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科普 | 規劃師學點地學知識⑭:編制宜居城市地學環境標準的必要性

宜居城市概念的提出和宜居城市的標準問題

1

宜居城市概念的提出

我國宜居城市的概念正式提出是國務院在2005年批復北京城市總體規劃時首次在中央人民政府的檔中出現“宜居城市”概念。

2005年7月, 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在全國城市規劃工作會議上要求“要把宜居城市作為城市規劃的重要內容”。 隨之, 全國有很多城市把“宜居城市”列為城市發展目標。

宜居城市的概念提出已經12年餘, 這12年中, 對什麼是宜居城市?如何規劃建設宜居城市?不僅城市管理者關心, 城市規劃建設者關心, 城市居民也很關心。 2006年, 建設部組織有關機構專家對《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指標體系》進行了研究, 2007年制定了非強制性的標準--《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標準》(下簡稱《標準》), 提出了六大指標體系:社會文明程度、經濟富裕程度、環境優美度、資源承載度、生活便宜度、公共安全度, 並設計了若干子系統指標。

除這六大指標體系外, 《標準》還另外設置了綜合評價否定條件:宜居指數累計得分≥80分的城市, 如果有設定的任何一項否定條件, 就不能確認為“宜居城市”。

建設部指示, 以此成果開展宜居城市的規劃建設實踐的研究。 作為非強制性《標準》公佈後, 產生了一定積極影響, 人們期望自己所在城市是宜居城市, 但對宜居城市的認識, 如何成為宜居城市, 還是比較模糊。 《標準》把社會文明、人均GDP、人均收入、城市公共設施等人工行為因素列為主要指標,

占到了全部評價得分的76%, 把包括城市綠化在內的自然資源環境總計得分不到24%。 筆者多年的實踐和研究認為, 《標準》誇大了人為努力的物質文化建設作用;根本忽視了所在城市區域地學環境(自然環境)是否真正宜居(並設法保護、修復已經破壞了的地學環境)這一事實和居民實際感受。

2

宜居城市的標準研究現況

2005年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成立“宜居城市課題組”, 經建設部批准將該課題列入2006年軟課題計畫。 2007年建設部對該課題進行驗收, 並將《標準》作為非強制標準公佈。 同時提出相關意見:遵照建設部科技司驗收專家委員會的建議, “宜居城市”課題組將建立“補丁機制”,

依據城市科學研究新成果、城市發展新情況, 不斷調整、完善《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指標體系》。 同時, 歡迎全國各城市、建設系統各單位、社會各界為《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指標體系》的進一步修訂、完善提出意見和建議。

差不多同時, 2005年開始, 中科院地理所也對宜居城市進行研究, 並且不定期的發佈《中國宜居城市研究報告》, 對全國宜居城市進行排名, 到目前已經發佈了四次報告。 最近一次2016年中國宜居城市研究報告在40個中國發展水準最高的城市中, 青島第一, 北京宜居性排名倒數第一。 北京城市宜居指數得分位於倒數第一, 主要受制于環境健康性、交通便捷性和居民對自然環境的認可度三大維度瓶頸制約。

中國社會科學院也定期發佈《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

對全國地級市前百名宜居城市也進行了排名, 最近的排名, 北京也排在40名以後, 沿海城市排列居前。

此外, 自從宜居城市概念提出後, 除在地理界、社會科學界開展了理論研究外, 城市規劃界結合具體的城市也開展了一些探索和實踐;一些城市把建設宜居城市定為發展目標;還有對宜居城市評價方法的研究;不同規模、不同地區宜居城市評價指標權重的研究;有些對居民主觀感覺問卷調查方法評價是否宜居研究等,

這裡不贅言。

宜居城市如何評價是一項相當複雜的工作。 對評價方法認識也不一, 有些城市管理者對宜居城市認識也模糊, 評價機構的結論出現偏差, 以致出現經濟發達就是宜居的不正確的結論。 為了理清複雜的現實情況, 使宜居城市評價排除一些主觀、人為因素, 我們引入評價“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的概念, 並進行深入探討。

