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對話前酷騎單車CEO高唯偉:創業太累了,想做一個與世無爭的人

文 |獵雲網(ilieyun)朱騰飛

被媒體們極盡挖苦諷刺的酷騎和高唯偉, 處在風雨飄搖之中, 想想真是令人感慨。 一年前, 風光無限;轉眼間, 落魄失魂。

前酷騎單車CEO高唯偉(左)與獵雲網記者合影

眼前這個人, 正是國慶日前被股東一句“管理能力不足”而罷免的前酷騎單車CEO高唯偉。

高唯偉有一千個理由拒絕接受獵雲網的採訪。 現在又是在風口浪尖, 更需要低調潛行。

9月30日下午, 獵雲網記者在約定的地點見到了高唯偉, 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 一部分紮在深藍色的牛仔褲裡, 相比6月份在“黃金單車”發佈會上的意氣風發, 如今他神情略顯疲憊,

身體明顯消瘦了許多。

剛進茶樓大廳, 他就向記者揮手, 簡短寒暄了幾句。 接著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走進了茶樓廂房, 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 打電話的是工商局的人。

這是北京通州九棵樹地鐵附近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樓, 距離酷騎單車總部 3 公里左右, 如果他想去總部, 開車只需要十五分鐘。

步步驚心的酷騎困局

“我現在的處境和賈躍亭差不多。 ” 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話。

冰凍三尺, 非一日之寒也。 今年8月以來, 酷騎單車押金無法退還問題被多家媒體曝光, 成了酷騎單車困局的導火索, 此前, 獵雲網曾實地調查報導。

據瞭解, 從7 月份開始, 酷騎單車在資金就出現了問題。 當時酷騎公司發表聲明, 稱原因是酷騎APP上線了一批新功能,

由於時間短, 功能更新頻繁, 系統出現不穩定, 導致部分使用者退押金遲緩。

同時聲明表示, 酷騎目前仍在執行使用者協議中1-7個工作日退押金的承諾, 對於逾期仍未收到押金的用戶, 可撥打客服電話回饋以便儘快處理。

事態愈加嚴重的情況下, 剛開始每天有三、四萬的用戶去退押金, 退一筆酷騎就得交一塊多的管道手續費, 每個月會產生一百多萬的管道費用, 無法長時間承擔這樣的重負。 8 月 25 日, 公司決定酷騎退押金的週期就從原先標明的 1-7 個工作日, 改成 7 個工作日。

押金去哪兒了?高唯偉告訴獵雲網, “現在的押金由公司保管, 只是有一部分(獵雲網注:約3億人民幣)用於了公司運營, 購買車輛了。 ”對於押金是否有協力廠商存管,

高唯偉稱“當時和民生銀行簽署押金存管的協定, 但是並沒有實際的對接。 ”

可時間過去一個月後, 酷騎單車的這場押金風波卻越鬧越大。 越來越多的用戶無法申請退押金, 不滿情緒在網路上開始發酵, 經過社交媒體的傳播, 整個事情進入了惡性循環之中。

由於線上無法順利退款, 越來越多的用戶跑到公司總部排隊退款, 9月27號晚, 在通州萬達廣場B座門口, 要求退還押金和充值的用戶排起了長龍, 由於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維護秩序的員警不得不拉起警戒線, 公司形勢急轉直下。

圖片來源於網路

也正是從此刻開始, 事情開始往不好的方向走。 在酷騎單車分公司瀋陽, 競爭對手把公司12315電話公佈的網上, 隨著電視臺不斷的做曝光, 給公司施壓, 競爭對手雇托兒撥打酷騎公司電話:“你們公司都倒閉怎麼還來上班啊”甚至花錢雇托兒去分公司退押金, 擾亂正常經營手段, 導致局面一發不可收。 ”

高唯偉告訴獵雲網, 這一切都是競爭對手在幕後操作, 趁火打劫。 “面對298的押金, 被競爭對手找到機會, 發佈暗示、引導用戶去退款的文章, 短期退不了的用戶對公司辱駡, 散佈一些惡意的謠言:酷騎要倒閉、名存實亡、卷款十個億等,

這讓我很痛心, 如果酷騎倒閉了, 你可以騎一輛回家, 也損失不了什麼。 ” 說完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煙。

內因是決定事物發展變化的根本原因。 頓了一下, 他又補充道, “今天酷騎困局主要是兩個原因:一是資金不夠以及決策失誤, 二是競爭對手的背後操縱, 不理性的惡性競爭, 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

