應多看一些關於西方藝術品類書籍,

選購時聽從專業人士的意見, 建議大家先從一些小而精的小品入手, 注重實用性的同時也應注重藝術性, 在收藏的學習過程中多多總結收藏經驗, 循序漸進的建立自己的收藏體系;而對於已經有一些收藏的經驗的中級愛好者, 鑒於您目前已經有了對西方藝術品認知, 在選購一件古董傢俱時除了注重它的整體結構比例、工藝、保存條件以外, 還應對藝術品的的各方面情況加以分析例如作者, 傳承等等。 避免某些作品在流轉過程中為一時利益而惡意的更改、加刻簽名等問題的出現。 經驗豐富高級愛好者不但要著重收藏稀缺性和藝術性強的作品, 還應考慮建立一個完善的收藏體系, 如收藏某一時期大師傑作;某種風格或某種特定題材的作品,
這不僅開拓了您的收藏視角, 也對您單一門類的藝術造詣加以提升。

收藏裝飾藝術品必問:

1.作品是否經歷修復?

作品的保存狀況是其價值的基石, 你必須瞭解它在歷史中以何種方式、利用何種物料以及曾於何時作出修復, 凡此種種都會影響作品的價值。 有些藏家喜愛帶有歲月痕跡的作品, 這絕對無傷大雅, 這類作品甚至能進一步展現其藝術光芒。 要注意的是, 如果一件作品曾經經歷過修復, 首先你要確保它的修復度不超過慣例的15%(在玻璃展示櫃這一類型的傢俱中, 對內部玻璃隔板的更換可以忽略不計), 這一點尤為重要, 在大多數情況下如果一件傢俱的修復程度超過了15%,

那麼對它的價值將大打折扣(事事不一定如此, 對於某些特殊作品或者歷史中遺留下來的半成品來說, 必要的修復不但不會影響它的價值反而會使它更為提高, 這一點我們下面單說)。 其二, 在很多傢俱身上, 你要確定它的銅鎏金部件是否為原裝, 在一點在很多出自18世紀的傢俱上尤為重要。 經過超過200的歲月流逝, 有些傢俱上的銅鎏金部件可能會在各種情況下流逝或者損壞, 後人為了保持它的完整性會為它更換新的部件, 這一做法在19世紀已經開始, 並延續至今。 又或者曾經的持有者根據個人的喜好, 將原作的銅飾件更換為自己所喜愛的類型。 無論出於那種方面, 如果更換的銅飾與原作搭配協調,
或者完全按照原作模型訂制, 做工與比例各方面都與原件保持同一水準(或者更高的水準), 這都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一定要避免現代用一些當代生產的劣質銅飾件的代替品。

▲這是一對出自18世紀路易十五時期的大師讓-皮埃爾·拉茲(Jean-Pierre Latz, 1691-1745)製作的角櫃, 經過19世紀的工匠重新裝飾的高品質銅鎏金飾件, 並沒有對這一對角櫃的價值造成損失。

2.作品有必要修復嗎?

一般來說, 如果一件傢俱在沒有必要對它進行維修時, 我們盡可能的不要去動它, 注意日常的保養即可。 若修復手法粗劣, 有時反而會對作品本身的美感造成貶損。 如同很多坐具, 它們會用織物或者皮革來包裹。 這種物料會隨著時間洗禮而出現歲月痕跡, 呈現別具韻味的古雅色澤。

▲約瑟夫-埃馬紐埃爾·茨維內爾制帝政風格銅鎏金裝飾桃花芯木沙龍椅 約1880年 西堤舊藏

上圖這套由約瑟夫-埃馬紐埃爾·茨維內爾(Joseph Emmanuel Zwiener, 1849-?)於1880年左右製作的帝政風格沙龍椅, 它的覆蓋面由奧比松織物包裹, 雖然在織物的某些地方出現了開裂, 拉線等問題, 但是為了保持作品的完整性, 我們並沒有對它的原裝織物進行更換, 以至於今天人們仍能欣賞到它130年以前的風采。