3

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

什麼是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

我們分析目前最權威的原建設部2007年發佈的《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標準》,其中一級指標是六項:社會文明程度、經濟富裕程度、環境優美度、資源承載度、生活便宜度、公共安全度。六項中,社會文明、經濟富裕、生活方便、公共安全,這四項是完全決定於人類的主觀因素,只要城市的管理者和居民共同努力發展就能夠達到較高水準的。“環境優美度”這項中一半屬於人為因素外,另一半屬於自然生態因素。唯有“資源承載度”屬自然客觀指標。在原《標準》的否定條件中,共4條:社會矛盾突出、基尼係數高、污染嚴重、淡水資源嚴重缺乏或生態嚴重惡化,最後一條“淡水資源缺乏”是客觀指標。人類主觀努力發展的經濟文化事業,我們定義為主觀標準。

人們賴于生存的原有自然資源環境(簡稱地學環境),除了被人類破壞,是客觀存在基本不變的,只因在地球陸地空間位置上的不同,宜居性因素存在明顯差異。研究不同區域的地學環境的宜居性,可以避免人為的主觀因素干擾,更反映事物本質。用城市所在區域本底的地學環境特徵(或指標)來研究評價是否宜居,我們定義為“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

宜居城市客觀標準的內涵

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主是指城市原有的地學環境,包含城市的工程地質條件、地形地貌條件、水文和水資源、土地資源稟賦、氣候氣象環境、生物生態環境等,每個方面包涵若干子項,形成具體指標。這些環境條件因空間分佈呈現明顯差異,這些差異有些可用定性來說明,更多可用定量指標表明。

多年前筆者就公開論證“城市是人類為了自身的生存發展而建立起來的與大自然對立的產物”。某一地區的地學環境,由於人類的活動,造成了對原有地學環境的破壞,或者人口數量、產業污染超出了原有環境自淨範圍,改變了原有地學環境。因此,我們要面對改變了的現實,在客觀標準評價的基礎上,還考慮人工破壞的因素,提出修復到人為污染控制在原有地學環境中能自淨的條件(指標),作為補充的評價指標列入其標準中。

編制宜居城市地學環境標準的必要性

1

對宜居城市的再認識

作為規劃師在學習地學環境過程中,發現我國目前編制的城市規劃往往過於重視人們對社會經濟文化的需求,對不同區域的自然條件(或地學環境)是巨大差異,自然的承載力差異,及其對城市規劃或建設宜居城市產生的客觀影響,往往不夠重視。現實規劃中是執行統一的用地指標,不分南方、北方,不分沿海、內地,不分華北地區、長三角或珠三角地區、東北地區,……自覺不自覺地用相同或類似的環境承載力(人口密度、產業集中度、污染排放標準)尺度,去編制城市規劃、安排專案、佈局城市群。幾十年後的結果是:不同機構對我國宜居城市的排名,總是沿海地區城市靠前,華北地區城市排名靠後,甚至在最後。華北地區有些城市雖然社會經濟指標發展較快,但城市的發展規模超出的本底地學環境承載能力,從而造成生態環境惡化、水資源短缺、地學環境不利於大氣污染物的擴散等等。這些地區能否建成宜居城市,不只是發展經濟能解決的,最重要的是恢復原有被破壞的地學環境,使環境承載力控制在人類活動的污染物能自淨的範圍內。

研究表明,珠三角、長三角及沿海地區地學環境要比華北、東北地區優越,這類地區對排放的污染物自淨能力遠比華北、東北地區強,因此人口密度、城市群密度、產業的承載度自然遠大于華北、東北地區。這些是應該清醒認識的客觀事實。