撲朔迷離的幕後老闆

屋漏偏遭連夜雨, 行船又遇打頭風。 9月28日, 正在趕往上海機場談投資的路上, 高唯偉接到了大股東張夫芝的電話, 罷免了他的CEO職位, 聽到這個消息, 他並沒有很大的情緒反應。

“我當時已經麻木了, 每天筋疲力盡的處理用戶押金問題, 壓的我透不過氣, 哪兒還有什麼情緒啊, 股東們對我的不滿就是我沒做好, 我的確是管理經驗不足,公關、資本方面的經驗不是很足,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產品、研發、供應鏈上,酷騎面臨困境,需要一個人擔責,那個人必然是我。”高唯偉說。

誰才是酷騎真正的幕後老闆?他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稱自己不是股東,只是一個執行人,按約定做得好有提成,而酷騎單車的實際控制人為張夫芝。“我個人沒有在酷騎裡面投入資金,主要是張夫芝和畢言兩人投入的資金,我在公司有期權。”

獵雲網查看北京市企業信用資訊網顯示,酷騎單車股東為張夫芝和畢言(張夫芝認繳出資8億元,實繳出資2650萬元,畢言認繳出資2億元,實繳出資為0,張夫芝系為高唯偉代持股份)張夫芝是酷騎單車最大股東和法人,而另一位股東叫畢言,為酷騎單車聯合創始人,記者發現,畢言不僅是酷騎單車的股東,而且還曾是誠信貸的首席運營官。然而,工商資料顯示並沒有高唯偉的身影。

資料來源於北京企業信用資訊網

創業如逆水行舟,風平浪靜只是童話。對於外界質疑的互聯網金融平臺老闆的身份,高唯偉並不諱言,“說我現在是誠信貸CEO的是同行的惡意抹黑,我之前是誠信貸的CEO,現在誠信貸的CEO是趙恒郡,但我早已不是,這是之前的工作不能混為一談。”

然而,張夫芝與高唯偉顯然不是老闆與職業經理人那麼簡單,高唯偉向獵雲網透露,他與張夫芝之前就是朋友,與趙恒郡、高大偉、畢言彼此之間從遊戲、投資、教育,一直到共用單車都存在諸多共同持股的公司,這其中包括誠信貸。

如此看來,高唯偉並不是一個普通的經理人,而是深度參與了四個人一起成立的眾多公司,在這些公司中,高唯偉很可能是核心角色,而不是與酷騎的未來完全不相關,而股份方面則可能存在眾多代持行為,至於大股東張夫芝是否直接參與酷騎單車管理和決策,目前尚無定論。

不得而知,張夫芝面對這個曾經投資價值9億多的單車項目,作何敢想?

囊中羞澀的公司帳目

擴張過猛、入不敷出、挪用用戶押金造車、員工優化、關鍵時刻管理層人事重大變動,這讓原本就處於風口浪尖的酷騎,更加捉襟見肘。

為了走出困局,高唯偉四處尋求投資意向,他向獵雲網透露,曾親自私下與ofo、摩拜兩大巨頭創始人分別談了兩三次,想把公司賣給其中一家,但沒有人願意接手。

這一幕和三個多月前的悟空單車如出一轍。

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酷騎身陷“押金難退”的消息不脛而走,受到了社會的極大關注,成為了“自帶流量”的企業,當然也因此吸引到了投資人的注意。

正在酷騎一步步走向血海的時候,9月29日晚間,根據澎湃新聞報導,近期身陷“無法退款、客服無人接聽、CEO被罷免”的困境的共用單車企業—酷騎單車或以10億元的價格被接手。

高唯偉說,這次的收購方是通過朋友找到的,是四川一個集團公司,已經同意全面收購酷騎。他們以10億元的價格,接手酷騎之前累計投入的價值9億多元的資產,其中包括140萬輛車,並將負責處理好酷騎後續押金退款事宜。

記者又追問到:除了被收購,還有沒有其他更好的處理方式?高唯偉回答:“除了被收購,目前找不到任何方式,我現在還在幫酷騎單車做一些善後的事情,工作得有始有終。”

獵雲網問及如果成功收購,是否願意繼續擔任酷騎單車CEO時,高唯偉再次點上一支煙說到:“我不確定,得看各種情況,看資方的想法,如果他們想要我繼續擔任 CEO,那我有這個責任和義務去做,如果不需要,那我就離開。”