▲從上圖中可看出, 左側扶手內側和右側扶手外側的織物都發生了開裂的現象。

而下圖所示的製作於19世紀晚期的這一對路易十五樣式扶手椅, 座面和靠背的包裹物嚴重破損, 內部的填充物也需要重新補充, 不但影響美觀而且根本不能使用, 這樣的情況必須對它進行修復, 左右兩圖是原始狀態的和重新包裹後的對比。 對於此類坐具來說, 如果它的主體框架並沒有損壞, 只是重新對布飾面進行了重新包裹,對它的價值並沒有太多的影響,但應注意的是要儘量使用與原先布料或織物相同或類似的材質,儘量避免使用不恰當的暗紅色或其他彩色的皮質,除非它原先就是皮質包裹物。

又如一些坐具的皮革面,如果不是皮革已經嚴重老化,出現脆裂出粉等嚴重損壞,我們仍然不建議更換,將它清理乾淨並做一些適當的養護,色澤斑駁的皮革也許會令這件作品更添吸引。有些寫字臺的皮質書寫面上可能會留下墨痕、壓痕和燙痕,不要太在意它們,用另外一種眼光去欣賞它,那不失為另一種美麗。

如下圖這張由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製作於1913年的藤編辦公椅,它的座墊由小牛皮製作,對它做完清洗後,保養一遍即可,你可以看見在它的邊緣有使用後磨出的白邊,也能在座面上看見使用後留下的壓痕紋理。對整體座椅來說,也是使用同樣的方式處理,認真清理乾淨藤編靠背和座板上的污穢即可,對於銅鎏金裝飾也只是僅僅清除了明顯的污漬,甚至沒有對它進行深度清洗。

▲林克(François Linke)制銅鎏金裝飾桃花芯木藤編辦公椅 1913年 現藏於西堤倫敦庫房

對於一些細木鑲嵌或者布林鑲嵌的作品,如果鑲嵌部分已經破損不完整;又或者傢俱主體結構產生了重度損傷;坐具的包裹面嚴重受損,無法使用等情況,那麼為了保證作品的完整性和能使它進一步的保存下去,必要的修復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也是必須的。應該注意的是,專業的修復師或者是修復機構都會給你修舊如舊的建議,這一點尤為重要,經過修復的部分應該完美的融入整體。

如下圖,這是一件14世紀製作於義大利北部的細木鑲嵌飾板,從左圖中可以看出飾板的右上角介面部分已經鬆動,下方邊框的細木鑲嵌也破損消失,底板暴露,使用傳統工藝手工修復後,右上角鬆動的介面再次扣合,增強了作品的堅固性;邊緣缺失的幾何圖案鑲嵌得以復原,整個邊框部分形成統一整體。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出,鑲板表面原先細微的裂紋並沒有修復,而是保持現狀,在修復後只是對作品表面進行了深度的清理,把遺留在表面和木紋之中的灰塵和汙物去除,並且塗上一層天然無色蜂蠟使之表面形成一層保護膜(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千萬不要給傢俱表面塗抹核桃油之類會使木材毛孔堵塞或者顏色產生變化的東西,添加化學製劑的養護劑更是絕對禁止)。

▲由英國著名修復工作室Yannick Chastang為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修復,圖片版權為上述兩家所

下圖所示是一件約1874年由歐文·鐘斯設計,Jackson & Graham公司製作的烏木色鑲嵌象牙展示櫃的頂部,由於年久失修和保養不當,原來的榫卯結構完全脫落,木質開裂,部分象牙鑲嵌脫落。首先清除榫卯內的膠痕,對榫頭進行加厚加固處理,再使用傳統工藝中使用的樹膠對其粘合。根據原始象牙鑲嵌孔位元補上缺失部分,使整體完整統一。

說到此處,我們認為非常有必要說一下關於銅鎏金飾件的清洗、拋光和重新鎏金的問題。雖然鎏金層可以極大的保護銅表面,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和存放條件等諸多因素的影響,我們現在看到的銅鎏金飾件多多少少會出現氧化失光、發黑等問題,更甚至是腐蝕生銹等重大危害。對於鎏金的處理我們仍然遵循以上的原則,如果沒有必要對鎏金飾件動手還是保持現狀為上。

