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南寧最大的布料交易市場:白蒼嶺市場!

白蒼嶺市場, 可以說得上是一個江湖了, 是南寧手藝人——裁縫的江湖。 以前, 這個江湖的師傅都是身懷絕技, 做得精細的, 還頗受人尊敬;而現在, 南寧裁縫江湖依然有“功夫”傍身的人,

但卻沒了施展的地方。

南寧白蒼嶺市場, 一個沒落的江湖;而沒落的何止是江湖, 就連江湖裡的人也一併....

如今說到“裁縫”這個詞, 頗具年代感, 讓人們想起縫紉機噠噠噠的聲音, 裁縫師傅伏案裁剪, 經歷數個日夜, 一件合身的美麗衣裳就完成了。

現在南寧人想要找裁縫扯布做衣裳, 不得不提白蒼嶺布料市場。 那裡可以說是南寧最大的布料交易市場, 也是南寧裁縫的集中地。

無數的裁縫店鋪讓人應接不暇, 裁縫也不計其數, 但是其中的一個師傅吸引了我的注意, 不僅僅是因為裁縫是個男師傅, 還因為他說——

/ “我只做旗袍” /

覃師傅的店鋪在市場二樓, 一間十幾平方米的商鋪並不起眼, 客人出出進進, 45歲的覃師傅每天就在這狹窄的空間迎來送往。

三十多年覃師傅練就一身手藝, 就是給人量體裁衣、做旗袍。

當你走到店門口的, 你會看到桌子上有一遝書, 「這是給客人挑選旗袍用的, 都被人給翻爛了」覃師傅說。

走進店裡, 你就會有一種“麻雀雖小, 但五臟俱全”的既視感,

不大的空間, 有著縫紉機、熨燙機、鎖邊機......一切你能想到的裁縫必備工具。

一抬頭你還能看到不少的掛在衣架上的成品旗袍....

不過比覃師傅的店更有故事的, 是覃師傅的學徒經歷。

覃師傅是江蘇人, 都知道江蘇的“蘇繡”是出了名, 裁縫不僅是多, 手藝也很好。 於是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下, 15、6歲的覃師傅被爸媽送去跟一個老裁縫學習。 在他們的印象中, 那裡是一個“風吹不到, 雨淋不著”的好地方。

慢慢的, 覃師傅對做衣服有了極大的興趣, 尤其是做旗袍。 但是少年懵懂的他, 並沒有意識到:做一件旗袍, 要吃那麼多的苦。

一件旗袍, 要量衣長、袖長、前腰、後腰等20多個尺寸。

製作一對小小的盤扣, 就要2、3個小時, 雖然說熟練起來會很快, 但是一套傳統的旗袍, 都有九對到十二對不等, 做起來也得花不少時間, 最快也40分鐘才得一個。

而且根據年齡的不同, 旗袍上盤扣的搭配也不盡一樣。

最要的是, 做旗袍得注意很多細節, 因為旗袍每一個細節都代表旗袍主人的品味。 就拿盤扣說, 盤扣雖小,每一道盤扣都是一道獨到的風景。

而旗袍的衣袖也分為無袖,半袖,長袖,倒大袖;下擺的高度、開叉的高低;衣服的包邊、滾邊、滾雙邊等等

旗袍上的刺繡圖案也極富變化:鳳凰、飛鳥、蘭花......每部分細節都要恰到好處。

就這麼些工序下來,定做一件旗袍怎麼說也得等上2個星期。

覃師傅說,想要學好做旗袍,沒有幾年的苦練也不行。他當時,為了練習一個“鏤雕盤繡”的絕技,一個多月都沒出門,每天都在房間拿著針反復練習。

恰逢去的時候,正好有一個客人拿布來做旗袍。在客人選定製作的款式後,便開始量身,從脖圍、胸圍、臀圍、臂長、腿長…至少十多處,甚至更多,這時候,我才真正感受到做旗袍細膩到什麼程度。

▲量身資料

之後按照客人的尺寸,裁剪布料。鋪開、熨平、畫線、裁衣……一匹柔軟的面料,在覃師傅的手裡,運用自如,隨意成型。覃師傅說,畫線的時候一定要做到心中有衣,橫平豎直,一氣呵成。

