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教育>正文

【專家說】應彩雲:教師對孩子批評的藝術

前幾天, 和孩子們一起做遊戲。 男孩海濤開理髮店服務認真賺了錢, 於是引來了大家的羡慕。 可平平說:“我也賺錢的, 我去理髮的。 ”我問他:“你是理髮店的顧客,

你是去花錢的, 怎麼可能賺錢呢?”見我沒有附和他, 平平竟然大哭起來。 我很疑惑, 可帶班老師說:“這個小囡碰不得的, 他一不稱心就哭。 ”“那批評他了會怎樣呢?”我再問老師。 “從進托班就這樣了, 我們幾乎不批評他, 家長也很難纏的。 ”老師明顯表露出如履薄冰的樣子。

雖然我能夠體諒教師的處境, 但心底裡並不認可教師的行為。

我想起了一句話:如果山脈沒有低谷的沉落, 那麼就沒有巔峰的巍峨。 作為教育原則之一, 我們都知道, 熱情的鼓勵和適當的表揚, 會給孩子帶來積極的成長動力;但如果僅有表揚, 則並不一定有效。 教育還應該有批評和懲罰。 而怎樣的批評才不至於傷害孩子的心靈, 則是教師的藝術

我的徒弟何潔在繪本情景教學活動“我媽媽”中,

有一個很關鍵的提問:“媽媽像獅子的時候還愛你嗎?”我知道這是她在給孩子們作如何應對批評的情感鋪墊。 我以為類似的情感鋪墊還可以更貼近孩子的真實生活。

一天, 我有些沮喪地坐到了孩子們的面前:“我被呂老師批評了。 ”“為什麼呀?”幾乎所有的孩子都向我注目。

“因為我把你們喝的牛奶全打翻了。 ”

“這是你不對啦!”珠珠叫了起來。 “是啊!”接著是一片附和聲。

“我也很難過的。 ”我真的很委屈。 “不過, 做錯事就是要被批評的。 ”

在以上與孩子們的對話中, 我傳遞出了這樣一個資訊:任何人做錯事都會受到批評的。 但對教師而言, 批評還需要擇時機而行。 因為受批評畢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它多少都會影響人的心情。

我常選擇的批評時機有:

多發後

有些教師只要孩子一出錯, 就急著指正, 因此你可以發現他經常在批評孩子。 這樣自然既弄壞了自己的心情, 也緊張了班級氣氛。

一般的, 我總在孩子的不當行為出現3次以後, 才提出批評。 之前的眼色、耳語的提示, 既為教師的批評說明了理由, 也為孩子明辨是非搭建了階梯:嗯, 老師已經提醒過了呢, 這是不對的。

現情景

孩子的認知特點是直覺的, 所以, 現實的情景有助於孩子形成正確的是非判斷。 抓住孩子當下的感受, 可以讓教師的批評更有效。

記得兒子幼年時, 我曾經為了養成他禮貌做客的行為, 在哥哥家狠狠地批評了他。 當時, 哥哥還有些不悅地說我幹嘛要這麼心急,

回家批評兒子也不遲。 我對哥哥說:“回家再說就遲了。 過了這村就沒有那店嘍!”因為那天的固執, 兒子說, 以後每當有人誇獎他的紳士行為時, 他都會想起當年在舅舅家, 媽媽對他的那次批評。

其實, 教師幾乎都有這樣的經歷:因為是公開課, 教師對孩子的不當行為大多視而不見, 結果是讓公開課後的矯正更苦口婆心或大費周章。

當然, 就批評而言, 即使有良好的時機, 也未必能順利開展。 批評遠比表揚難得多。

在我班的教室裡, 有個“反思角”, 全班孩子共同討論決定:不管是誰, 只要違反了班級的規定, 都要到這個角落裡坐上5分鐘, 當然, 也可以在那兒讀書。

總會有人“以身試法”的。 記得是一個小個子男孩, 搬小椅子時他總是拖著走,

結果椅腿打疼了同伴的腳。 我提醒了他兩次, 可還是出現了第三次。 於是, 我請他去“反思角”坐坐, 那兒還擺放著一本我為了迎接世博會而特意為孩子們編的小冊子《世博禮儀》。

午餐前, 我請小男孩說說他在“反思角”看的那本小冊子裡有些什麼內容。 他想了半天說:“電梯裡不能說話”

“啊?”孩子們很驚訝。

我提議:“電梯裡到底能不能說話, 請你飯後再去看看。 ”

午睡前, 我再次請男孩介紹。 這次男孩糾正說:“書上沒有說電梯裡不能說話, 而是說不能大聲說話。 ”此時的小男孩, 儼然就像“世博宣傳員”。

可見, 批評並不一定是消極的, 批評也可以很積極, 只要它少一點兒沉重, 多一點兒輕快;少一點偏見, 多一些公正。

但願我們的“表揚和批評”能做到相得益彰:但願孩子們既能與表揚結伴同行,

也能與批評同道競走。

本文非原創, 我們致力於保護作者版權, 內容來自網路, 因無法核實出處, 如有侵權, 請聯繫我們刪除!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