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李世民留給後人的千古之謎:《蘭亭序》真跡藏在哪裡?

題目下方藍字關注 我們愛歷史

薦書版塊

選自《蘭亭序密碼》, 作者唐隱

此書首次公佈國寶《蘭亭序》的原始版本

西元353年, 三月初三, 王羲之邀請魏晉顯赫家族名士共42人,

聚會於會稽郡山陰城的蘭亭, 曲水流觴, 飲酒賦詩。

名士們共成詩37首, 想要編成一部集子以流傳後世, 提議集會發起人王羲之寫一篇序。

王羲之拿起鼠須筆, 乘著酒興, 現場揮就了一篇《蘭亭序》(又稱《蘭亭集序》)。

這篇書法共324字, 凡字有複重者, 皆變化不一, 精美絕倫, 堪稱神品, 其文辭也雋永非凡, 被後世作為古文典範來吟詠背誦。

經典的誕生往往就在轉瞬之間, 卻凝結了創作者半生的功力, 貫通了當世與後世的文化血脈, 讓歷史的瞬間變為永恆。

歷代書法家和文學家在談到蘭亭集會時, 都會有一種悠然神往的意緒。

但就是這一篇書法神品, 卻成了一個歷史懸案、一個千古之謎。

我們目前所看到的《蘭亭序》版本均為摹本,

真跡從唐代就已失傳。

而有關《蘭亭序》真跡的故事綿延千年, 至今爭論不休。

1李世民與《蘭亭序》的千古奇緣

故事得從唐太宗李世民說起。

雖然《蘭亭序》自誕生後就備受書家們的推崇, 成為了中國歷史上書法藝術的第一座高峰。

但真正給王羲之安上“書聖”頭銜, 將《蘭亭序》捧為“千古一帖”的卻是唐太宗李世民。

唐代名相房玄齡等人撰寫了《晉書》, 寫了《王羲之傳》。 李世民讀後覺得意猶未盡,

竟親自操刀作《王羲之傳論》。

李世民幾乎否定一切書家, 獨尊王羲之。

三國時期的書法名家鐘繇, 李世民評價他“體則古而不今”;“二王”之一的王獻之, 也就是王羲之的兒子, 李世民評價他“疏瘦如枯樹”;南朝書壇巨擘蕭子雲, 李世民評價他“無筋無骨無丈夫之氣”。

而對於王羲之, 李世民的評價是四個字:盡善盡美。

李世民不僅僅是一個書法迷, 也是一位優秀的書法家, 只不過他政治上的巨大成功掩蓋了其書法上的成就。

當代書法家徐利明評論初唐四家為: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李世民, 而將薛稷替換掉了。 雖然是一家之言, 但李世民的書法造詣可見一斑了。

李世民《晉祠銘》

李世民《溫泉銘》

但凡一個人在某一方面有過人技能, 必定是投入了巨大的精力, 由此我們就可以理解李世民的某些瘋狂舉動了。

李世民搜集王羲之真跡的舉動可謂如癡如醉。

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 知道李世民愛王羲之書法, 長安城一夜之間就冒出成千上百件王字真跡, 外地的收藏也潮水般湧向京城。

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等幾位老臣昏花著老眼, 一邊鑒定真偽, 一邊奉詔臨摹。 有時為了爭論真偽還爭得面紅耳赤。

最後由褚遂良拍板, 鑒定王羲之真跡二千二百九十紙, 號稱“一網打盡”, 獻給李世民。

真的是一網打盡嗎?當然不是, 因為少了神品《蘭亭序》!

在唐朝之前, “王”家一直是單傳的, 王氏家傳之寶應該是傳到了王羲之七世孫智永那裡, 李世民順藤摸瓜就摸到了智永那裡, 但此時智永早已作古。

李世民又打聽到智永的一位徒弟辯才經常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臨摹一卷神秘書法,

據推測這卷神秘書法很有可能就是《蘭亭序》真跡, 於是李世民又打起了辯才的主意。

李世民召見了辯才, 辯才拒不承認, 說自己臨摹的只是師父智永的摹本, 不是真跡。

兵家出身的唐太宗沒有強行索取, 他認為:“若得一智略之士以計取之, 庶幾必獲。 ”, 於是決定智取《蘭亭序》真跡。

李世民派出的臥底是監察禦史蕭翼。 蕭翼喬裝為一名書生, 從洛陽隨商船來到浙江, 抵達辯才所在的永欣寺。

蕭翼來到寺裡, 假裝看寺裡的壁畫, 引起了辯才的注意, 跟辯才搭上了話, 此後兩人吟詩下棋, 聊得很投機。

一段時日後, 辯才將蕭翼引為知己, 卸下了心防。 二人聊起書法, 辯才一時興奮, 就吐露了《蘭亭序》真跡的秘密。

蕭翼竊取了《蘭亭序》真跡, 獻給了李世民。 李世民重賞蕭翼,大宴群臣。

一代明君為了賺取《蘭亭序》,竟然出此“下策”,實在令後人咋舌。

這或許是傳說,或許是史實,後人不得而知。

但《蘭亭序》卻因此被蒙上了一抹傳奇色彩。

蕭翼賺蘭亭圖2《蘭亭序》真跡到底藏在哪裡?

