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快遞櫃長期虧損,順豐速遞易爭霸加速行業洗牌?

本月初, 在學校開設快遞服務站點的樂收公佈了其新的融資消息——上一輪拿到了順豐 3000多萬元的投資。
從樂收官網公佈的融資進程看, 順豐投資的這筆可能發生在去年 2月份,

當時樂收稱其收到了 A輪千萬級風投。
在此之前, 兩家公司已達成合作夥伴關係。 2015年 7月, 順豐投資的豐巢跟樂收達成合作, 把校園快遞櫃搬入到樂收的網站, 隔年又將快遞櫃上的廣告資源分給了後者。
而通過與順豐、圓通等物流公司合作, 提供校園快遞收發服務, 目前樂收已覆蓋近 200所學校, 每天的派件約 15萬單, 日子過得還行。
不過此前由於業務發展及順豐方面的相關要求, 樂收一直沒有對外披露投資方, 這次不知道是王衛 baba默許, 還是雙 11之前露臉吸引一波火力?

豐巢收購e棧

在快遞櫃行業, 樂收只是個小角色。 順豐 2017半年報顯示, 上半年給樂收投資了近 2800萬元, 目前間接持股 40%, 可能未來還會投資達到控股目的。
過去幾年, 順豐在不斷加大快遞櫃相關方面的投資。 2014年曾投資主營圖書運送、擁有報箱的小紅帽, 2015年又聯合“兩通一達”成立豐巢科技。
今年 1月份, 豐巢科技拿到了新的一輪 25億元 A輪融資, 順豐領投了 5.5億元, 並在 8月份給出了豐巢科技後續投入會繼續上漲的預計。
9月中期, 豐巢宣佈 8.1億元收購快遞櫃公司 e棧母公司中集電商。 被收購後, 中集電商將作為豐巢的全資子公司繼續運作。


這筆收購主要目的, 是將 e棧的快遞櫃資源納入到豐巢下, 增加豐巢快遞櫃的體量。 上半年財報顯示, 豐巢科技目前擁有超過 5.5萬個快遞櫃, 覆蓋全國 70多個城市。
通告稱, e棧在北上廣深 4個城市運營著大約 2萬個快遞櫃, 是僅次於速遞易、豐巢的第 3大快遞櫃公司。 豐巢收購 e棧後, 快遞櫃的數量將達到 7.5萬左右。
這樣看來, 順豐的投資都是為了趕上目前快遞櫃市場份額最大的速遞易, 當然後者也沒閑著。
速遞易資產重組
今年 7月份, 速遞易的母公司三泰控股發佈了重大資產重組方案, 披露了子公司“成都我來啦”的重組協議。
在經過減資、股權轉讓和增資後, 中郵資本將持有成都我來啦 50%的股權, 驛寶網路將持有 10%的股權, 亞東北辰為 6%,
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將由 100%降至 34%。
資料顯示, 成都我來啦是速遞易的主體運營方, 而中郵資本為中國郵政的全資子公司, 此前曾投資過螞蟻金服和滴滴出行;驛寶網路是菜鳥供應鏈的全資子公司, 後者又隸屬于阿裡系的菜鳥網路;亞東北辰則為複星投資的全資子公司, 其股東複星集團也是菜鳥網路的股東之一。
根據本次資產重組相關條款, 新速遞易將整合中郵集團的約 2.1萬組(截至 2016年 12月 31日)智慧快遞櫃, 加上目前速遞易本身的 5.6萬組, 櫃體規模將增至 7.7萬組左右。
三泰控股出讓成都我來啦 66%的股權, 將獲得接近 18.5億元的現金(含從成都我來啦減資回到上市公司的 8.5億元募集資金), 獲得接近 4億元的投資收益, 有助於今年盈利保殼。

速遞易表示, 今年公司預計鋪設 3萬- 10萬套寄件小黃筒以及 1萬-3萬套寄邊櫃, 以搶佔快遞櫃市場。

快遞櫃長期虧損
儘管豐巢的市場規模和速遞易已是旗鼓相當, 行業“兩強爭霸”的格局已經形成, 但兩家都沒有實現盈利。
上半年, 速遞易虧損 1.96億元, 而豐巢也虧了 1.75億元。 原因也很多, 包括櫃子越鋪越多、盈利模式不清晰等。
有業內人士指出快遞櫃企業承擔的主要成本包括:場地租賃、設備折舊、鋪設快遞櫃的傭金、維修以及電網費用。