如下圖這件由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約1900年左右制做的邊櫃,雖然它的銅鎏金飾件已經不如當年閃亮,在它的上面已經形成了一層略帶深色的氧化層,但是總體保存狀態非常完美,我們便沒有必要對它進行清洗,清水擦乾淨上面的污漬,保持乾淨既可。

▲林克制 路易十六樣式銅鎏金裝飾的紫芯蘇木和黃檀木細木鑲嵌工藝邊櫃 約1900年 西堤藏品

一般的銅鎏金清洗方法是使用中性HP值的專業製劑,經過高溫加熱使用高壓噴槍對其表面反復清理。此種高壓蒸汽法可以勝任於對絕大多數銅鎏金製品的清洗。

▲高壓蒸氣法

對於一些表面嚴重氧化的銅鎏金飾件,污垢積累產生大面積黑色黯啞的情況下,我們建議使用高溫蒸汽法清洗,清洗完畢不但可以使銅飾件重新恢復靚麗的光澤,同時清洗本身也是對它的一次養護。

如下圖所示,這是一件藏於西堤高碑店展廳內由弗朗索瓦·林克約1900年製作的這只銅鎏金阿波羅立鐘的鐘頂銅鎏金雕塑飾件。所有銅鎏金部件整體總體狀況完好,無鏽斑等有害物發生,但是氧化嚴重,污垢和灰塵已經在銅鎏金表面形成了一層黑色氧化層,作品完全失光,很容易使觀者產生以一種髒兮兮的視覺感受。我們使用高壓蒸氣法將其清洗後,並未作再多處理,清洗後的效果令人耳目一新,銅雕塑重新煥發出優雅的黃金亞光之色,人物和動物的視覺質感也比之前有明顯改觀。

如果出現頑漬,表面氧化嚴重和生銹等現象,高壓蒸氣法無法勝任的情況下,可以使用超聲波清洗法和化學製劑清洗法。方法是先使用高壓蒸氣法將部件上面的污濁徹底除去,然後將其放入超聲波機器中清洗,對於大件製品無法放入超聲波機器時,採用化學製劑手工清洗,由於化學製劑一般都含酸,清洗時要非常小心,用量過大或時間過長都會造成不可逆的影響。

▲在高倍照片下可見白色的銅製品邊緣出現腐蝕斑點,這種情況發生要儘快處理,否則蝕斑將會越擴越大。

如下圖所示,這是一件約1850年前後英國工匠製作的鑲嵌義大利彩色硬石的鎏金銅桌體女士寫字桌,此件作品整體框架採用鎏金青銅製作,並在其上裝飾有銀和黃銅。

▲一件罕見的裝飾銀和銅鎏金的彩色硬石鑲嵌女士寫字臺 約1850年 英國 西堤藏品

通過圖片可以看出,框架整體氧化非常嚴重,有些部位甚至完全變黑,無法清晰的分辨黃銅和白銀的鑲嵌,在極少數局部發現鏽斑。由於整個主體結構都是金屬製作,所以一般的超聲波機器無法勝任清洗工作,只有在進行高壓蒸氣法以後,再進行手工處理,謹慎起見先用牙刷蘸入少量含有酸的化學製劑在腿部實驗,經過多次反復實驗後,確認化學製劑和清水的比例以及清洗時間後,才可以大面積清洗,同樣需要用牙刷等小刷子進行,切不可使用排刷等大面積接觸,對使用製劑清洗部分時間要嚴格控制在藥水可以停留在物體表面的最大時間之內,分段分塊進行。清洗後鎏金青銅重新煥發生機,鑲嵌其中的銀和黃銅也展現出原來的風采,頂端時鐘兩側的小天使雕像由原來的黑色也變的黃白分明,頂面之前幾乎不可見的錯銀裝飾完全顯現。清洗過程不但還原了傢俱本身的風采,更是對金屬部分做了一次全面徹底的養護,完全祛除了有害鏽擴張腐蝕的可能。

