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健康>正文

給迎接評審醫院院長的一封信

導讀:醫院評審究竟是什麼東西, 除了拿回一塊牌子, 究竟有什麼好處呢?

作者:張勤(浙江省人民醫院)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看醫界”, 每天都有料!

敬愛的院長:

日前看到在《看醫界》看到一則報導, 《過不了就扣獎金!看醫生們被醫院等級評審逼成啥樣了》---為了激勵職工搞二甲複審, 這家醫院出了個奇葩的招數!

文中描述了貴院的一個事:為了迎接二甲複審, 院內制訂了一個獎懲辦法, 其中規定, 為了調動職工積極參與創建的主動性(猜測貴院的迎評氛圍肯定不高!),

醫院自3月22日起, 暫緩發放獎金, 複審結束後一次性補發, 並明確, 從獎金中扣除院級領導3000元;中層正職領導(包括副職主持科內工作的)2000元, 副職1000元;普通員工500元。 並明確規定, 複審成功後雙倍返還作為獎勵, 複審不成功直接扣除作為懲罰!

哈哈!這個招數算奇葩嗎?

利用激勵、懲罰手段管理員工, 每個企業都在做, 每個醫院也在做, 績效和員工行為掛鉤已成共識, 如果真的要說醫院院長有什麼過錯的話, 也是就是和員工溝通沒到位, 一個醫院要參加等級醫院複審了, 這麼大的事, 整個醫院沒有達成共識, 這倒奇怪了?!

相信醫院的員工都很忙, 忙的沒有時間思考了, 當回家後,

冷靜的想一想, 確實可以想點什麼的?

請您轉告貴院員工:

貴院要二甲複審了, 員工們想過嗎?如果現狀就這樣, 能過二甲複審嗎?能過, 那還要做什麼?維持下去不就行了!但如果複審不通過, 會有什麼後果?被小看這塊牌子, 醫院等級和收費掛鉤的哦, 和能開展的手術範圍和難度掛鉤的哦, 一旦摘牌, 後果是很嚴重的!。

每一個醫院都有等級分類的, 這是中國的醫院管理所要做的, 只要是中國的醫院必須通過中國的醫院評審, 不容置疑。

問題是, 醫院評審究竟是什麼東西, 除了拿回一塊牌子, 究竟有什麼好處呢?

首先, 醫院評審標準集合了醫院運營和您工作所需要的所有法律法規, 這些法律您知道, 也許您不知道, 也不關注,

但評審標準帶來了所有您應該知道的, 也告訴你, 除此之外, 你不用管了, 這麼方便的東西, 您到哪去找?

其次, 醫院評審, 其實就是對照標準, 觀察醫院符合法律法規的程度, 這個標準, 其實, 就是醫院管理的底線而已, 如果是剛好通過, 真的是沒有太高的難度, 除非我們自我要求更高。 換句話說醫院評審, 也就是類似於您在醫院看病而已, 想問員工, 平時也不生病, 但每年的體檢還要做嗎?為什麼要去做體檢, 不用解釋了。 那知道醫院運行中, 有什麼問題嗎?誰能保證醫院的運行一定是好的, 什麼叫好的呢, 就是符合國家醫院運行標準, 什麼是國家醫院運行標準, 那就是評審標準了。

很多人抵觸醫院評審, 因為要背這個背哪個,

修訂病歷什麼的, 為什麼要背?你知道了所要求的法律法規, 那還要背?如果你不知道法律法規, 你在做醫生護士?太可怕了, 天知道您會出什麼事啊?修改病歷, 誰讓您在改病歷?醫院評審, 為什麼要改病歷?好好的病歷憑什麼要改?事實上, 新一輪醫院評審, 再差的病歷, 也不要去改!因為那代表您的過去, 只要您現在寫好了, 就行了, 這是持續改進啊, 用以往的差病歷對襯現在的好病歷, 不就行嘛, 沒有以往的差, 怎麼來體現現在的好病歷呢?這是您對醫院評審的理解走入誤區啦!您只要把今天以後的病歷寫好就是啦。