過去兩年, 多家快遞櫃企業爭搶一個社區、或者寫字樓的現象時常發生, 進一步推高了場地的租金, 一組快遞櫃一年可以高達 8000元。
由於各家跑馬圈地, 競爭激烈, 導致快遞櫃長期免費, 雙向競爭導致行業長期處於虧損的泥潭, “窟窿”也越來越大。
所以今年春節之後, 各家快遞櫃企業都開始向消費者收費, 按照格子的大小收取的費用從 0.2元到 0.5元每格不等, 不過相對巨額虧損依舊是杯水車薪。

黎明前的黑暗?
快遞行業流傳一句話,“得終端者得天下”,但佈局“最後一公里”的快遞櫃卻成了虧損的代名詞,儘管如此順豐和速遞易都不會停止擴張的腳步:

靠廣告、行銷的樂收據說能盈虧平衡,也呼籲同行不要搞惡性競爭。因為快遞的毛利率比較低,需要靠精細化運作降低成本,不然網站都是虧損的,光靠互聯網化的方式去改變也是很難。
目前來看豐巢和速遞易都不用擔心貨源的問題。豐巢的股東大部分都是快遞物流公司,包括順豐、申通、中通、韻達和普洛斯;而引入菜鳥網路作為股東後,圓通、匯通、天天、快捷等公司選擇速遞易的可能性很高。
受到衝擊最大的恐怕還是那些“二三線”品牌,包括富友、雲櫃、格格貨棧等。因為短期內沒有辦法實現盈利,等待他們的或許是和 e棧相同的命運,抑或是逐漸走向市場的邊緣。
值得一提的是,順豐對豐巢科技的持股也在減少。根據 8月份的順豐公告,順豐以 9.52億元向明德控股或其指定的協力廠商轉讓豐巢科技 15.86%的股權。
交易後,順豐持股比例從 30.86%變為 15.00%,順豐稱將維持這一持股比例。按照順豐控股 CFO伍瑋婷解釋稱,這是考慮了順豐的財務,以及豐巢科技後續投入會繼續上漲,讓豐巢科技更獨立。

速遞易資產重組之後,菜鳥網路間接持股的比例在 16%左右,也不是控股方...馬雲 baba下大棋,不與國家隊爭輝,坐收漁利?

目前來看速遞易和豐巢僅靠投資收購、引入協力廠商資本還無法改變虧損的現狀,但加速了快遞櫃行業洗牌的進程。

黎明前的黑暗?
快遞行業流傳一句話,“得終端者得天下”,但佈局“最後一公里”的快遞櫃卻成了虧損的代名詞,儘管如此順豐和速遞易都不會停止擴張的腳步:

靠廣告、行銷的樂收據說能盈虧平衡,也呼籲同行不要搞惡性競爭。因為快遞的毛利率比較低,需要靠精細化運作降低成本,不然網站都是虧損的,光靠互聯網化的方式去改變也是很難。
目前來看豐巢和速遞易都不用擔心貨源的問題。豐巢的股東大部分都是快遞物流公司,包括順豐、申通、中通、韻達和普洛斯;而引入菜鳥網路作為股東後,圓通、匯通、天天、快捷等公司選擇速遞易的可能性很高。
受到衝擊最大的恐怕還是那些“二三線”品牌,包括富友、雲櫃、格格貨棧等。因為短期內沒有辦法實現盈利,等待他們的或許是和 e棧相同的命運,抑或是逐漸走向市場的邊緣。
值得一提的是,順豐對豐巢科技的持股也在減少。根據 8月份的順豐公告,順豐以 9.52億元向明德控股或其指定的協力廠商轉讓豐巢科技 15.86%的股權。
交易後,順豐持股比例從 30.86%變為 15.00%,順豐稱將維持這一持股比例。按照順豐控股 CFO伍瑋婷解釋稱,這是考慮了順豐的財務,以及豐巢科技後續投入會繼續上漲,讓豐巢科技更獨立。

速遞易資產重組之後,菜鳥網路間接持股的比例在 16%左右,也不是控股方...馬雲 baba下大棋,不與國家隊爭輝,坐收漁利?

目前來看速遞易和豐巢僅靠投資收購、引入協力廠商資本還無法改變虧損的現狀,但加速了快遞櫃行業洗牌的進程。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