因此,在我國社會經濟發展已經達到一定水準的今天,評價宜居城市的本質因素:是城市所在城區的地學環境,及本地區修復原有地學環境的能力和可能性,是分析其人口、產業造成的污染能否控制在地學環境自淨的範圍內。研究的初步結論是:城市所在地區的客觀的地學環境及其污染自淨能力是宜居城市評價的根本的關鍵因素。

2

現有宜居城市評價標準對地學環境評價認識不足

建設部2007年發佈《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標準》,在發佈時同時說明:“本標準是導向性的科學評價標準,不是強制性的行政技術標準”。同時對該標準建立“補丁機制”依據城市科學研究新成果、城市發展新情況,不斷調整、完善《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指標體系》。為此,本文簡要分析其在地學環境評價指標方面的不足。

《標準》總體上對地學環境認識不足

《標準》設置的六大類指標中只有第4類“資源承載度”屬地學環境類,但其設置的四條中4-2條工業用水重複利用率,不是客觀的指標而是屬主觀的人為指標;其設置的4-4條食品供應安全性,其內容是指食品供應的數量品質保障程度,也不是客觀指標,還是屬組織生產運輸運營的人為指標;其4-3條人均城市用地指標不分區域差距全國用同一類指標(大城市80平方米、中小城市100平方米),顯然是不合理的。同時,六類中“資源承載度”只占評價總分的10%,顯然偏底。

《標準》的其它方面都是主觀指標,缺少客觀的地學環境類指標。

《標準》中指標分類是概念性錯誤

《標準》將“生態環境”“氣候環境”列入第三大類“環境優美度”之子條目內,是概念的錯誤,很明顯“生態環境”、“氣候環境”屬地學環境內的客觀指標。但《標準》把“生態環境”理解為“城市工業汙水處理率”“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雜訊達標區覆蓋率”“工業固體廢物處置利用率”等等,顯然是不妥的。“氣候環境”作為加分、扣分的附加指標,沒有對宜居的氣候環境提出明確的概念和具體指標要求。

3

建立客觀標準的必要性

通過學習地球科學(地學)知識,結合規劃工作實際,寫了十多篇短文,越來越認識到地學知識對城市規劃師來說是一門該學的基礎科學,它對指導編制城市規劃來說是十分有用,是城市融入自然,追求人與自然和諧、建設宜居城市必不可缺的基礎知識。

透過地學知識去認識瞭解地學環境,我們如何評價一個城市是否宜居城市,原有《標準》存在不足,關鍵的因素是對城市區域本底地學環境指標(工程地質條件、地形地貌條件、水文和水資源、土地資源稟賦、氣候氣象環境、生物生態環境等)缺少,以及缺少對地學環境的破壞的自淨能力的評估。

城市區域的自然環境條件是客觀存在的,要通過我們去調查、認識,制定標準,才能對某個城市作出客觀評價。簡單理解就是:我們的城市工程地質是否是安全的、水源是否是充足的、土地資源是否是足夠和適宜的、地形地貌是否有利於大氣環流帶走污染質、氣候是否適合人類生存並且是舒適的、生物生態是否是宜人的、區域大環境和城市局部關係問題、地學環境對污染物自淨能力問題、人工環境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問題……這些在全球或我國不同區域空間差異是很大的,初步分析涉及到幾大類和幾十項具體指標,需要我們去認真調查、分析、研究,制定出相應的評價標準。我們稱之為《宜居地學環境評價標準》,這一標準是客觀標準,它有利於城市規劃編制的科學性和客觀性,對宜居城市評價來說是實在的,可促使城市管理者更清醒的認識所在的城市,為城市居民創造一個真正宜居的環境。

我們呼籲城市規劃者與地學研究者一道共同努力編制好《宜居地學環境評價標準》。

李同德:高級工程師,清華同衡規劃院遺產保護與城鄉發展研究中心顧問總工。主要著作有《地質公園規劃概論》《地質公園規劃探索與研究》《旅遊地學大辭典》(部分條目)等。近年來主持完成及合作完成了包括二十多項國家和世界地質公園規劃。

專欄往期回顧:

