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法官辭職了,幹點這些也挺好…

律新社 |編輯部出品

幹點啥好呢?

這兩天, 關於法官辭職後“競業禁止期”的話題又在圈內被熱議。 有傳言稱, 法官辭去公職後的競業禁止期長達3年, 加上做律師的1年實習期, 離職法官想以律師身份出庭, 就得等一屆奧運會那麼久……

律新社就這一話題採訪了一些曾做過法官的律師, 整合了一些觀點看法, 也給出了一些法官離職後的“出路”。 其實, 隨著新興法律服務產業的興起, 擁有審判經驗的法律人才真的是稀缺資源。

限制人才流動的利弊兩端, 值得我們思考。

司法改革的浪潮中, 法律共同體間的人才流動一直被廣為關注。 一片討論聲中, 兩種觀點比較普遍。

一是有人認為, 對法官辭職加上如此嚴格的限制, 意思很明顯就是不想讓法官辭職。 雖然前兩年圈內曾預言的法官“離職潮”好像並不特別洶湧, 但每年從法院離開的法官也不少。 人各有志, 離開的理由千千萬, 但法官遴選機制尚未完全成熟, 隊伍如何補充是個難題。

另一種聲音則主要是認為法律共同體內的人才流動不平等。 前段時間, 上海兩名律師一進法院就擬任“四高”法官的熱議還眼前。 律師辭職做法官不僅沒限制, 還能“平步青雲”, 讓不少在任法官大呼難以接受。

針對此事, 前某中院法官, 現為上海邦信陽中建中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的洪流律師接受了律新社的採訪。

洪流表示, 為了保障法官的獨立審判, 避免“退役”法官依然享受原有職位帶來的隱形紅利, 設立一些隔離機制本無可厚非。 但需要注意的是, 退役法官也有勞動的權利, 這樣的規定是不是違反勞動法?

在勞動法裡, 如果給離開的員工設立競業限制義務, 原用人單位是要支付補償金的,

因為離開的員工在約定時間段內沒法從事相同工作, 在收入上有損失, 所以原用人單位要給補償費, 但法官離職後有補償費嗎?

在洪流看來, 法院要留住法官不是靠各種限制而是要給法官真正獨立的審判權, 同時要把收入提上去, 讓法官不為生計擔憂。 他直言不諱地指出, 如果僅僅是限制從事法律業務, 卻不給離職法官相應補償, 那讓離職法官離開法院後靠什麼生活?

他認為, 如果靠這樣的措施來限制法官外流, 可能會起到事與願違的效果:在法官圈外的法學院學生們, 以後誰還敢輕易踏入法院大門?

談到法官辭職後的出路, 他表示, 可以進法學院當老師, 也可以進公司做法務人員。

今年3月, 前檢察官么甯辭職做律師也曾引發熱議, 律新社就競業禁止和實習律師期等相關問題進行過採訪。 (么寧轉行第一坎:法官檢察官轉行做律師實習1年有必要嗎?|律新社觀察)

曾在北京高院工作14年, 現在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執業的“海壇特哥”陳特曾向律新社表示, 他認為法官、檢察官和律師所組成的法律共同體在工作中所積累的能力和經驗應該是相當的, 所以這三個職業之間應該可以自由流動。

他認為, 辭職法官、檢察官轉行做律師, 只需要做一個形式上的審查, 包括是否為正常辭職、政治上是否合格、是否具備實務經驗等, 以書面申請的形式交至律協或司法局, 如果已經滿足了執業律師的基本要求,

就應該直接發律師執業證。

北京青年報評論員蔡方華作為局外人在2015年發文表示, 給法官辭職設置硬杠杠, 只能算是權宜之計。 長遠看來, 穩定法官隊伍要從兩方面著手。

一是司法改革要讓法官群體有更多的獲得感, 有更強的職業自豪感, 要切實讓社會看到, 當一個清廉、正直、高水準的法官是值得尊敬和羡慕的。

另一方面, 法院應該加強司法體制改革的精神傳達, 要讓更多的年輕法官懂得, 改革並非要跟法官過不去, 改革恰恰會讓法官獲得更大的獨立性、擁有更大的職業空間、得到更高的社會地位。 只有讓法官們深刻領會司法改革的本質, 看到改革的正向效應, 他們才不會因為恐慌而競相“出逃”。

法官辭職了還能幹點啥

這麼長的競業禁止期, 法官辭職後還能幹點啥?

