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熱門>正文

郭伯雄老家探訪:卸任一年後修祖宅宴請老同學

原標題:郭伯雄老家探訪:卸任一年後修祖宅宴請老同學

開篇語

郭伯雄位於張則村的家

張則村位於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新時鄉。

這個村子至今沒有公車直達,

距離最近的村通公交也要走上兩三裡路。 村民出行多半需要摩托車或三輪電動車。 村裡人家大多種植蘋果, 幾乎家家有果園。

就是這樣一個小村子, 在禮泉或者咸陽提及, 幾乎無人不曉。 “那是郭伯雄的老家嘛, 以前的軍委副主席。 ”2014年11月, 多位受訪者這樣向記者介紹張則村。

善與人交往16歲招工離村

郭家是土生土長的張則村人。

1913年, 郭孝西出生在張則村, 成年後經營一個糧油店, 村裡人都會上這來買油。

多位元該村的老人告訴記者, 郭孝西為人本分老實, 雖然守著糧油店, 但郭家的生活不算富裕, 也不算最差, “畢竟, 他們家有七個小孩。 ”

七個孩子中, 老大就是1942年7月出生的郭伯雄。

村裡老人回憶說, 孩童時期的郭伯雄,

並不算出眾, 一幫孩子出去玩, 他也不是領頭的那個。 在課業上, 郭伯雄也沒有展現出特別的天賦, “大家都是一起上上課, 沒什麼太特別的。 ”

不過, 在同村的陳深裕(化名)看來, 學習不出挑的郭伯雄很“善於與人打交道”, 即便對方比他大十多歲甚至二十歲, “他也可以跟人家喝茶聊天, 說道很久。 ”

1958年8月, 剛年滿16歲的郭伯雄, 初中畢業後參加當地工廠招工, 被分配到位於陝西興平市一家編號為四零八的兵工廠當工人, 從此走出張則村。

在村裡的老人看來, 這也是郭家人有本事, “不然怎麼不招別人去。 ”

2000年回村為母大辦喪事

郭伯雄的家與其他村民不同, 門口有兩隻石獅子

郭伯雄自從去了四零八工廠之後, 與村裡人的來往也就日漸稀少, “很少見他回來”。

1973年, 父親郭孝西去世, 村民也沒見郭伯雄回來, “只見著他媳婦帶著孩子來”。 2000年, 郭伯雄的母親去世, “這次他帶著全家老小回村, 幫他母親辦喪事。 ”

在村裡人的記憶中, 這場喪事的排場很大, “來了很多的車, 都排起了長隊, 送花圈花籃的, 村裡從沒來過那麼多人。 ”

此時, 郭伯雄已官至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

2003年, 郭家兄妹在村裡的公墓地裡為故去的父母又立了一座墓碑。

郭伯雄父母的墓碑

該墓碑下方傳說是龍王九子之一的贔屓, 上面立有高約數米的墓碑, 銘刻著郭伯雄父母的生卒年月, 以及郭家兄妹和後人的名字。

這個時候, 郭伯雄已經是中央政治局委員, 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

這塊墓碑緊挨著村民郭大姐的果園。 郭大姐說, 她跟郭伯雄說過幾次話, “人挺好的, 他們家的人, 都還很客氣的。

前年修好新宅後幾乎從未開門

郭家的紅門緊閉, 只有村裡小孩在此玩耍。

2014年12月底, 剛走到張則村村口, 就能看見不少石頭、磚頭、三輪車, 村裡好些家庭都在蓋房子。 村民也大多住在新蓋的房裡。

郭家在村裡的老糧油店因多年無人居住, 早已荒廢。

2013年, 郭家兄弟在村子西頭重新買了地, 蓋了新宅子。 這戶新房長約30多米, 灰色磚牆, 紅色屋頂, 門口還立著兩隻石獅子。

郭家宅子的後面,

種著一排矮樹, 最外側有一個半高的塚。

郭家後院

村民說, 郭家之所以選擇這塊地修房子, 因為“郭伯雄的父親就是埋在這個塚裡。 ”而郭家的宅子從2013年底修好後, 紅色的大門“幾乎沒見過打開”, 一直處於無人居住的狀態。

郭伯雄新宅後面的斜對面,是郭伯雄弟弟的家,但也無人居住。

村民回憶說,自從郭伯雄在軍隊擔任要職之後,他的兄妹陸陸續續搬離張則村,只有四弟郭伯權在新時鄉信用分社做會計,和村裡一直還有聯繫。

郭伯權比郭伯雄小19歲,當過禮泉縣副縣長、渭南市市委常委、副市長。2013年2月任陝西省民政廳廳長。

提起郭伯權,村裡的老人說,村裡人有個紅白喜事要是請他,“他也是會回來參加的,見到熟人,也會樂呵呵打招呼的。”

卸任一年後回村掃墓宴請同學

在村民印象中,這些年清明節,郭伯雄經常回來掃墓,最近一次是2013年10月2號到4號。此時,距他卸任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已近一年。

這一次,郭伯雄除了祭拜父母,還在禮泉縣城宴請了當年一起讀書的同學和在四零八工廠工作過的戰友。

村民王自玉(化名)就是被宴請的同學之一。他回憶說,當時郭伯雄的弟弟開車把他們帶到了禮泉縣城的餐館,大概十來人一起吃飯,“郭伯雄也是說說笑笑,聊點家常閒話,看上去身體、氣色都還不錯。”

2014年的清明節,張則村村民沒有再見到郭伯雄回鄉掃墓,只有他的弟弟妹妹在父母墳前祭拜。

而此時,有關郭伯雄被調查的傳聞已經開始在坊間流傳開。

離開禮泉縣時,一名計程車司機聊起郭伯雄時說了句,“他是不是也快出事了啊,徐才厚不就倒了嘛,估計他也乾淨不了吧。”

郭伯雄新宅後面的斜對面,是郭伯雄弟弟的家,但也無人居住。

村民回憶說,自從郭伯雄在軍隊擔任要職之後,他的兄妹陸陸續續搬離張則村,只有四弟郭伯權在新時鄉信用分社做會計,和村裡一直還有聯繫。

郭伯權比郭伯雄小19歲,當過禮泉縣副縣長、渭南市市委常委、副市長。2013年2月任陝西省民政廳廳長。

提起郭伯權,村裡的老人說,村裡人有個紅白喜事要是請他,“他也是會回來參加的,見到熟人,也會樂呵呵打招呼的。”

卸任一年後回村掃墓宴請同學

在村民印象中,這些年清明節,郭伯雄經常回來掃墓,最近一次是2013年10月2號到4號。此時,距他卸任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已近一年。

這一次,郭伯雄除了祭拜父母,還在禮泉縣城宴請了當年一起讀書的同學和在四零八工廠工作過的戰友。

村民王自玉(化名)就是被宴請的同學之一。他回憶說,當時郭伯雄的弟弟開車把他們帶到了禮泉縣城的餐館,大概十來人一起吃飯,“郭伯雄也是說說笑笑,聊點家常閒話,看上去身體、氣色都還不錯。”

2014年的清明節,張則村村民沒有再見到郭伯雄回鄉掃墓,只有他的弟弟妹妹在父母墳前祭拜。

而此時,有關郭伯雄被調查的傳聞已經開始在坊間流傳開。

離開禮泉縣時,一名計程車司機聊起郭伯雄時說了句,“他是不是也快出事了啊,徐才厚不就倒了嘛,估計他也乾淨不了吧。”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