圖片均為編輯自加,來源於網路

3

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

什麼是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

我們分析目前最權威的原建設部2007年發佈的《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標準》,其中一級指標是六項:社會文明程度、經濟富裕程度、環境優美度、資源承載度、生活便宜度、公共安全度。六項中,社會文明、經濟富裕、生活方便、公共安全,這四項是完全決定於人類的主觀因素,只要城市的管理者和居民共同努力發展就能夠達到較高水準的。“環境優美度”這項中一半屬於人為因素外,另一半屬於自然生態因素。唯有“資源承載度”屬自然客觀指標。在原《標準》的否定條件中,共4條:社會矛盾突出、基尼係數高、污染嚴重、淡水資源嚴重缺乏或生態嚴重惡化,最後一條“淡水資源缺乏”是客觀指標。人類主觀努力發展的經濟文化事業,我們定義為主觀標準。

人們賴于生存的原有自然資源環境(簡稱地學環境),除了被人類破壞,是客觀存在基本不變的,只因在地球陸地空間位置上的不同,宜居性因素存在明顯差異。研究不同區域的地學環境的宜居性,可以避免人為的主觀因素干擾,更反映事物本質。用城市所在區域本底的地學環境特徵(或指標)來研究評價是否宜居,我們定義為“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

宜居城市客觀標準的內涵

宜居城市的客觀標準,主是指城市原有的地學環境,包含城市的工程地質條件、地形地貌條件、水文和水資源、土地資源稟賦、氣候氣象環境、生物生態環境等,每個方面包涵若干子項,形成具體指標。這些環境條件因空間分佈呈現明顯差異,這些差異有些可用定性來說明,更多可用定量指標表明。

多年前筆者就公開論證“城市是人類為了自身的生存發展而建立起來的與大自然對立的產物”。某一地區的地學環境,由於人類的活動,造成了對原有地學環境的破壞,或者人口數量、產業污染超出了原有環境自淨範圍,改變了原有地學環境。因此,我們要面對改變了的現實,在客觀標準評價的基礎上,還考慮人工破壞的因素,提出修復到人為污染控制在原有地學環境中能自淨的條件(指標),作為補充的評價指標列入其標準中。

編制宜居城市地學環境標準的必要性

1

對宜居城市的再認識

作為規劃師在學習地學環境過程中,發現我國目前編制的城市規劃往往過於重視人們對社會經濟文化的需求,對不同區域的自然條件(或地學環境)是巨大差異,自然的承載力差異,及其對城市規劃或建設宜居城市產生的客觀影響,往往不夠重視。現實規劃中是執行統一的用地指標,不分南方、北方,不分沿海、內地,不分華北地區、長三角或珠三角地區、東北地區,……自覺不自覺地用相同或類似的環境承載力(人口密度、產業集中度、污染排放標準)尺度,去編制城市規劃、安排專案、佈局城市群。幾十年後的結果是:不同機構對我國宜居城市的排名,總是沿海地區城市靠前,華北地區城市排名靠後,甚至在最後。華北地區有些城市雖然社會經濟指標發展較快,但城市的發展規模超出的本底地學環境承載能力,從而造成生態環境惡化、水資源短缺、地學環境不利於大氣污染物的擴散等等。這些地區能否建成宜居城市,不只是發展經濟能解決的,最重要的是恢復原有被破壞的地學環境,使環境承載力控制在人類活動的污染物能自淨的範圍內。

研究表明,珠三角、長三角及沿海地區地學環境要比華北、東北地區優越,這類地區對排放的污染物自淨能力遠比華北、東北地區強,因此人口密度、城市群密度、產業的承載度自然遠大于華北、東北地區。這些是應該清醒認識的客觀事實。

因此,在我國社會經濟發展已經達到一定水準的今天,評價宜居城市的本質因素:是城市所在城區的地學環境,及本地區修復原有地學環境的能力和可能性,是分析其人口、產業造成的污染能否控制在地學環境自淨的範圍內。研究的初步結論是:城市所在地區的客觀的地學環境及其污染自淨能力是宜居城市評價的根本的關鍵因素。