再之, 如何判斷您的職業行為是否符合規範呢?通過自查?人們往往習慣了自己的工作方式, 難以判斷。

那就需要外力了, 因此, 醫院評審是觀察您是否符合國法行規的最好方法之一, 通過評審檢查, 對照規範, 您知道了那些是您的缺陷了, 哪些是要改進的, 哪些是可以做得更好的, 不就是您職業行為的健康體檢?!因此醫院評審作為一個平臺, 檢查自己是否懂得規範, 就像身體檢查, 應當常態化, 這是您職業安全的可靠保證!當一旦有醫患爭議的時候, 行業、法院如何來判定醫院和您是否擔責, 就是看您是否遵守法律法規, 如果您平時就遵守這些法律法規, 那醫院評審, 您管它來不來呢?不僅如此, 體檢, 您每年要做, 職業體檢每4-5年一次, 是不是間隔長了一點呢?

事實上, 醫院評審還有很多好處:

每當醫院評審的時候, 人們往往會用評審標準來觀察周圍,

也包括我們的院長們, 通過評審, 院長重新認識了您, 因為您積極投入, 因為您比別人更規範, 比別人更優秀, 那麼後來呢?不用我們說了, 下屆中層幹部名單中就有您了。

醫院評審會讓更多的患者認識您, 因為您比別人規範, 因為您比別人更體貼他, “以患者為中心”, 這是醫院評審標準的中心思想, 今後您的病人會比別人多, 有何不好?

醫院評審也增強了社會對醫院的信任度, 提高了醫院在社會上的地位, 眾所周知, 一個等級醫院的樹立, 其周圍, 地價、人氣、環境等等都會給當地帶來難以估量的提升, 同時, 通過醫院評審, 政府和醫院都加大了對醫院硬體和軟體的投入, 改善了員工的工作環境, 提高了員工的待遇, 不就是我們所希望的?

醫院評審會帶來更新的理念:

傳統的全面品質管制僅僅把終末品質管制延伸到過程品質管制,但仍然關注的是缺陷管理,往往以檢查臨床工作和醫療行為的缺陷為樂,但我們總感覺有查不完的醫療缺陷,永遠都有消滅不光的缺陷,我們強調“零缺陷”,但總是做不到,為什麼?原因在於員工的品質決定了醫療護理品質的高低,試想,一個疲憊的員工,一個心態不好的員工,一個為自己的小孩生病了,沒人可以去照顧在發愁的員工,怎麼可能保證每一個醫療行為都不出差錯?!所以,當今醫院評審的理念,從員工品質管制開始,從自己管理自己開始,從管理經濟學來看,自己管理自己的管理成本是最低的,讓別人來管理您的行為品質,總有個時間差,不可能是即時監管,總把管理做成對立面---既然你來管了,我就不管了,而且會形成貓捉老鼠的狀態,抓住了,我晦氣,沒有抓住,運氣!因此,全面品質管制,就應該從員工品質開始,關注員工的生理學、心理學和社會學品質,切實提高員工素質,一個高素質的員工是卓越品質的開始!

如何自己管理自己?從改變自己的工作習慣開始,這就要靠日積月累的習慣完善,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正因為是在漫長的工作中養成的習慣,你就不會覺得累了。

我們再來看看醫院評審,如果說醫院評審就是檢查您和醫院符合國法行規的程度,不符合的時候是否需要改,毋庸置疑!怎麼改?照著國標做!這個時候就像一個人生病了,患了腫瘤,怎麼辦?手術,儘管創傷很大,為了健康,必須這樣做!同樣,一個不符合國標的流程,必須改進,必須在評審前完善!所以,這個時候,任何流程的改進都是非常痛苦的事,但為了通過評審,我們必須這麼做,實際的潛臺詞是,為了符合國法行規,為了自己安全,必須做!