用戶押金難退、員工動盪、CEO被罷免,酷騎被收購等,他向獵雲網透露,這家集團準備國慶日後將對酷騎單車進行全面盡調,如果他們確認收購,肯定能夠一次性解決酷騎的所有問題。如果最後資方沒有進入,他們只能盡力往前走,酷騎單車能否孤注一擲,轉危為安,答案尚且模糊。

桀驁不馴的創業

回憶往事,高唯偉並無唏噓之感,他是一個不會活在過去的人,但所有人都是由自己的過去造就的。

1985年,高唯偉出生在安徽渦陽縣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他在家裡排行老大。

2001年,16歲的高唯偉讀初中 “我當時學習成績挺好的,班級前五名的樣子。” 十幾年過去了,他依稀記得初中老師對他的四個字評價:桀驁不馴。

高唯偉是一個有夢想、有野心的人。“我野心比較大,所以一直在尋找能夠承載我夢想的平臺。”他的夢想是:先成為中國首富、再問鼎世界首富。

2002年,家庭遭遇變故,高唯偉隨父母來到了北京。 “在2006年前,我是一個農村小夥剛進入社會,還是一張白紙,我幹過的工作很多,建築行業、糕點店、銷售員都幹過,訴求很簡單,要麼工資高、管吃飽,要麼能學到東西。”

剛出來打工的前幾年,他覺得自己不夠成功,沒有回一次家。那幾年的打工生活讓高唯偉意識到,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精明而有野心的高唯偉,顯然不會只滿足于“工資高,管吃飽”。他想要的是能夠登上世界之巔,去看看那裡的風景。但他知道,他只有靠自己,腳踏實地的走下去。

於是,他選擇創業。

從2006年開始,他先後創辦5家公司。2012年恰逢淘寶網、拍拍網等開始盛行,於是他開始進軍電商界並創立了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隨後幾年的時間,他又成立了北京信誠時代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夢想家國際創投。

創業之外,他又成功投資"互聯網汽車保險+大資料"模式的斑馬行車,設計師與需求方溝通軟體逆訊圖驢,無線充電行業領先者海爾無線充電等。

2009年,高唯偉的生意有所起色,並逐步積累了上千萬資本。“2010年的時候,我就可以在北京開豪車、住別墅、過有錢人的那種生活,可是我野心太大了。”

對於創業要不要追風口?高唯偉說,風口對於一個創業者和一個企業家來說是不成立的,我從來沒有追過風口,喜歡做某一件事情,各方面能力具備,在正確的時間裡進入正確的領域,肯定會有一番成就。

2016年,共用單車這個風口的出現徹底點燃了高唯偉的激情,他認為機會來了,覺得這個事情可以做大。他告訴獵雲網,共用單車是中國互聯網有史以來,從商業模式、盈利模式來看,都應當是最好的創業方向。

剛進入市場時,高唯偉躊躇滿志,信心百倍,他帶領團隊跑到天津經過實地考察,十天內把排名前十的自行車廠家都走訪和學習了一遍,把各家優勢加上自己對自行車共用單車的創新融合到了一起,推出了酷騎共用單車,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50多座城市,一口氣投放了超過100萬輛共用單車。

在他看來,酷騎單車實現全面盈利只需10-12個月,“正常情況下,騎一次 0.8 元(黃金單車半小時 1.5 元),每輛車一天的騎行頻次在 1-2 次,一輛單車成本是 400 多元,考慮損耗和運維費用,差不多 6 個月就能回本。”

針對共用單車未來的盈利模式,他向媒體一口氣說出了13種方式:比如推出App商城,賣騎行的裝備、折疊自行車等;開機屏廣告、車身廣告、軟體上每輛車的logo也可以換成企業logo,此外還可以將單車連接商家的服務等,最終這些方式並沒有來得及嘗試。

圖片來源於網路

為了加快在全國各大城市的戰略佈局,酷騎單車採用自營+城市合夥人的模式在運作,在省會城市、直轄市實行自營,地方城市採用開放合夥人加盟模式,與合夥人按利潤進行五五分成。

“我們知道,曾經有幾家共用單車想做加盟制,都沒做起來,我們應該是唯一一家做起來的,加盟制最大的優點就是能快速佈局市場,畢竟是一種複製的模式,運作的好的話,全國遍地開花會很快。合夥城市目前占公司的比重在50%左右,從投放單車數量上,合夥模式投放的車輛占了20%左右,畢竟地方城市跟省會和北上廣深這種大城市沒法比。”