▲覃師傅制衣

等一件旗袍做好,至少也得兩個星期。覃師傅他一邊做一邊跟我說“以前沒有機器,全靠手工做,一件普通的旗袍,最快也要做上兩個月,帶繡花的至少要三個月”。

“現在有了很多好的機器,幾天就做好了,但是機器踩出來的衣服硬梆梆的,體現不出女性柔美的氣質,人手才能縫出圓潤的感覺。”

▲電影《花樣年華》劇照

儘管覃師傅做旗袍的手藝很好,但畢竟,需要這樣定制的人並不多。

顧客S小姐以前住在南鐵附近,因為覃師傅手藝好,常常光顧。雖然其他店子也能做出一樣的款式,但只有穿在身上才能感受得到師傅的技術的確有天壤之別。

「旗袍這種必須量身定做,寬一點窄一點,感覺都不對的,很少有人自己去商店買到合身的。而且自己買布做也便宜,像普通的真絲旗袍,商場至少得8、900元,不過現在很少有年輕人,自己買布做衣服了,做旗袍的就更少了....」

這不僅是顧客S小姐的感慨,也是我的心聲。畢竟做衣服的人少,自然堅持的人也就更少了……

覃師傅說,也就他還在裁縫的行業裡堅持了,原來跟自己一起做裁縫的師兄弟也都紛紛轉行了。目前女兒正在上大學,他也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讓女兒學這門手藝。

除了女兒的興趣,當然更重要的是,未來這個行當還能不能養家糊口,這是個未知數。

/ "獸醫畢業後,我拿起了剪刀... "/

如果說覃師傅對傳統技藝的堅守,是一個人的孤獨。

那麼在裁縫業衰落時,80後的她找到新“風口”。

在資訊化傳播日益發展的當下,cosplay已經形成了一種新的文化,在年輕的群體中造成了奇妙的影響,而cos服裝製作也成為了這個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白蒼嶺市場裡,做動漫服飾的只有三四家,而小鄭的裁縫鋪就是其中一個。因為對裁縫行業的喜歡,對動漫的興趣,原本讀了獸醫專業的她,畢業後做起了一名裁縫。

當時20出頭的她,畢業後開始學習裁縫的手藝,“半路出家”的她沒有老師,自己摸索著開始接觸各種色板,各種面料,各種熟悉又陌生的領域。

原來什麼都不知道的她,慢慢的,也懂得了仿皮的布料放不久,久了就會起皮,有的布料顏色下水會褪色,有些衣服的花紋圖案得用聚丙烯畫......

而對於專門定制cos服飾的裁縫來說,不僅需要對需要製作的角色有著超高的敏感度、想像力,還需要有足夠的耐心。如果衣服還搭配有其他配飾的話,還需要裁縫去找材料製作的,這樣看來,製作一整套cos服裝需要至少半個月的時間...

聊起自己做裁縫的時光,小鄭指著拿起桌子上的一遝列印的照片說——

「以前做衣服沒有那麼方便,很多學生會把要做的衣服列印出來的,或者直接截取視頻裡的一個畫面列印,有的畫面很模糊,所以做起來會很困難,還原度也就沒這麼高」

給的資訊越少,難度就越大,很多冷門角色圖片甚至都是高清的馬賽克,需要小鄭一點一點反復確認。我突然感覺每一個新興行業的起步真的不容易。

儘管南寧的cosplay有著不小的市場,未來也不可估量,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選擇專門找裁縫定制,一般到暑假寒假需求量會大一點。

比起覃師傅的旗袍每天都會有熟客上門光顧,需要自己一個人包攬全部活的小鄭,做一件COS服就累得夠嗆,沒有生意的時候,只能幫別人熨熨衣服。

但對於她來說,哪怕需要日日夜夜的伏案裁剪,在看到最後完美的展示都是值得的。每每看到照片上動漫人物的服飾,在小鄭的努力下變為現實,都是她最開心的時刻。

/老手藝人的今天,後繼無人的明天?/

雖然白蒼嶺的租金十分低廉,小鄭也在這夾縫口,找到了裁縫行當新的打開方式,但這也僅僅只能勉強維持生活。

但其實,不管是覃師傅對旗袍的情懷,還是小鄭對cos的喜愛,都掩蓋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

