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熱門>正文

起底郭伯雄: 起步學徒工 收網"西北狼"

郭BO雄“犯事兒”的消息最早在張則村傳開是2014年下半年,村裡一位在外地念書的學生這年暑假回鄉時把“郭BO雄落馬”的網路傳言告訴了鄉鄰。多數的年輕人們對村子裡這位“國家大人物”並無直觀印象,他們只是在爺爺奶奶輩口中知曉郭家的“傳奇”。

2015年7月30日晚間,傳言終被坐實,“八一建軍節”前夕,軍隊反腐再下關鍵一城。新華社《新華視點》報導,當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並通過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對郭BO雄組織調查情況和處理意見的報告》,決定給予郭BO雄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嚴重受賄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最高人民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咸陽市禮泉縣新時鄉張則村,已落馬原國家軍委副主席郭BO雄在此度過了“連玉米棒子都吃不上”的童年和少年。然而,家族的貧農身份也讓他得到了實現命運轉身機會。從張則村、408工廠、蘭州軍區、再到中央軍委,《棱鏡》遍尋郭BO雄的工作之地,試圖還原這位軍中“西北狼”的仕途軌跡。

從一名義務兵直至成為國家領導人,郭BO雄在軍隊系統職務迅速升遷的51年中,其家族內的數位兄弟及晚輩也在軍隊及政府系統內謀得職務,所在崗位亦與郭BO雄密切相關。目前尚不知曉郭BO雄是否在此中發揮了作用。

郭BO雄是新一屆政府反腐中,除周永康外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雖隱秘推進,亦可循痕跡。然而,即使在獨子郭正剛被正式公開調查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郭BO雄似乎對自己的命運依然樂觀。

《棱鏡》調查到,在3月上旬,郭BO雄還乘坐專機到達西安,停留數日後在3月11日返回北京,在此期間,其還與自己一位30多年的戰友會面。這位與郭BO雄關系緊密的前蘭州軍區高層、現陝西省高級官員告訴《棱鏡》,郭BO雄此次到西安來是探望自己逾90歲的岳父,對方身體不好。

但他錯了。

1、起步學徒工

從陝西省省會西安往西70公里,咸陽市禮泉縣新時鄉張則村,已落馬原國家軍委副主席郭BO雄在此出生,並度過了清貧的童年和少年。郭BO雄的父親郭孝西生於1913年,卒於1973年,母親曹氏生於1924年,卒於2000年。

圖為郭BO雄家族位於張則村的住宅

在這個小村子裡,郭家從來都不是望族。1950年進行農村階級成分劃分時,郭家被劃為貧農,“他家裡兄妹多,地裡收成不好時連玉米棒子都吃不上”,一位郭BO雄的童年夥伴告訴《棱鏡》。郭家兄妹7人,依次分別為郭BO雄、郭伯禮、郭柏榮、郭柏權、郭伯營、郭會蓮、郭慧蓮(早年已去世)。

生於1942年的郭BO雄是這個家庭裡的長子,自小身材高瘦,小名“錘錘”,“小時候是聽話懂事的孩子,只是沒念多少書,就在村裡念了小學,”上述人士回憶。

郭BO雄第一次走出村子是在他16歲那年。1958年,相鄰的興平市408工廠到禮泉縣招聘工人,郭BO雄幸運的得到了村裡的一個指標。408工廠是中國“一五”期間投資建設的156項重點工程之一,408為代號,主要生產柴油機,目前已更名為陝西柴油機廠,為中船重工集團旗下子公司。

這個工人指標讓郭BO雄實現了命運的轉身。一位老家同在禮泉縣、和郭BO雄同時進入408工廠的退休工人告訴《棱鏡》,當時國家工廠到村裡招聘工人主要是看階級成分,和學歷關係不大,而郭BO雄家在村子裡屬於貧農階級,成分很好,所以村裡舉薦了他。