▲圖左:清洗前 圖右:清洗後

對於某些保存極為不好的銅鎏金飾件,比如大面積鏽斑腐蝕、鎏金層脫落等情況,不但需要對其進行清洗,還需要重新鎏金。重新鎏金分為局部鎏金和完全鎏金兩種,傢俱上的飾件因為個體不會太大,所以一般採用完全鎏金,此方法可以確保整體色調統一和完全保護的作用。眾所周知,古董傢俱的銅活一般都採用汞鎏金工藝,因為水銀蒸汽對人體危害極大,現代人會盡可能的避免使用此種方法,但是在專業的修復師處還是會使用此種方法,當然,代價也是極大的。

如下圖所示,這是一塊來自18世紀布林大衣櫃上的銅飾件,鎏金層不但氧化嚴重,而且鏽斑致使鎏金層脫落並有進一步擴大的跡象,此種情況下不得不對它進行清洗和重新鎏金。

▲使用傳統水銀鎏金後的效果,基本可以保證接近當年生產出來的效果

現代的電鍍鎏金法不適用在的古董傢俱上,電鍍金和化學金無論從質感和光澤度都比傳統方法相去甚遠。一件傢俱的銅飾經過重新鎏金一般來說會比使用原裝金水的傢俱價值低一些,如果是使用傳統工藝,價值的折扣不會相差很大,但是如果使用電鍍或者化學金噴刷,那麼它的價值會有較大的出入。

下圖是一件產自18世紀早期法國攝政時期的彩繪五斗櫥,從它身上可以看到關於傢俱修復的很多問題,經過大約300年的歲月流逝,它的櫃體木材有些地方產生了部分裂紋,右側櫃板出現過一條幾乎貫穿上下的大裂紋,對此採取的修復方法是,為了不破壞外立面的彩繪,在它背面使用相同木材的鋸末渣調和樹膠,將裂隙粘合,兩側使用金屬夾板使其盡可能的不產生膠合縫隙。對於另一側沒有貫穿木板的細小裂紋,在觀察確認它不會進一步擴大的情況下決定保持現狀。抽屜邊緣的金漆起皮脫落明顯,起皮部分有進一步向繪畫部分延伸的趨勢,根據此情況,決定將抽屜邊緣金線全部打磨去除,露出原木,在原金線與畫面結合部塗抹膠水,以防裂痕向下擴散至畫面,膠水完全風乾後重新粉刷金粉,並不做舊處理。銅鎏金飾件保存狀況極差,清洗後數處鎏金層脫落,並伴隨小面積鏽斑,只能對其進行重新鎏金處理。

▲攝政時期銅鎏金裝飾彩繪五斗櫥 約1720年 法國 西堤藏品

除了清洗和重新鎏金以外,對銅飾件還有一種拋光的方法(此種做法要求金水必須厚重,而且必須是真金)。此種方法在歐洲並不太流行,但受眾多北美用戶和藏家的喜愛。拋光是指在清洗或重新鎏金以後,使用目數不等打磨工具對銅飾表面拋光處理,使之表面更加光滑,此時原來銅鎏金飾件的啞光效果會變得更亮也更奪目。關於此種處理銅飾的做法,我們並不建議,拋光後所產生的更亮更炫的效果也是見仁見智了。下圖是保羅·索馬尼(Paul Sormani,1817–1877)約1875年左右製作的一款銅鎏金圓桌,如果是按照常規程式,只需對銅飾件做一般清理即可,但是考慮到美國市場的普遍愛好,清洗完畢後還對銅鎏金飾件做了輕度的拋光處理。

▲保羅·索馬尼(Paul Sormani,1817–1877)制路易十六樣式銅鎏金主體茶几 約1875年 西堤舊藏 2014年10月紐約蘇富比以10萬美元拍出

無論是清洗,重新鎏金還是拋光,這些工序完成後必須對銅飾件進行過蠟處理(mise en couleur de l'or),專業的修復師都會使用和18世紀相同的技術去完成此項工作,這樣不但會給青銅帶來表面的保護,也可以使銅飾表面散發的光澤不那麼耀眼,而更加柔和。最後請大家注意一點,對銅飾的清洗和處理請一定尋找專業人士的幫助,如果沒有專業的指導或專人處理,不如保持現狀待機會合適時,稍微的處理不當就會帶來不可逆轉的損失。

(待續)