現在裁縫行業大不如從前了。

早在七八十年代,南寧的裁縫店和布料店集中在解放路一帶,人們手裡就拿著布票去買布做衣服,只要店裡進了新花色,人們都會早早就去排隊買布,買一次布大概夠做一件衣服。

▲布票。網路圖片

後來改革開放後,私營商店多起來,就不去解放路買布了,改去請人裁衣服。最後,隨著廣東那些花樣翻新的成衣,鋪天蓋地湧向南寧,解放路的裁縫店便銷聲匿跡了,那些川流不息的人群也成為了過客。

不少裁縫嘴裡感慨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時代不一樣了......現在來買布做衣服的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比較多,年輕人很少見了。”

這樣看有也確實如此,現在的裁縫除了擔心被快消衝擊,行業壓力大,還要考慮更現實的問題。

眼下,南棉的這家布料店鋪現在正在以清貨的方式,來最後的告別。

「可能年底店就關了不做了,做不下去了。」老闆娘無奈的說。其實,不是買布做衣服的人少了,而是再也承擔不起一漲再漲的店租。

一些慕名而來的顧客,找一名叫顧宏的老師傅做正裝,老闆娘也擺擺說說“不在這幹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以往熱鬧的那些布料市場,卻格外冷清。很多裁縫店鋪也因為競爭壓力過大,慢慢轉型成了這些....

或另外開闢新的制衣模式,或早早關門歇業。

不禁有人會問,裁縫現在還能靠回頭客撐下去,那未來的出路又在哪裡?慢慢消失的老手工藝人又該何去何從?

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讓我想起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裡面的一句話——

“中國古代人講究格物,就是以身來觀物,又以物來觀己。”

在這個快消的時代裡,讓我們忘記了太多的東西,很多人追求快時尚,而忘了慢下來的精細美;大多數年輕人已然無法體會,長時間等待一件新衣的翹首以盼.....

不過好在還是有那麼些人,會想念手指拂過那些布料的質感,和歷久彌新的手作味道。

感謝這些裁縫師傅,讓我們還能感受到慢下來的美好。在這麼一個成衣氾濫的年代裡,他們用自己的方式,保護著一針一線的溫度。

其實,不管是裁縫,還是修拉鎖,補雨傘,路邊的剃頭匠...在那些還依舊堅持的老匠人眼裡,這不僅僅是謀生的手藝,更是傳統技藝的延續和傳承,是一種勿忘初心的敬畏。

可有時候我們會覺得,這些老匠人離我們那麼近,那麼遠。近是因為他們既平凡又普通,遠是因為他們普通得容易被我們忽略。

要是你住在星湖北一裡附近,一定會對這個路邊的剃頭匠不陌生。如果不是下大雨,他都會雷打不動地出現。

一個鏡子、幾張凳子、一輛自行車.....組合成了一個簡陋的攤位,要知道這個一畝三分地不僅是社區便民服務點,也是老師傅對技藝的堅持。

在一社區一隅裡的修鞋師傅,你只用花1塊錢就能幫你把開膠的鞋子上好線。他嘴邊常掛著一句話就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

是啊,以前的人東西壞了會補,現在的人東西壞了就換。

無人知道,菜市場邊上改褲腳檔口的這位大姐,十年前因為患上了白內障,不得不放棄繼續做一名裁縫。

「哎,沒辦法,兒子怕我累,所以我也就不做了。」大姐話裡帶著遺憾和欣慰。

或許老手藝人消失的原因有很多,或許這麼一群人將會被慢慢淡忘。

但他們執著地用自己的雙手,不斷地“雕琢”自己的作品,力求完美和極致,最終成為無法複刻的經典回憶。

願這些技藝不會後繼無人,也願這些技藝在你的記憶裡留下痕跡。

南寧圈原創欄目

「 邕城記 」

記錄這座城的風華

本文作者:敏敏醬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南寧美食攻略 盤扣雖小,每一道盤扣都是一道獨到的風景。

而旗袍的衣袖也分為無袖,半袖,長袖,倒大袖;下擺的高度、開叉的高低;衣服的包邊、滾邊、滾雙邊等等

旗袍上的刺繡圖案也極富變化:鳳凰、飛鳥、蘭花......每部分細節都要恰到好處。

就這麼些工序下來,定做一件旗袍怎麼說也得等上2個星期。

覃師傅說,想要學好做旗袍,沒有幾年的苦練也不行。他當時,為了練習一個“鏤雕盤繡”的絕技,一個多月都沒出門,每天都在房間拿著針反復練習。

恰逢去的時候,正好有一個客人拿布來做旗袍。在客人選定製作的款式後,便開始量身,從脖圍、胸圍、臀圍、臂長、腿長…至少十多處,甚至更多,這時候,我才真正感受到做旗袍細膩到什麼程度。