當然,我們還有不太痛苦的方法,那就是平時的持續品質改進。我們在日常工作中,對照國標,對照國法行規,發現不符合的時候,隨時改進,不斷完善,相信改進的時間限制和要求,遠遠比在醫院評審的時候輕鬆,因為,不需要明天就改進,而且,還可以在改進中不斷摸索,尋找適合更加自己醫院並符合國法行規的工作流程,相信這樣的改進,我們會喜歡,總比醫院評審時候的激進改進要好的多。這就是每個人雖然沒病,但每年的健康體檢總有人會查出一些疾病,但這個時候查出的疾病往往都是早期的,相信我們的處理代價會小很多,甚至不用手術,或者採用微創手術就可以解決啦。

最後,我們有更輕鬆的工作方法,就是文化管理,我們希望從潛意識裡為我們的患者提供最安全、有效的醫療服務,當我們從心裡規範了自己的行為意識,舉手投足,不需要思考,待人接物,不需要回憶,一個規範自律的醫護人員,就不會糾結于自己的行為是否規範,就不會在乎醫院評審是否在看我,因為他的每一言一行,都符合國法行規,任何醫院評審也不需要改變我的行為,這就是我們的無創治療,沒有痛苦,沒有不適,一切都在習慣中慢慢改變。

當然,很多人認為這樣做會很難,其實,這不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習慣,習慣就是養成條件反射的行為,每天起床,您會做什麼?刷牙洗臉梳頭…,這需要思考嗎?每天三餐去食堂餐廳吃飯,晚上在床上睡覺?這需要有人指導您嗎?都不需要,因為這些活動都已經養成了條件反射,到時到點,您就會去做,不用提醒您。當您開車路過十字路口的時候,看到紅燈的時候,是踩刹車還是踩油門,還需要考慮嗎?不需要!因為您已經養成條件反射了。所以,當我們把每一個醫療行為,都符合國法行規的時候,也就是每個醫療行為都養成條件反射的時候,您肯定不會覺得累了,因為習慣了。

回到本文開頭,我們來分析下貴院員工的反應,一聽到該拿的獎金被扣了回去(其實是暫扣,以後有可能返還,而且是加倍!),員工很不高興,實際上,在心理學上有個概念叫延遲滿足,我想貴院的員工可能在這方面有點不足,即時滿足欲望強烈了一些,自製和自律,延遲滿足能力略差了一些,這就是員工培訓不到位了,這就是員工品質欠好的表現啦。當然,可能員工的獎金本身就不高,這點錢很在意的,但想過沒有,如果二甲複評沒有過,是不是以後醫院發展還有這樣好嗎?也許獎金會更低,因為老百姓知道,這個醫院管理上有問題,醫療的風險很大,也許會換個醫院去看呢?

最後,我借用了尼采的話(但我不知道是否真是尼采寫的):人的精神有三種境界:駱駝、獅子和嬰兒。第一境界駱駝,忍辱負重,被動地聽命於別人或命運的安排;第二境界獅子,把被動變成主動,由“你應該”到“我要”,一切由我主動爭取,主動負起人生責任;第三境界嬰兒,這是一種“我是”的狀態,活在當下,享受現在的一切。你想做什麼?

浙江省人民醫院

張勤

不就是我們所希望的?

醫院評審會帶來更新的理念:

傳統的全面品質管制僅僅把終末品質管制延伸到過程品質管制,但仍然關注的是缺陷管理,往往以檢查臨床工作和醫療行為的缺陷為樂,但我們總感覺有查不完的醫療缺陷,永遠都有消滅不光的缺陷,我們強調“零缺陷”,但總是做不到,為什麼?原因在於員工的品質決定了醫療護理品質的高低,試想,一個疲憊的員工,一個心態不好的員工,一個為自己的小孩生病了,沒人可以去照顧在發愁的員工,怎麼可能保證每一個醫療行為都不出差錯?!所以,當今醫院評審的理念,從員工品質管制開始,從自己管理自己開始,從管理經濟學來看,自己管理自己的管理成本是最低的,讓別人來管理您的行為品質,總有個時間差,不可能是即時監管,總把管理做成對立面---既然你來管了,我就不管了,而且會形成貓捉老鼠的狀態,抓住了,我晦氣,沒有抓住,運氣!因此,全面品質管制,就應該從員工品質開始,關注員工的生理學、心理學和社會學品質,切實提高員工素質,一個高素質的員工是卓越品質的開始!