從去年11月份才成立,一年不到的時間就號稱開拓了200多個城市,投放了140萬輛單車,手握30億押金,沖入了共用單車第二梯隊。

然而,這一切開始起變化。殊不知,危險的種子已經在狂飆中埋下。

6月初,酷騎單車的黃金車刷屏社交媒體之後用戶激增。一個月的時間內酷騎的用戶數量從700萬猛增到超過1400萬,如果算上校園景區則為62個城市。

6月16日,摩拜完成6億美元的E輪融資,而ofo也在7月6日完成了7億美元的E輪融資。兩巨頭已經遠遠將其他的共用單車企業甩在後頭資本助力,免押金、免費騎,使得用戶用車沒有約束,延續投放圈地的戰爭的同時大肆鋪開優惠活動。“我們想好的方向發展,但是力量有限。”

很顯然,酷騎單車的資金實力不如兩巨頭,本身的現金流無法滿足運營需求。當時整個行業被動陷入“優惠大戰”,ofo和摩拜等巨頭推出“一毛錢騎一個月”的活動,即使酷騎高峰時期的日訂單將近300萬,但是流水極低。

然而,此時的高唯偉並沒有充分認識到共用單車市場殘酷的競爭,在一炮走紅之後盲目擴張,過分注重投放的城市數量,忽略了投放單車和城市人口的合理比例。“我們的野心太大了,就是我們想做一個,改變中國影響世界的偉大的互聯網公司,這麼大的野心造成做事比較急,資金資源跟不上,加上造成車輛損壞,企業沒錢運維,造成行業不理性競爭,導致整個局面失控。”他點了一根煙,再次向獵雲網說到。

與世無爭的普通人

曾幾何時,酷騎單車以“亮瞎眼”的土豪金配色高調進入正處於風口的共用單車行業,進場瞬間就引起了媒體和社會的廣泛關注,原以為土豪金單車能吸引投資,但就是沒人給投錢,最終欠下了5億元債務,用戶蜂擁而至圍堵通州酷騎總部退押金,高唯偉本人也因此下臺。

共用單車這門生意一直是留著血搶市場,行業的激烈競爭,盈利模式撲朔迷離,能活下來就已很不容易。“即使專案失敗,也是雖敗猶榮,在有限的人力和財力的情況下,做到投放量和市場佔有率,已經是某種意義上的成功了。”

如今,一場巨頭之間的角逐賽正在緊鑼密鼓的悄悄進行,顯然,位居行業第三的酷騎也難免在這場角逐賽中敗下陣來。對於酷騎今天的困局,高唯偉有著自己的總結以思考。

他認為,共用單車的商業模式是好的。第一,政府要有合理的規劃,共用單車作為一種新興事物,監管上沒有經驗,缺乏統一的規劃;第二行業理性競爭,由於資本的瘋狂,造成行業的不理性競爭,瘋狂投車、燒錢,造成企業的收益都不太好;第三對使用者有一定的約束,部分使用者對單車的破壞,扔在草叢裡、橋底下、河溝裡等等。

高唯偉還建議其他玩家要想活下去必須注重三條。第一,就是要有強大的資本;第二,穩紮穩打,不要把戰線拉的太長;做一個地方的小品牌,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去做做深做透,不要先坐大做強,先做一個小而美的企業,找準時機坐大做強,“我現在很後悔當時酷騎單車的發展沒有聚焦,應該在幾個地方做深做透,而不是鋪太多的城市。”第三,一定要注重公關團隊。“酷騎單車這次吃虧就是吃在了公關的問題上”。

談及未來打算,他向獵雲網表示,可能不會創業了,他曾想創立一家“改變中國、影響世界”的偉大公司,然而現在,他的野心在紛湧而至的不理解和辱駡聲中消失殆盡。“創業太累了,傷心,不是人過的日子,感覺沒意義,缺少了奮鬥的意義和價值,以後做做投資、炒炒股,做一個與世無爭的普通人。”

推薦閱讀

比許家印更傳奇!她是中國首位女首富,27歲還在收破爛,50歲逆襲成首富,一夜蒸發134億後東山再起,令人敬佩!

中國人,別再意淫了

全球企業市值100強(9月版)發佈:“中美爭霸”愈演愈烈,世界進入兩極格局

他是“全球最富醫生”,非洲出生、美國闖蕩的華裔小子,居然做到身家120億美元,巴菲特怒贊!