在408工廠,一位和郭BO雄一起工作過的退休員工描述,當時郭BO雄在408工廠二十工部26車間做學徒工,當時的規定是必須做滿三年學徒工才能升為工人。“大家對他最大的印象是他的飯量大,別人都能吃飽,他就吃不飽,可能是因為個頭高”,其回憶,郭工作也很積極,總在上班前20分鐘就到了。

與郭BO雄同一時期在408工廠工作的另外三位已退休工人則對郭BO雄做出了另一番評價“表現非常一般,道德品質差得很”。三位老工人稱,在做學徒工時郭BO雄偷了同事的飯票,有一次還塗改飯票,“這些當時是要做公開處分、要開除的”,但郭為何當時並未受到處罰亦不得而知。

《棱鏡》未能聯繫到郭BO雄本人或408工廠官方對此段經歷的回應。

此外,外界流傳另一個版本是郭BO雄當時在408工廠偷了自行車被發現,但這些退休工人表示並未聽到有這回事。上述老工人告訴《棱鏡》,郭BO雄退休後,2014年春天曾到408工廠視察,工廠領導帶領這些退休老員工歡迎他,這讓他們頗為不滿,“但廠裡一直為出了個郭BO雄為榮”。

陝西柴油機重工有限公司官網亦對此事刊發圖片新聞描述,郭BO雄2014年3月30日在視察408工廠時表示“工廠變化很大,都找不到原來工作過的地方了,今天終於了卻了多年想回來看看的心願”。

圖為郭伯雄曾經工作的工廠現貌

未來得及升為正式工人,郭BO雄等到了人生的另一處轉機。1961年8月,蘭州軍區到408工廠徵兵,郭BO雄參軍入伍,隨後被分配到解放軍陸軍第十九軍55師164團。

在這裡,他迎來了仕途晉升的快速通道。

一位曾在408工廠工作,與郭BO雄同時入伍、在瀋陽軍區服役的人士告訴《棱鏡》,郭BO雄入伍後受到關注是其參加部隊訓練時的一個項目有不錯的成績。這位人士描述,當時部隊操練有一個項目是扔手榴彈,郭BO雄能扔到7到80米,而一般士兵多數在50米左右。“他的成績比大多數人好,這讓他有些小名氣。”另一位退伍軍人亦向《棱鏡》表示曾聽說過郭BO雄這一特長。

入伍後兩年,郭BO雄晉升為班長;1964年,本應退伍的郭BO雄被蘭州軍區吸收為“幹部”留在軍隊,並被任命為164團一位排長;在11個月後,郭BO雄已官至164團參謀。

對於郭BO雄在這一時期的快速晉升,上述瀋陽軍區人士向《棱鏡》分析稱,首先是其“練武”(部隊訓練)成績好,當時蘭州軍區大比武,郭帶尖子班取得了很好成績;其次,郭家庭成分好,貧苦農民出身,“那時候看出身,不看學歷”。該人士同時表示,他瞭解到的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郭“特別聽領導的話,領導說啥就做啥”。

1970年至1983年13年間,郭BO雄繼續快速晉升,由164團股長成長為第十九軍參謀長,級別則由一位副營級軍官高升至副軍級幹部;1985年,第十九軍編制取消,郭BO雄進入蘭州軍區,擔任軍區副參謀長;1990年,郭BO雄獲委任為蘭州軍區下轄第47集團軍軍長。

無論是在團部、軍部還是軍區,郭BO雄一直在作戰訓練部門任職,但是整個軍旅生涯,其均未有實戰經歷。1993年至1997年,他曾短暫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之後約三年回到蘭州軍區任司令員、軍區黨委副書記。

1999年9月,郭BO雄增補為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同月晉升上將軍銜;2002年郭當選中央軍委副主席直至2012年秋天卸任。

《棱鏡》從專業人士處瞭解,郭在此期間分管總參及總裝,前者主要指責包括組織軍隊訓練、作戰及人事調動;後者主要職責則包括陸海空軍事裝備活動經費審查、監督、審計。

2、家族裙帶

從一名義務兵直至成為國家領導人,郭BO雄在軍隊系統職務迅速升遷的51年中,其家族內的數位兄弟及晚輩也在軍隊及政府系統內謀得職務。目前尚不知曉郭BO雄是否在此中發揮了作用。