在接下來的文章中,西堤將會為您總結更新對收藏古董傢俱應注意的其他事項,與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夠多提寶貴意見並且不斷加以完善。

雕塑,繪畫…年代從1640年至1930年,跨度近300年。

只是重新對布飾面進行了重新包裹,對它的價值並沒有太多的影響,但應注意的是要儘量使用與原先布料或織物相同或類似的材質,儘量避免使用不恰當的暗紅色或其他彩色的皮質,除非它原先就是皮質包裹物。

又如一些坐具的皮革面,如果不是皮革已經嚴重老化,出現脆裂出粉等嚴重損壞,我們仍然不建議更換,將它清理乾淨並做一些適當的養護,色澤斑駁的皮革也許會令這件作品更添吸引。有些寫字臺的皮質書寫面上可能會留下墨痕、壓痕和燙痕,不要太在意它們,用另外一種眼光去欣賞它,那不失為另一種美麗。

如下圖這張由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製作於1913年的藤編辦公椅,它的座墊由小牛皮製作,對它做完清洗後,保養一遍即可,你可以看見在它的邊緣有使用後磨出的白邊,也能在座面上看見使用後留下的壓痕紋理。對整體座椅來說,也是使用同樣的方式處理,認真清理乾淨藤編靠背和座板上的污穢即可,對於銅鎏金裝飾也只是僅僅清除了明顯的污漬,甚至沒有對它進行深度清洗。

▲林克(François Linke)制銅鎏金裝飾桃花芯木藤編辦公椅 1913年 現藏於西堤倫敦庫房

對於一些細木鑲嵌或者布林鑲嵌的作品,如果鑲嵌部分已經破損不完整;又或者傢俱主體結構產生了重度損傷;坐具的包裹面嚴重受損,無法使用等情況,那麼為了保證作品的完整性和能使它進一步的保存下去,必要的修復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也是必須的。應該注意的是,專業的修復師或者是修復機構都會給你修舊如舊的建議,這一點尤為重要,經過修復的部分應該完美的融入整體。

如下圖,這是一件14世紀製作於義大利北部的細木鑲嵌飾板,從左圖中可以看出飾板的右上角介面部分已經鬆動,下方邊框的細木鑲嵌也破損消失,底板暴露,使用傳統工藝手工修復後,右上角鬆動的介面再次扣合,增強了作品的堅固性;邊緣缺失的幾何圖案鑲嵌得以復原,整個邊框部分形成統一整體。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出,鑲板表面原先細微的裂紋並沒有修復,而是保持現狀,在修復後只是對作品表面進行了深度的清理,把遺留在表面和木紋之中的灰塵和汙物去除,並且塗上一層天然無色蜂蠟使之表面形成一層保護膜(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千萬不要給傢俱表面塗抹核桃油之類會使木材毛孔堵塞或者顏色產生變化的東西,添加化學製劑的養護劑更是絕對禁止)。

▲由英國著名修復工作室Yannick Chastang為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修復,圖片版權為上述兩家所

下圖所示是一件約1874年由歐文·鐘斯設計,Jackson & Graham公司製作的烏木色鑲嵌象牙展示櫃的頂部,由於年久失修和保養不當,原來的榫卯結構完全脫落,木質開裂,部分象牙鑲嵌脫落。首先清除榫卯內的膠痕,對榫頭進行加厚加固處理,再使用傳統工藝中使用的樹膠對其粘合。根據原始象牙鑲嵌孔位元補上缺失部分,使整體完整統一。

說到此處,我們認為非常有必要說一下關於銅鎏金飾件的清洗、拋光和重新鎏金的問題。雖然鎏金層可以極大的保護銅表面,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和存放條件等諸多因素的影響,我們現在看到的銅鎏金飾件多多少少會出現氧化失光、發黑等問題,更甚至是腐蝕生銹等重大危害。對於鎏金的處理我們仍然遵循以上的原則,如果沒有必要對鎏金飾件動手還是保持現狀為上。

如下圖這件由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約1900年左右制做的邊櫃,雖然它的銅鎏金飾件已經不如當年閃亮,在它的上面已經形成了一層略帶深色的氧化層,但是總體保存狀態非常完美,我們便沒有必要對它進行清洗,清水擦乾淨上面的污漬,保持乾淨既可。