▲量身資料

之後按照客人的尺寸,裁剪布料。鋪開、熨平、畫線、裁衣……一匹柔軟的面料,在覃師傅的手裡,運用自如,隨意成型。覃師傅說,畫線的時候一定要做到心中有衣,橫平豎直,一氣呵成。

▲覃師傅制衣

等一件旗袍做好,至少也得兩個星期。覃師傅他一邊做一邊跟我說“以前沒有機器,全靠手工做,一件普通的旗袍,最快也要做上兩個月,帶繡花的至少要三個月”。

“現在有了很多好的機器,幾天就做好了,但是機器踩出來的衣服硬梆梆的,體現不出女性柔美的氣質,人手才能縫出圓潤的感覺。”

▲電影《花樣年華》劇照

儘管覃師傅做旗袍的手藝很好,但畢竟,需要這樣定制的人並不多。

顧客S小姐以前住在南鐵附近,因為覃師傅手藝好,常常光顧。雖然其他店子也能做出一樣的款式,但只有穿在身上才能感受得到師傅的技術的確有天壤之別。

「旗袍這種必須量身定做,寬一點窄一點,感覺都不對的,很少有人自己去商店買到合身的。而且自己買布做也便宜,像普通的真絲旗袍,商場至少得8、900元,不過現在很少有年輕人,自己買布做衣服了,做旗袍的就更少了....」

這不僅是顧客S小姐的感慨,也是我的心聲。畢竟做衣服的人少,自然堅持的人也就更少了……

覃師傅說,也就他還在裁縫的行業裡堅持了,原來跟自己一起做裁縫的師兄弟也都紛紛轉行了。目前女兒正在上大學,他也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讓女兒學這門手藝。

除了女兒的興趣,當然更重要的是,未來這個行當還能不能養家糊口,這是個未知數。

/ "獸醫畢業後,我拿起了剪刀... "/

如果說覃師傅對傳統技藝的堅守,是一個人的孤獨。

那麼在裁縫業衰落時,80後的她找到新“風口”。

在資訊化傳播日益發展的當下,cosplay已經形成了一種新的文化,在年輕的群體中造成了奇妙的影響,而cos服裝製作也成為了這個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白蒼嶺市場裡,做動漫服飾的只有三四家,而小鄭的裁縫鋪就是其中一個。因為對裁縫行業的喜歡,對動漫的興趣,原本讀了獸醫專業的她,畢業後做起了一名裁縫。

當時20出頭的她,畢業後開始學習裁縫的手藝,“半路出家”的她沒有老師,自己摸索著開始接觸各種色板,各種面料,各種熟悉又陌生的領域。

原來什麼都不知道的她,慢慢的,也懂得了仿皮的布料放不久,久了就會起皮,有的布料顏色下水會褪色,有些衣服的花紋圖案得用聚丙烯畫......

而對於專門定制cos服飾的裁縫來說,不僅需要對需要製作的角色有著超高的敏感度、想像力,還需要有足夠的耐心。如果衣服還搭配有其他配飾的話,還需要裁縫去找材料製作的,這樣看來,製作一整套cos服裝需要至少半個月的時間...

聊起自己做裁縫的時光,小鄭指著拿起桌子上的一遝列印的照片說——

「以前做衣服沒有那麼方便,很多學生會把要做的衣服列印出來的,或者直接截取視頻裡的一個畫面列印,有的畫面很模糊,所以做起來會很困難,還原度也就沒這麼高」

給的資訊越少,難度就越大,很多冷門角色圖片甚至都是高清的馬賽克,需要小鄭一點一點反復確認。我突然感覺每一個新興行業的起步真的不容易。

儘管南寧的cosplay有著不小的市場,未來也不可估量,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選擇專門找裁縫定制,一般到暑假寒假需求量會大一點。