唐太宗李世民遺詔中要求將《蘭亭序》枕在腦袋下面,要永遠擁有這件摯愛的寶貝。

昭陵(唐太宗陵墓,位於今咸陽市)被合上的那一天,《蘭亭序》就作別人間,沉入地底,陪伴李世民度過千年長夜。

直到現在,很多人都認為《蘭亭序》真跡埋在昭陵,這是目前真跡去向最主流的說法。

但歷史的一個插曲又讓真相變得撲朔迷離。

攪局者名叫溫韜,是五代時期的一個“盜墓狂人”。

據《舊五代史》卷七三《溫韜傳》記載,溫韜為耀州節度使時,把境內的唐陵盜了個遍,昭陵也不能倖免,幾乎被他偷了個乾淨,“昭陵所出金器,十萬人三十日猶運不絕”。不過在溫韜的盜墓品目錄裡,並沒有《蘭亭序》的記載。

後世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有說溫韜不通文墨,將《蘭亭序》真跡損毀了;有說溫韜把《蘭亭序》真跡盜出,流落民間。

此後歷史上時不時就爆出《蘭亭序》真跡現世的消息,當然大多是嘩眾取寵。

就在十年前的2005年,還有媒體報導《蘭亭序》真跡現世的消息,最後也被證明是假的。

除了《蘭亭序》真跡陪葬昭陵的說法外,另外一個最主流的說法就是真跡埋在乾陵。

有文獻記載,當年陪葬昭陵的只是《蘭亭序》的一個摹本。

真跡讓李世民的兒子唐高宗李治調換了,陪葬在李治和他的皇后、大周女皇帝武則天的合葬陵——乾陵之中。

因為溫韜盜墓事件,使得很多研究者對於《蘭亭序》陪葬昭陵產生了懷疑,而乾陵又是唐十八陵中唯一一座沒被盜過的陵墓,埋存《蘭亭序》的可能性最大。

乾陵一景直到今天,《蘭亭序》藏在哪裡仍是一個謎,但如果有一天《蘭亭序》真跡現世,也不要驚訝,因為它可能就在某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靜靜地沉睡著。

簡單介紹

破解蘭亭序真跡的千古謊言與生死謎局!

《蘭亭序》誕生二百餘年籍籍無名,直到唐太宗親手偽造,血腥推行,被捧為千古一帖,才得以流傳至今。

唐太宗偽造《蘭亭序》真跡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歷史陰謀?

作者介紹

唐隱,70年代生人,外企金領,現居上海。

懸疑推理狂熱分子,燒腦文學達人。

熱衷於研究唐朝歷史文化,對唐朝人物風情、隱秘文化、歷史懸案等尤為癡迷。

致力於為懸疑小說讀者、懸疑影視劇愛好者、歷史愛好者創作最為醇正的“中國風”文化懸疑故事。

曾創作小說《狄仁傑》系列,網路點擊破億,影視劇籌備拍攝中。

李世民重賞蕭翼,大宴群臣。

一代明君為了賺取《蘭亭序》,竟然出此“下策”,實在令後人咋舌。

這或許是傳說,或許是史實,後人不得而知。

但《蘭亭序》卻因此被蒙上了一抹傳奇色彩。

蕭翼賺蘭亭圖2《蘭亭序》真跡到底藏在哪裡?

唐太宗李世民遺詔中要求將《蘭亭序》枕在腦袋下面,要永遠擁有這件摯愛的寶貝。

昭陵(唐太宗陵墓,位於今咸陽市)被合上的那一天,《蘭亭序》就作別人間,沉入地底,陪伴李世民度過千年長夜。

直到現在,很多人都認為《蘭亭序》真跡埋在昭陵,這是目前真跡去向最主流的說法。

但歷史的一個插曲又讓真相變得撲朔迷離。

攪局者名叫溫韜,是五代時期的一個“盜墓狂人”。

據《舊五代史》卷七三《溫韜傳》記載,溫韜為耀州節度使時,把境內的唐陵盜了個遍,昭陵也不能倖免,幾乎被他偷了個乾淨,“昭陵所出金器,十萬人三十日猶運不絕”。不過在溫韜的盜墓品目錄裡,並沒有《蘭亭序》的記載。

後世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有說溫韜不通文墨,將《蘭亭序》真跡損毀了;有說溫韜把《蘭亭序》真跡盜出,流落民間。

此後歷史上時不時就爆出《蘭亭序》真跡現世的消息,當然大多是嘩眾取寵。

就在十年前的2005年,還有媒體報導《蘭亭序》真跡現世的消息,最後也被證明是假的。

除了《蘭亭序》真跡陪葬昭陵的說法外,另外一個最主流的說法就是真跡埋在乾陵。

有文獻記載,當年陪葬昭陵的只是《蘭亭序》的一個摹本。

真跡讓李世民的兒子唐高宗李治調換了,陪葬在李治和他的皇后、大周女皇帝武則天的合葬陵——乾陵之中。

因為溫韜盜墓事件,使得很多研究者對於《蘭亭序》陪葬昭陵產生了懷疑,而乾陵又是唐十八陵中唯一一座沒被盜過的陵墓,埋存《蘭亭序》的可能性最大。

乾陵一景直到今天,《蘭亭序》藏在哪裡仍是一個謎,但如果有一天《蘭亭序》真跡現世,也不要驚訝,因為它可能就在某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靜靜地沉睡著。

簡單介紹

破解蘭亭序真跡的千古謊言與生死謎局!

《蘭亭序》誕生二百餘年籍籍無名,直到唐太宗親手偽造,血腥推行,被捧為千古一帖,才得以流傳至今。

唐太宗偽造《蘭亭序》真跡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歷史陰謀?

作者介紹

唐隱,70年代生人,外企金領,現居上海。

懸疑推理狂熱分子,燒腦文學達人。

熱衷於研究唐朝歷史文化,對唐朝人物風情、隱秘文化、歷史懸案等尤為癡迷。

致力於為懸疑小說讀者、懸疑影視劇愛好者、歷史愛好者創作最為醇正的“中國風”文化懸疑故事。

曾創作小說《狄仁傑》系列,網路點擊破億,影視劇籌備拍攝中。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