▲林克制 路易十六樣式銅鎏金裝飾的紫芯蘇木和黃檀木細木鑲嵌工藝邊櫃 約1900年 西堤藏品

一般的銅鎏金清洗方法是使用中性HP值的專業製劑,經過高溫加熱使用高壓噴槍對其表面反復清理。此種高壓蒸汽法可以勝任於對絕大多數銅鎏金製品的清洗。

▲高壓蒸氣法

對於一些表面嚴重氧化的銅鎏金飾件,污垢積累產生大面積黑色黯啞的情況下,我們建議使用高溫蒸汽法清洗,清洗完畢不但可以使銅飾件重新恢復靚麗的光澤,同時清洗本身也是對它的一次養護。

如下圖所示,這是一件藏於西堤高碑店展廳內由弗朗索瓦·林克約1900年製作的這只銅鎏金阿波羅立鐘的鐘頂銅鎏金雕塑飾件。所有銅鎏金部件整體總體狀況完好,無鏽斑等有害物發生,但是氧化嚴重,污垢和灰塵已經在銅鎏金表面形成了一層黑色氧化層,作品完全失光,很容易使觀者產生以一種髒兮兮的視覺感受。我們使用高壓蒸氣法將其清洗後,並未作再多處理,清洗後的效果令人耳目一新,銅雕塑重新煥發出優雅的黃金亞光之色,人物和動物的視覺質感也比之前有明顯改觀。

如果出現頑漬,表面氧化嚴重和生銹等現象,高壓蒸氣法無法勝任的情況下,可以使用超聲波清洗法和化學製劑清洗法。方法是先使用高壓蒸氣法將部件上面的污濁徹底除去,然後將其放入超聲波機器中清洗,對於大件製品無法放入超聲波機器時,採用化學製劑手工清洗,由於化學製劑一般都含酸,清洗時要非常小心,用量過大或時間過長都會造成不可逆的影響。

▲在高倍照片下可見白色的銅製品邊緣出現腐蝕斑點,這種情況發生要儘快處理,否則蝕斑將會越擴越大。

如下圖所示,這是一件約1850年前後英國工匠製作的鑲嵌義大利彩色硬石的鎏金銅桌體女士寫字桌,此件作品整體框架採用鎏金青銅製作,並在其上裝飾有銀和黃銅。

▲一件罕見的裝飾銀和銅鎏金的彩色硬石鑲嵌女士寫字臺 約1850年 英國 西堤藏品

通過圖片可以看出,框架整體氧化非常嚴重,有些部位甚至完全變黑,無法清晰的分辨黃銅和白銀的鑲嵌,在極少數局部發現鏽斑。由於整個主體結構都是金屬製作,所以一般的超聲波機器無法勝任清洗工作,只有在進行高壓蒸氣法以後,再進行手工處理,謹慎起見先用牙刷蘸入少量含有酸的化學製劑在腿部實驗,經過多次反復實驗後,確認化學製劑和清水的比例以及清洗時間後,才可以大面積清洗,同樣需要用牙刷等小刷子進行,切不可使用排刷等大面積接觸,對使用製劑清洗部分時間要嚴格控制在藥水可以停留在物體表面的最大時間之內,分段分塊進行。清洗後鎏金青銅重新煥發生機,鑲嵌其中的銀和黃銅也展現出原來的風采,頂端時鐘兩側的小天使雕像由原來的黑色也變的黃白分明,頂面之前幾乎不可見的錯銀裝飾完全顯現。清洗過程不但還原了傢俱本身的風采,更是對金屬部分做了一次全面徹底的養護,完全祛除了有害鏽擴張腐蝕的可能。

▲圖左:清洗前 圖右:清洗後

對於某些保存極為不好的銅鎏金飾件,比如大面積鏽斑腐蝕、鎏金層脫落等情況,不但需要對其進行清洗,還需要重新鎏金。重新鎏金分為局部鎏金和完全鎏金兩種,傢俱上的飾件因為個體不會太大,所以一般採用完全鎏金,此方法可以確保整體色調統一和完全保護的作用。眾所周知,古董傢俱的銅活一般都採用汞鎏金工藝,因為水銀蒸汽對人體危害極大,現代人會盡可能的避免使用此種方法,但是在專業的修復師處還是會使用此種方法,當然,代價也是極大的。

