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商業職場>正文

一個創業者的融資奇談:曾到雍和宮求籤,談判遇到迷魂陣

他的A輪融資是在中關村大街開業前夕, “說出來很多人都不信, 趕上全民創業、全民創新的大時代, 找我們盡調的VC和PE快把大門擠破了。 最誇張的一周, 我們連續接待了6家投資機構。 ”他至今說起來眉飛色舞。

我們今天分享一個朋友 T 君的創業小插曲, 他們公司已經完成A+輪融資, 目前正籌備B輪。

但是據T 君講述, 一年前他們公司完全是另外一番光景, 今天回頭看, 想起一些有趣的人和事, 分享出來, 除了慰藉自己外,

也希望後來的創業朋友讀了有所感悟。

1、融資專門找大師算過 天使輪依舊艱難

T 君公司其實已經有7年左右歷史, 早期小團隊基本維持在10個人。

抱著幾個哥們公司大腿, 一年收入近300萬。

除去七八個員工的固定薪水支出, 每年春節再拿出來20萬給員工分紅, 再刨去一些零碎的支出, 3個創始人每年倒也過的滋潤。

看著別人的公司一個個的拿到大筆資金, 公司擴張, 收入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幾個人心裡癢癢的。

T 君他們也開始做BP, 不斷地往各大VC機構公開的郵箱裡扔, 就這麼過了大半年除了少數幾個約見的, 其餘大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自己的BP做的挺棒的, 還專門到雍和宮求過簽, 說是雖然過程曲折, 但是一定有前景。 ”T 君說。

我勒個去, 私募君讀書少, T 君好歹也是電腦研究生畢業, 竟然相信牛鬼蛇神。

那段時間, T 君他們幾個真是求爺爺告奶奶, 就是沒有VC說要投他們。

仗著和幾個客戶的關係好, T 君就不斷的去騷擾他們, 希望他們能夠給公司做個估值, 服務了這好幾年, 技術和人品都是毋庸置疑的。

A公司的朋友回應稱, 公司目前的戰略投資部負責人跟自己鬧彆扭, 不好去張口, 讓T 君到別的地方再看看;

B哥們回答的比較乾脆, 自己公司也不大, 投資他們這樣的小團隊需要老闆直接拍板, 先等等慢慢搞定;

C公司是上市公司, 公司並購部的負責人看過他們的案子, 又是長期供應商, 答應認真考慮…最後的結果是, 希望全資收購他們。 T君不幹, 買了雖然能拿到不少現金, 但是那樣自己的心血好夢想就要拱手讓給別人了, 再說價格也不算很高, 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

不過, 山重水複疑無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經過B哥們兩個多月的私下運作, 說是他們老闆願意投資, 起初也是想控股, 再聽說了他們C公司的談判過程後, 遂放棄了控股的打算, 改為戰略入股, 也算是支持了T君他們的夢想。

整個過程沒有盡調, 那個老闆全憑B哥們的傳話,

只是在最後入股的時候, 和T君見了一次, 簽了協議後匆忙吃了頓飯, 就離席了。

500萬, 占股20%, 派遣 B哥們進入董事會。

這尼瑪哪像一次融資, 分明像一次民間借貸, B君就好似那中間人, 好在他們都不算壞。

“借款500萬, 用20%的股權做抵押, 哈哈哈”, T君苦笑著說, “不過, 好歹也算是有人投資了。 ”

2、A輪融資大開眼界

T 君的A輪融資是在中關村大街開業前夕。

“說出來可能很多人都不信, 趕上全民創業、全民創新的大時代, 來找我們盡調的VC和PE都快把我們大門擠破了, 最誇張的一周, 連續接待了6家投資機構。 ”T軍眉飛色舞的講道。

有B公司入股的天使輪背書, 又趕上國家政策的鼓勵, T君公司那一年順風順水。

自己的老客戶C公司也跑來, 說一定要入股, 算一份。

一家上市公司(C公司)和三家VC最後拿到了全部投資份額。

這中間有個小插曲, 其中一家投資機構, 當時盡調的比較早, 希望把A輪融資額全部吃掉, 並且簽署排他協定, 理由是這家VC願意給出更高的估值。

相同的資本, 這家VC願意拿到更低的占股份額, T君心動了, 但是考慮到家裡還有兩個合夥人, 就提出回來當面溝通一下。

其實當時, T君晚上還在約了另外一家投資機構。

7點鐘, T君準時出現的酒店大堂。

遠遠的看見一男一女跟他揮手, 男的40多歲, 女的很年輕一身OL裝扮, 看上去倆人都很幹練。

面對搶手項目, 對方男VC開門見山, 表示自己公司作過簡單的盡調, 目前如果能拿到他們A輪融資額的60%即可, 後續的盡調就不在進行了, 即便財務上有點瑕疵,

他們也不在計較, 讓以前的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看對方這麼心急霸道, T君當時沒敢先吭聲, 喝了一口咖啡, 示意對方繼續講。