曾有人統計, 約60%的法官辭職後做了律師, 約30%的法官辭職後當了法務, 剩餘10%的法官走了學術或其他道路。

這個比例可能現在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 新興法律服務產業的的興起帶來的巨大的人才缺口, 擁有審判經驗的法律人才可能在以下這些地方都是搶手資源:

大型互聯網公司

阿裡、騰訊、網易、百度……互聯網公司巨頭們在規模日漸龐大的同時對法律人才的需求也越來越多。 今天我告你,明天你告我跟玩似的,圈子裡的恩恩怨怨從未停歇,還有全國各地應付不完的訴訟,做不完的合規……

大型互聯網公司能給出優厚的薪資待遇和相對自由的工作環境,是不少辭職法官們的優選。

律師事務所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律師也需要瞭解法官的審理傾向,誰最瞭解法官?當然是法官自己。

辭職法官可以以律師身份執業,也可以以顧問身份加入律所,提供實戰經驗或戰略支援。當然,其實不限於大所,一些專業精品所更是需要某一領域的專業法官。房地產、海事海商、建設工程、稅務、互聯網、智慧財產權……隨便打個例子就能舉好多比方。

金融公司

金融公司,尤其是互聯網金融公司面臨著大量的法律問題。不是具有這方面豐富經驗的律師可能也不太熟悉其中門道,或者只會紙上談兵。

有相關審判經驗的法官辭職進入金融公司,可以有效幫助企業在運營過程中合理規避一些法律風險。一些新的法律金融公司出錢“投資”訴訟,也需要專家評估案件價值和勝訴率等。並且,金融公司往往“不差錢”,也能開出相當有吸引力的薪資。

其他新興法律服務產業

行業變革和科技進步催生出大量的新興法律服務產業。

前幾年,法律電商迅速崛起,找律師變成手機上就能完成的事。近兩年,法律人工智慧科技公司、對接企業法總和律師的法律服務公司、為律師團隊打造雲端協作團隊管理工具的軟體公司、為法律人提供全庫檢索和智慧分析的大資料平臺、提供電子簽名電子存證的科技服務公司、律所品牌聯盟機構、法律人培訓機構、法律新媒體等等新興企業層出不窮,這些地方都需要具有審判經驗的法律人才,辭職法官當然是“稀缺資源”。

新興法律服務產業市場保守估值也有5000億,法官辭職了,幹點這些也挺好。

10月14日,“新智慧·新品牌·新聯合——2017中國第二屆新興法律服務產業高峰論壇”就要在上海舉行了。屆時,法律圈的新老朋友們又將歡聚一堂,共談法律服務產業的昨天、現在和未來。

再晚點報名就只能站在門口聽了!…不過站著聽聽都很值(此處應有大拇指)年度盛會,大咖雲集,過了此村無此店,輕輕點擊就報名——

沒想好幹啥的法官,也可以先來論壇看看… 今天我告你,明天你告我跟玩似的,圈子裡的恩恩怨怨從未停歇,還有全國各地應付不完的訴訟,做不完的合規……

大型互聯網公司能給出優厚的薪資待遇和相對自由的工作環境,是不少辭職法官們的優選。

律師事務所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律師也需要瞭解法官的審理傾向,誰最瞭解法官?當然是法官自己。

辭職法官可以以律師身份執業,也可以以顧問身份加入律所,提供實戰經驗或戰略支援。當然,其實不限於大所,一些專業精品所更是需要某一領域的專業法官。房地產、海事海商、建設工程、稅務、互聯網、智慧財產權……隨便打個例子就能舉好多比方。

金融公司

金融公司,尤其是互聯網金融公司面臨著大量的法律問題。不是具有這方面豐富經驗的律師可能也不太熟悉其中門道,或者只會紙上談兵。

有相關審判經驗的法官辭職進入金融公司,可以有效幫助企業在運營過程中合理規避一些法律風險。一些新的法律金融公司出錢“投資”訴訟,也需要專家評估案件價值和勝訴率等。並且,金融公司往往“不差錢”,也能開出相當有吸引力的薪資。

其他新興法律服務產業

行業變革和科技進步催生出大量的新興法律服務產業。

前幾年,法律電商迅速崛起,找律師變成手機上就能完成的事。近兩年,法律人工智慧科技公司、對接企業法總和律師的法律服務公司、為律師團隊打造雲端協作團隊管理工具的軟體公司、為法律人提供全庫檢索和智慧分析的大資料平臺、提供電子簽名電子存證的科技服務公司、律所品牌聯盟機構、法律人培訓機構、法律新媒體等等新興企業層出不窮,這些地方都需要具有審判經驗的法律人才,辭職法官當然是“稀缺資源”。

新興法律服務產業市場保守估值也有5000億,法官辭職了,幹點這些也挺好。

10月14日,“新智慧·新品牌·新聯合——2017中國第二屆新興法律服務產業高峰論壇”就要在上海舉行了。屆時,法律圈的新老朋友們又將歡聚一堂,共談法律服務產業的昨天、現在和未來。

再晚點報名就只能站在門口聽了!…不過站著聽聽都很值(此處應有大拇指)年度盛會,大咖雲集,過了此村無此店,輕輕點擊就報名——

沒想好幹啥的法官,也可以先來論壇看看…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