如下圖所示,這是一塊來自18世紀布林大衣櫃上的銅飾件,鎏金層不但氧化嚴重,而且鏽斑致使鎏金層脫落並有進一步擴大的跡象,此種情況下不得不對它進行清洗和重新鎏金。

▲使用傳統水銀鎏金後的效果,基本可以保證接近當年生產出來的效果

現代的電鍍鎏金法不適用在的古董傢俱上,電鍍金和化學金無論從質感和光澤度都比傳統方法相去甚遠。一件傢俱的銅飾經過重新鎏金一般來說會比使用原裝金水的傢俱價值低一些,如果是使用傳統工藝,價值的折扣不會相差很大,但是如果使用電鍍或者化學金噴刷,那麼它的價值會有較大的出入。

下圖是一件產自18世紀早期法國攝政時期的彩繪五斗櫥,從它身上可以看到關於傢俱修復的很多問題,經過大約300年的歲月流逝,它的櫃體木材有些地方產生了部分裂紋,右側櫃板出現過一條幾乎貫穿上下的大裂紋,對此採取的修復方法是,為了不破壞外立面的彩繪,在它背面使用相同木材的鋸末渣調和樹膠,將裂隙粘合,兩側使用金屬夾板使其盡可能的不產生膠合縫隙。對於另一側沒有貫穿木板的細小裂紋,在觀察確認它不會進一步擴大的情況下決定保持現狀。抽屜邊緣的金漆起皮脫落明顯,起皮部分有進一步向繪畫部分延伸的趨勢,根據此情況,決定將抽屜邊緣金線全部打磨去除,露出原木,在原金線與畫面結合部塗抹膠水,以防裂痕向下擴散至畫面,膠水完全風乾後重新粉刷金粉,並不做舊處理。銅鎏金飾件保存狀況極差,清洗後數處鎏金層脫落,並伴隨小面積鏽斑,只能對其進行重新鎏金處理。

▲攝政時期銅鎏金裝飾彩繪五斗櫥 約1720年 法國 西堤藏品

除了清洗和重新鎏金以外,對銅飾件還有一種拋光的方法(此種做法要求金水必須厚重,而且必須是真金)。此種方法在歐洲並不太流行,但受眾多北美用戶和藏家的喜愛。拋光是指在清洗或重新鎏金以後,使用目數不等打磨工具對銅飾表面拋光處理,使之表面更加光滑,此時原來銅鎏金飾件的啞光效果會變得更亮也更奪目。關於此種處理銅飾的做法,我們並不建議,拋光後所產生的更亮更炫的效果也是見仁見智了。下圖是保羅·索馬尼(Paul Sormani,1817–1877)約1875年左右製作的一款銅鎏金圓桌,如果是按照常規程式,只需對銅飾件做一般清理即可,但是考慮到美國市場的普遍愛好,清洗完畢後還對銅鎏金飾件做了輕度的拋光處理。

▲保羅·索馬尼(Paul Sormani,1817–1877)制路易十六樣式銅鎏金主體茶几 約1875年 西堤舊藏 2014年10月紐約蘇富比以10萬美元拍出

無論是清洗,重新鎏金還是拋光,這些工序完成後必須對銅飾件進行過蠟處理(mise en couleur de l'or),專業的修復師都會使用和18世紀相同的技術去完成此項工作,這樣不但會給青銅帶來表面的保護,也可以使銅飾表面散發的光澤不那麼耀眼,而更加柔和。最後請大家注意一點,對銅飾的清洗和處理請一定尋找專業人士的幫助,如果沒有專業的指導或專人處理,不如保持現狀待機會合適時,稍微的處理不當就會帶來不可逆轉的損失。

(待續)

在接下來的文章中,西堤將會為您總結更新對收藏古董傢俱應注意的其他事項,與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夠多提寶貴意見並且不斷加以完善。

雕塑,繪畫…年代從1640年至1930年,跨度近300年。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