那男的講道, T君公司之前的財務不算特別乾淨, 如果這次能夠順利合作入股, 他們可以請財務何律師團隊把這些問題徹底抹掉, 永絕後患。

T君當時差點沒把咖啡噴出來, 自己公司似乎從來沒有這種事情發生, 財務都是自己和兩個合夥人親自把關, 從沒發生過此類事情, 對方也太能蒙人了。

“那哪像一家專業的投資機構, 簡直就是銅鑼灣的古惑仔談判嘛”。 T君身正不怕影子斜, 委婉拒絕了他們的無理要求, 並且想取消之前口頭約定的15%份額。

那男VC見談判要破裂, 藉故公司還有事情, 就獨自離開了, 留下了女助理,希望能偶軟磨硬泡,拿到些份額。

那女的一口一個T哥的叫,希望在原先15%的份額上,盡可能的增加投資份額,畢竟自己還是非常支持T哥的公司,並且不派駐董事,可以把投票權委託給創始人團隊。

那女的竟然還用腳踢T君的褲腿,T君覺的氛圍不退,就藉故累了想直接離開。

沒想到女的如此OPEN,開口告訴他,自己在酒店有房間,可以陪T君先到房間休息一下,洗個澡…(此處省略20來字)

“我真TM大開眼界,向來都是創業的缺錢,追著投資機構,這次竟然有反轉,老子這個公司也算開的值”,T君興奮之餘伴隨著氣憤,“不就是入股搶項目,至於陪睡嗎,好好的年輕姑娘,幹什麼不好!這種機構我要是同意他們進來,將來還不給我連窩端了。必須拒絕他們。”

T君回來就跟兩個合夥人商量,直接把這家機構除了名,並且以後如果來拜訪,隨便打發走就是了。惹不起,還躲不起嘛!

同時為了不至於一家投資機構獨大,創始人團隊決定同時引入4家股東,保證創始團隊對公司的絕對控制權。

後來,T君公司還接受了B公司的A+輪投資。至此,T君A輪融資完成。

據T君講,最年一年左右,公司發展一般,而且一個創始人移民了,T君和另外一名合夥人收購了他的股份。

2017年,B輪雖然不算很難,但是他說公司的增長速度明顯不如前些年,而且公司自己研發產品反覆運算有些滯緩,同時受韓國部署薩德的影響,平臺上的韓國產品全部下架,墊付的大筆資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款。

推薦閱讀

留下了女助理,希望能偶軟磨硬泡,拿到些份額。

那女的一口一個T哥的叫,希望在原先15%的份額上,盡可能的增加投資份額,畢竟自己還是非常支持T哥的公司,並且不派駐董事,可以把投票權委託給創始人團隊。

那女的竟然還用腳踢T君的褲腿,T君覺的氛圍不退,就藉故累了想直接離開。

沒想到女的如此OPEN,開口告訴他,自己在酒店有房間,可以陪T君先到房間休息一下,洗個澡…(此處省略20來字)

“我真TM大開眼界,向來都是創業的缺錢,追著投資機構,這次竟然有反轉,老子這個公司也算開的值”,T君興奮之餘伴隨著氣憤,“不就是入股搶項目,至於陪睡嗎,好好的年輕姑娘,幹什麼不好!這種機構我要是同意他們進來,將來還不給我連窩端了。必須拒絕他們。”

T君回來就跟兩個合夥人商量,直接把這家機構除了名,並且以後如果來拜訪,隨便打發走就是了。惹不起,還躲不起嘛!

同時為了不至於一家投資機構獨大,創始人團隊決定同時引入4家股東,保證創始團隊對公司的絕對控制權。

後來,T君公司還接受了B公司的A+輪投資。至此,T君A輪融資完成。

據T君講,最年一年左右,公司發展一般,而且一個創始人移民了,T君和另外一名合夥人收購了他的股份。

2017年,B輪雖然不算很難,但是他說公司的增長速度明顯不如前些年,而且公司自己研發產品反覆運算有些滯緩,同時受韓國部署薩德的影響,平臺上的韓國產品全部下架,墊付的大筆資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款。

推薦閱讀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