如何自己管理自己?從改變自己的工作習慣開始,這就要靠日積月累的習慣完善,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正因為是在漫長的工作中養成的習慣,你就不會覺得累了。

我們再來看看醫院評審,如果說醫院評審就是檢查您和醫院符合國法行規的程度,不符合的時候是否需要改,毋庸置疑!怎麼改?照著國標做!這個時候就像一個人生病了,患了腫瘤,怎麼辦?手術,儘管創傷很大,為了健康,必須這樣做!同樣,一個不符合國標的流程,必須改進,必須在評審前完善!所以,這個時候,任何流程的改進都是非常痛苦的事,但為了通過評審,我們必須這麼做,實際的潛臺詞是,為了符合國法行規,為了自己安全,必須做!

當然,我們還有不太痛苦的方法,那就是平時的持續品質改進。我們在日常工作中,對照國標,對照國法行規,發現不符合的時候,隨時改進,不斷完善,相信改進的時間限制和要求,遠遠比在醫院評審的時候輕鬆,因為,不需要明天就改進,而且,還可以在改進中不斷摸索,尋找適合更加自己醫院並符合國法行規的工作流程,相信這樣的改進,我們會喜歡,總比醫院評審時候的激進改進要好的多。這就是每個人雖然沒病,但每年的健康體檢總有人會查出一些疾病,但這個時候查出的疾病往往都是早期的,相信我們的處理代價會小很多,甚至不用手術,或者採用微創手術就可以解決啦。

最後,我們有更輕鬆的工作方法,就是文化管理,我們希望從潛意識裡為我們的患者提供最安全、有效的醫療服務,當我們從心裡規範了自己的行為意識,舉手投足,不需要思考,待人接物,不需要回憶,一個規範自律的醫護人員,就不會糾結于自己的行為是否規範,就不會在乎醫院評審是否在看我,因為他的每一言一行,都符合國法行規,任何醫院評審也不需要改變我的行為,這就是我們的無創治療,沒有痛苦,沒有不適,一切都在習慣中慢慢改變。

當然,很多人認為這樣做會很難,其實,這不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習慣,習慣就是養成條件反射的行為,每天起床,您會做什麼?刷牙洗臉梳頭…,這需要思考嗎?每天三餐去食堂餐廳吃飯,晚上在床上睡覺?這需要有人指導您嗎?都不需要,因為這些活動都已經養成了條件反射,到時到點,您就會去做,不用提醒您。當您開車路過十字路口的時候,看到紅燈的時候,是踩刹車還是踩油門,還需要考慮嗎?不需要!因為您已經養成條件反射了。所以,當我們把每一個醫療行為,都符合國法行規的時候,也就是每個醫療行為都養成條件反射的時候,您肯定不會覺得累了,因為習慣了。

回到本文開頭,我們來分析下貴院員工的反應,一聽到該拿的獎金被扣了回去(其實是暫扣,以後有可能返還,而且是加倍!),員工很不高興,實際上,在心理學上有個概念叫延遲滿足,我想貴院的員工可能在這方面有點不足,即時滿足欲望強烈了一些,自製和自律,延遲滿足能力略差了一些,這就是員工培訓不到位了,這就是員工品質欠好的表現啦。當然,可能員工的獎金本身就不高,這點錢很在意的,但想過沒有,如果二甲複評沒有過,是不是以後醫院發展還有這樣好嗎?也許獎金會更低,因為老百姓知道,這個醫院管理上有問題,醫療的風險很大,也許會換個醫院去看呢?

最後,我借用了尼采的話(但我不知道是否真是尼采寫的):人的精神有三種境界:駱駝、獅子和嬰兒。第一境界駱駝,忍辱負重,被動地聽命於別人或命運的安排;第二境界獅子,把被動變成主動,由“你應該”到“我要”,一切由我主動爭取,主動負起人生責任;第三境界嬰兒,這是一種“我是”的狀態,活在當下,享受現在的一切。你想做什麼?

浙江省人民醫院

張勤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