每天只賣一道菜,吃飯不要錢,每週就上五天班竟然還能月入120萬,瘋了嗎?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於2015年,直通矽谷,專注於TMT領域早期專案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我的確是管理經驗不足,公關、資本方面的經驗不是很足,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產品、研發、供應鏈上,酷騎面臨困境,需要一個人擔責,那個人必然是我。”高唯偉說。

誰才是酷騎真正的幕後老闆?他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稱自己不是股東,只是一個執行人,按約定做得好有提成,而酷騎單車的實際控制人為張夫芝。“我個人沒有在酷騎裡面投入資金,主要是張夫芝和畢言兩人投入的資金,我在公司有期權。”

獵雲網查看北京市企業信用資訊網顯示,酷騎單車股東為張夫芝和畢言(張夫芝認繳出資8億元,實繳出資2650萬元,畢言認繳出資2億元,實繳出資為0,張夫芝系為高唯偉代持股份)張夫芝是酷騎單車最大股東和法人,而另一位股東叫畢言,為酷騎單車聯合創始人,記者發現,畢言不僅是酷騎單車的股東,而且還曾是誠信貸的首席運營官。然而,工商資料顯示並沒有高唯偉的身影。

資料來源於北京企業信用資訊網

創業如逆水行舟,風平浪靜只是童話。對於外界質疑的互聯網金融平臺老闆的身份,高唯偉並不諱言,“說我現在是誠信貸CEO的是同行的惡意抹黑,我之前是誠信貸的CEO,現在誠信貸的CEO是趙恒郡,但我早已不是,這是之前的工作不能混為一談。”

然而,張夫芝與高唯偉顯然不是老闆與職業經理人那麼簡單,高唯偉向獵雲網透露,他與張夫芝之前就是朋友,與趙恒郡、高大偉、畢言彼此之間從遊戲、投資、教育,一直到共用單車都存在諸多共同持股的公司,這其中包括誠信貸。

如此看來,高唯偉並不是一個普通的經理人,而是深度參與了四個人一起成立的眾多公司,在這些公司中,高唯偉很可能是核心角色,而不是與酷騎的未來完全不相關,而股份方面則可能存在眾多代持行為,至於大股東張夫芝是否直接參與酷騎單車管理和決策,目前尚無定論。

不得而知,張夫芝面對這個曾經投資價值9億多的單車項目,作何敢想?

囊中羞澀的公司帳目

擴張過猛、入不敷出、挪用用戶押金造車、員工優化、關鍵時刻管理層人事重大變動,這讓原本就處於風口浪尖的酷騎,更加捉襟見肘。

為了走出困局,高唯偉四處尋求投資意向,他向獵雲網透露,曾親自私下與ofo、摩拜兩大巨頭創始人分別談了兩三次,想把公司賣給其中一家,但沒有人願意接手。

這一幕和三個多月前的悟空單車如出一轍。

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酷騎身陷“押金難退”的消息不脛而走,受到了社會的極大關注,成為了“自帶流量”的企業,當然也因此吸引到了投資人的注意。

正在酷騎一步步走向血海的時候,9月29日晚間,根據澎湃新聞報導,近期身陷“無法退款、客服無人接聽、CEO被罷免”的困境的共用單車企業—酷騎單車或以10億元的價格被接手。

高唯偉說,這次的收購方是通過朋友找到的,是四川一個集團公司,已經同意全面收購酷騎。他們以10億元的價格,接手酷騎之前累計投入的價值9億多元的資產,其中包括140萬輛車,並將負責處理好酷騎後續押金退款事宜。

記者又追問到:除了被收購,還有沒有其他更好的處理方式?高唯偉回答:“除了被收購,目前找不到任何方式,我現在還在幫酷騎單車做一些善後的事情,工作得有始有終。”

獵雲網問及如果成功收購,是否願意繼續擔任酷騎單車CEO時,高唯偉再次點上一支煙說到:“我不確定,得看各種情況,看資方的想法,如果他們想要我繼續擔任 CEO,那我有這個責任和義務去做,如果不需要,那我就離開。”

用戶押金難退、員工動盪、CEO被罷免,酷騎被收購等,他向獵雲網透露,這家集團準備國慶日後將對酷騎單車進行全面盡調,如果他們確認收購,肯定能夠一次性解決酷騎的所有問題。如果最後資方沒有進入,他們只能盡力往前走,酷騎單車能否孤注一擲,轉危為安,答案尚且模糊。