比起覃師傅的旗袍每天都會有熟客上門光顧,需要自己一個人包攬全部活的小鄭,做一件COS服就累得夠嗆,沒有生意的時候,只能幫別人熨熨衣服。

但對於她來說,哪怕需要日日夜夜的伏案裁剪,在看到最後完美的展示都是值得的。每每看到照片上動漫人物的服飾,在小鄭的努力下變為現實,都是她最開心的時刻。

/老手藝人的今天,後繼無人的明天?/

雖然白蒼嶺的租金十分低廉,小鄭也在這夾縫口,找到了裁縫行當新的打開方式,但這也僅僅只能勉強維持生活。

但其實,不管是覃師傅對旗袍的情懷,還是小鄭對cos的喜愛,都掩蓋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

現在裁縫行業大不如從前了。

早在七八十年代,南寧的裁縫店和布料店集中在解放路一帶,人們手裡就拿著布票去買布做衣服,只要店裡進了新花色,人們都會早早就去排隊買布,買一次布大概夠做一件衣服。

▲布票。網路圖片

後來改革開放後,私營商店多起來,就不去解放路買布了,改去請人裁衣服。最後,隨著廣東那些花樣翻新的成衣,鋪天蓋地湧向南寧,解放路的裁縫店便銷聲匿跡了,那些川流不息的人群也成為了過客。

不少裁縫嘴裡感慨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時代不一樣了......現在來買布做衣服的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比較多,年輕人很少見了。”

這樣看有也確實如此,現在的裁縫除了擔心被快消衝擊,行業壓力大,還要考慮更現實的問題。

眼下,南棉的這家布料店鋪現在正在以清貨的方式,來最後的告別。

「可能年底店就關了不做了,做不下去了。」老闆娘無奈的說。其實,不是買布做衣服的人少了,而是再也承擔不起一漲再漲的店租。

一些慕名而來的顧客,找一名叫顧宏的老師傅做正裝,老闆娘也擺擺說說“不在這幹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以往熱鬧的那些布料市場,卻格外冷清。很多裁縫店鋪也因為競爭壓力過大,慢慢轉型成了這些....

或另外開闢新的制衣模式,或早早關門歇業。

不禁有人會問,裁縫現在還能靠回頭客撐下去,那未來的出路又在哪裡?慢慢消失的老手工藝人又該何去何從?

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讓我想起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裡面的一句話——

“中國古代人講究格物,就是以身來觀物,又以物來觀己。”

在這個快消的時代裡,讓我們忘記了太多的東西,很多人追求快時尚,而忘了慢下來的精細美;大多數年輕人已然無法體會,長時間等待一件新衣的翹首以盼.....

不過好在還是有那麼些人,會想念手指拂過那些布料的質感,和歷久彌新的手作味道。

感謝這些裁縫師傅,讓我們還能感受到慢下來的美好。在這麼一個成衣氾濫的年代裡,他們用自己的方式,保護著一針一線的溫度。

其實,不管是裁縫,還是修拉鎖,補雨傘,路邊的剃頭匠...在那些還依舊堅持的老匠人眼裡,這不僅僅是謀生的手藝,更是傳統技藝的延續和傳承,是一種勿忘初心的敬畏。

可有時候我們會覺得,這些老匠人離我們那麼近,那麼遠。近是因為他們既平凡又普通,遠是因為他們普通得容易被我們忽略。

要是你住在星湖北一裡附近,一定會對這個路邊的剃頭匠不陌生。如果不是下大雨,他都會雷打不動地出現。

一個鏡子、幾張凳子、一輛自行車.....組合成了一個簡陋的攤位,要知道這個一畝三分地不僅是社區便民服務點,也是老師傅對技藝的堅持。

在一社區一隅裡的修鞋師傅,你只用花1塊錢就能幫你把開膠的鞋子上好線。他嘴邊常掛著一句話就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

是啊,以前的人東西壞了會補,現在的人東西壞了就換。

無人知道,菜市場邊上改褲腳檔口的這位大姐,十年前因為患上了白內障,不得不放棄繼續做一名裁縫。

「哎,沒辦法,兒子怕我累,所以我也就不做了。」大姐話裡帶著遺憾和欣慰。

或許老手藝人消失的原因有很多,或許這麼一群人將會被慢慢淡忘。

但他們執著地用自己的雙手,不斷地“雕琢”自己的作品,力求完美和極致,最終成為無法複刻的經典回憶。

願這些技藝不會後繼無人,也願這些技藝在你的記憶裡留下痕跡。

南寧圈原創欄目

「 邕城記 」

記錄這座城的風華

本文作者:敏敏醬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南寧美食攻略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