2

現有宜居城市評價標準對地學環境評價認識不足

建設部2007年發佈《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標準》,在發佈時同時說明:“本標準是導向性的科學評價標準,不是強制性的行政技術標準”。同時對該標準建立“補丁機制”依據城市科學研究新成果、城市發展新情況,不斷調整、完善《宜居城市科學評價指標體系》。為此,本文簡要分析其在地學環境評價指標方面的不足。

《標準》總體上對地學環境認識不足

《標準》設置的六大類指標中只有第4類“資源承載度”屬地學環境類,但其設置的四條中4-2條工業用水重複利用率,不是客觀的指標而是屬主觀的人為指標;其設置的4-4條食品供應安全性,其內容是指食品供應的數量品質保障程度,也不是客觀指標,還是屬組織生產運輸運營的人為指標;其4-3條人均城市用地指標不分區域差距全國用同一類指標(大城市80平方米、中小城市100平方米),顯然是不合理的。同時,六類中“資源承載度”只占評價總分的10%,顯然偏底。

《標準》的其它方面都是主觀指標,缺少客觀的地學環境類指標。

《標準》中指標分類是概念性錯誤

《標準》將“生態環境”“氣候環境”列入第三大類“環境優美度”之子條目內,是概念的錯誤,很明顯“生態環境”、“氣候環境”屬地學環境內的客觀指標。但《標準》把“生態環境”理解為“城市工業汙水處理率”“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雜訊達標區覆蓋率”“工業固體廢物處置利用率”等等,顯然是不妥的。“氣候環境”作為加分、扣分的附加指標,沒有對宜居的氣候環境提出明確的概念和具體指標要求。

3

建立客觀標準的必要性

通過學習地球科學(地學)知識,結合規劃工作實際,寫了十多篇短文,越來越認識到地學知識對城市規劃師來說是一門該學的基礎科學,它對指導編制城市規劃來說是十分有用,是城市融入自然,追求人與自然和諧、建設宜居城市必不可缺的基礎知識。

透過地學知識去認識瞭解地學環境,我們如何評價一個城市是否宜居城市,原有《標準》存在不足,關鍵的因素是對城市區域本底地學環境指標(工程地質條件、地形地貌條件、水文和水資源、土地資源稟賦、氣候氣象環境、生物生態環境等)缺少,以及缺少對地學環境的破壞的自淨能力的評估。

城市區域的自然環境條件是客觀存在的,要通過我們去調查、認識,制定標準,才能對某個城市作出客觀評價。簡單理解就是:我們的城市工程地質是否是安全的、水源是否是充足的、土地資源是否是足夠和適宜的、地形地貌是否有利於大氣環流帶走污染質、氣候是否適合人類生存並且是舒適的、生物生態是否是宜人的、區域大環境和城市局部關係問題、地學環境對污染物自淨能力問題、人工環境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問題……這些在全球或我國不同區域空間差異是很大的,初步分析涉及到幾大類和幾十項具體指標,需要我們去認真調查、分析、研究,制定出相應的評價標準。我們稱之為《宜居地學環境評價標準》,這一標準是客觀標準,它有利於城市規劃編制的科學性和客觀性,對宜居城市評價來說是實在的,可促使城市管理者更清醒的認識所在的城市,為城市居民創造一個真正宜居的環境。

我們呼籲城市規劃者與地學研究者一道共同努力編制好《宜居地學環境評價標準》。

李同德:高級工程師,清華同衡規劃院遺產保護與城鄉發展研究中心顧問總工。主要著作有《地質公園規劃概論》《地質公園規劃探索與研究》《旅遊地學大辭典》(部分條目)等。近年來主持完成及合作完成了包括二十多項國家和世界地質公園規劃。

專欄往期回顧:

圖片均為編輯自加,來源於網路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