桀驁不馴的創業者

回憶往事,高唯偉並無唏噓之感,他是一個不會活在過去的人,但所有人都是由自己的過去造就的。

1985年,高唯偉出生在安徽渦陽縣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他在家裡排行老大。

2001年,16歲的高唯偉讀初中 “我當時學習成績挺好的,班級前五名的樣子。” 十幾年過去了,他依稀記得初中老師對他的四個字評價:桀驁不馴。

高唯偉是一個有夢想、有野心的人。“我野心比較大,所以一直在尋找能夠承載我夢想的平臺。”他的夢想是:先成為中國首富、再問鼎世界首富。

2002年,家庭遭遇變故,高唯偉隨父母來到了北京。 “在2006年前,我是一個農村小夥剛進入社會,還是一張白紙,我幹過的工作很多,建築行業、糕點店、銷售員都幹過,訴求很簡單,要麼工資高、管吃飽,要麼能學到東西。”

剛出來打工的前幾年,他覺得自己不夠成功,沒有回一次家。那幾年的打工生活讓高唯偉意識到,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精明而有野心的高唯偉,顯然不會只滿足于“工資高,管吃飽”。他想要的是能夠登上世界之巔,去看看那裡的風景。但他知道,他只有靠自己,腳踏實地的走下去。

於是,他選擇創業。

從2006年開始,他先後創辦5家公司。2012年恰逢淘寶網、拍拍網等開始盛行,於是他開始進軍電商界並創立了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隨後幾年的時間,他又成立了北京信誠時代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夢想家國際創投。

創業之外,他又成功投資"互聯網汽車保險+大資料"模式的斑馬行車,設計師與需求方溝通軟體逆訊圖驢,無線充電行業領先者海爾無線充電等。

2009年,高唯偉的生意有所起色,並逐步積累了上千萬資本。“2010年的時候,我就可以在北京開豪車、住別墅、過有錢人的那種生活,可是我野心太大了。”

對於創業要不要追風口?高唯偉說,風口對於一個創業者和一個企業家來說是不成立的,我從來沒有追過風口,喜歡做某一件事情,各方面能力具備,在正確的時間裡進入正確的領域,肯定會有一番成就。

2016年,共用單車這個風口的出現徹底點燃了高唯偉的激情,他認為機會來了,覺得這個事情可以做大。他告訴獵雲網,共用單車是中國互聯網有史以來,從商業模式、盈利模式來看,都應當是最好的創業方向。

剛進入市場時,高唯偉躊躇滿志,信心百倍,他帶領團隊跑到天津經過實地考察,十天內把排名前十的自行車廠家都走訪和學習了一遍,把各家優勢加上自己對自行車共用單車的創新融合到了一起,推出了酷騎共用單車,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50多座城市,一口氣投放了超過100萬輛共用單車。

在他看來,酷騎單車實現全面盈利只需10-12個月,“正常情況下,騎一次 0.8 元(黃金單車半小時 1.5 元),每輛車一天的騎行頻次在 1-2 次,一輛單車成本是 400 多元,考慮損耗和運維費用,差不多 6 個月就能回本。”

針對共用單車未來的盈利模式,他向媒體一口氣說出了13種方式:比如推出App商城,賣騎行的裝備、折疊自行車等;開機屏廣告、車身廣告、軟體上每輛車的logo也可以換成企業logo,此外還可以將單車連接商家的服務等,最終這些方式並沒有來得及嘗試。

圖片來源於網路

為了加快在全國各大城市的戰略佈局,酷騎單車採用自營+城市合夥人的模式在運作,在省會城市、直轄市實行自營,地方城市採用開放合夥人加盟模式,與合夥人按利潤進行五五分成。

“我們知道,曾經有幾家共用單車想做加盟制,都沒做起來,我們應該是唯一一家做起來的,加盟制最大的優點就是能快速佈局市場,畢竟是一種複製的模式,運作的好的話,全國遍地開花會很快。合夥城市目前占公司的比重在50%左右,從投放單車數量上,合夥模式投放的車輛占了20%左右,畢竟地方城市跟省會和北上廣深這種大城市沒法比。”

從去年11月份才成立,一年不到的時間就號稱開拓了200多個城市,投放了140萬輛單車,手握30億押金,沖入了共用單車第二梯隊。

然而,這一切開始起變化。殊不知,危險的種子已經在狂飆中埋下。

6月初,酷騎單車的黃金車刷屏社交媒體之後用戶激增。一個月的時間內酷騎的用戶數量從700萬猛增到超過1400萬,如果算上校園景區則為62個城市。

6月16日,摩拜完成6億美元的E輪融資,而ofo也在7月6日完成了7億美元的E輪融資。兩巨頭已經遠遠將其他的共用單車企業甩在後頭資本助力,免押金、免費騎,使得用戶用車沒有約束,延續投放圈地的戰爭的同時大肆鋪開優惠活動。“我們想好的方向發展,但是力量有限。”

很顯然,酷騎單車的資金實力不如兩巨頭,本身的現金流無法滿足運營需求。當時整個行業被動陷入“優惠大戰”,ofo和摩拜等巨頭推出“一毛錢騎一個月”的活動,即使酷騎高峰時期的日訂單將近300萬,但是流水極低。

然而,此時的高唯偉並沒有充分認識到共用單車市場殘酷的競爭,在一炮走紅之後盲目擴張,過分注重投放的城市數量,忽略了投放單車和城市人口的合理比例。“我們的野心太大了,就是我們想做一個,改變中國影響世界的偉大的互聯網公司,這麼大的野心造成做事比較急,資金資源跟不上,加上造成車輛損壞,企業沒錢運維,造成行業不理性競爭,導致整個局面失控。”他點了一根煙,再次向獵雲網說到。

與世無爭的普通人

曾幾何時,酷騎單車以“亮瞎眼”的土豪金配色高調進入正處於風口的共用單車行業,進場瞬間就引起了媒體和社會的廣泛關注,原以為土豪金單車能吸引投資,但就是沒人給投錢,最終欠下了5億元債務,用戶蜂擁而至圍堵通州酷騎總部退押金,高唯偉本人也因此下臺。

共用單車這門生意一直是留著血搶市場,行業的激烈競爭,盈利模式撲朔迷離,能活下來就已很不容易。“即使專案失敗,也是雖敗猶榮,在有限的人力和財力的情況下,做到投放量和市場佔有率,已經是某種意義上的成功了。”

如今,一場巨頭之間的角逐賽正在緊鑼密鼓的悄悄進行,顯然,位居行業第三的酷騎也難免在這場角逐賽中敗下陣來。對於酷騎今天的困局,高唯偉有著自己的總結以思考。

他認為,共用單車的商業模式是好的。第一,政府要有合理的規劃,共用單車作為一種新興事物,監管上沒有經驗,缺乏統一的規劃;第二行業理性競爭,由於資本的瘋狂,造成行業的不理性競爭,瘋狂投車、燒錢,造成企業的收益都不太好;第三對使用者有一定的約束,部分使用者對單車的破壞,扔在草叢裡、橋底下、河溝裡等等。

高唯偉還建議其他玩家要想活下去必須注重三條。第一,就是要有強大的資本;第二,穩紮穩打,不要把戰線拉的太長;做一個地方的小品牌,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去做做深做透,不要先坐大做強,先做一個小而美的企業,找準時機坐大做強,“我現在很後悔當時酷騎單車的發展沒有聚焦,應該在幾個地方做深做透,而不是鋪太多的城市。”第三,一定要注重公關團隊。“酷騎單車這次吃虧就是吃在了公關的問題上”。

談及未來打算,他向獵雲網表示,可能不會創業了,他曾想創立一家“改變中國、影響世界”的偉大公司,然而現在,他的野心在紛湧而至的不理解和辱駡聲中消失殆盡。“創業太累了,傷心,不是人過的日子,感覺沒意義,缺少了奮鬥的意義和價值,以後做做投資、炒炒股,做一個與世無爭的普通人。”

推薦閱讀

比許家印更傳奇!她是中國首位女首富,27歲還在收破爛,50歲逆襲成首富,一夜蒸發134億後東山再起,令人敬佩!

中國人,別再意淫了

全球企業市值100強(9月版)發佈:“中美爭霸”愈演愈烈,世界進入兩極格局

他是“全球最富醫生”,非洲出生、美國闖蕩的華裔小子,居然做到身家120億美元,巴菲特怒贊!

每天只賣一道菜,吃飯不要錢,每週就上五天班竟然還能月入120萬,瘋了嗎?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於2015年,直通矽谷,專注於TMT領域早期專案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