郭BO雄被查前已早有傳言,而這也波及到陝西省民政廳廳長郭柏權。2015年3月11日,一則流傳網路上的消息稱“郭柏權已被雙規”。當日,《棱鏡》造訪了陝西省民政廳,但未見得其人,該廳對外官員向《棱鏡》證實,郭柏權即為郭BO雄的弟弟。

在郭柏權的官方簡歷中,其1983年3月參加工作,任職禮泉縣以勞養武辦公室副主任,這一機構隸屬於人民武裝委員會,蘭州軍區、陝西省軍分區司令部為歸口管理部門,而這一時段郭BO雄的職務為蘭州軍區司令部作戰部副部長。以此為起點,在30年中,郭柏權一路升遷,歷任鎮長、局長、縣長、副市長等職務,直至陝西民政廳廳長、黨組書記。

上述對外負責人告訴《棱鏡》,與該廳前任廳長頻繁在外露面相比,郭柏權屬於極其低調的。“郭廳長來了兩年,也就帶我出去兩三次,還要求盡可能不要在網路發佈照片”。

這位負責人描述,在擔任該廳廳長時,郭柏權顯得極其謹慎,“他不沾錢,該由他拍板的他都要黨組織來定,他沒事。”這位人士表示,陝西省紀委巡視組確實在當月正在對陝西省民政廳進行專向巡視,包括郭柏權在內的處級以上官員均已被叫去進行談話。

郭BO雄當時被查的傳言似乎讓郭柏權有些焦慮,他選擇了高調而頻繁的露面。 3月9日至10日,郭伯權先後到西安市雁塔區二O五所社區、銅川市耀州區照金鎮進行調研。這些舉動當日即被發佈在陝西省民政廳官網頭條,並配發多張照片。而這兩處地方均為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個月前在陝西考察時到過的地方。

郭BO雄的另一個弟弟郭伯營亦在蘭州軍區下轄的陝西省軍區謀得職務。《棱鏡》調查到,郭伯營在陝西省軍區所屬企業陝西省軍區軍人服務社擔任政委,這家企業的兩位職員向《棱鏡》證實了其與郭BO雄的兄弟關係。

該企業1990年由陝西省軍區後勤部全資設立,目前註冊資金1100萬元,設立之初為陝西省軍區內部軍人物資服務機構,後面向社會開放。目前旗下資產包括西安核心商業區一家總建築面積7.2萬平米的購物中心、兩家商場、兩家酒店、一家二甲醫院以及多家超市及便利店。

3月11日,陝西軍區小寨路幹休所8號樓2層一間會議室裡,郭伯營參加了陝西省軍區軍人服務社2015年度工作會議。《棱鏡》在現場注意到,這位50餘歲的男子有著和郭BO雄差不多的身高,並在主席臺用濃重的方言向台下近200名中層管理者發佈了較長的思想鼓勵講話,比如“要記住我們是國有企業,不管什麼樣的變化,服務社的存在是肯定的”。一位職員在台下抱怨他沒有接受過什麼正式的教育,講話也很枯燥。

6月中旬,《棱鏡》多次撥通了郭伯營辦公室的電話,但在聽聞詢問其兄長的情況時,其迅速掛斷了電話。

在郭BO雄的家族裡,最受關注的是兒子郭正剛,其歷任浙江舟山警備區政委、浙江省雙擁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浙江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正師職)和浙江省軍區政治部主任(副軍職)。並在2010年晉升大校軍銜;2015年1月晉升少將軍銜。然而,僅在晉升少將47天后,郭正鋼即被宣佈因為涉嫌“違法犯罪”已接受調查。

除此之外,一位曾在蘭州軍區服役的人士告訴《棱鏡》,郭BO雄家族在陝西省軍區謀職的人士還包括其侄兒郭正野及郭正穎。其中郭正野曾任蘭州軍區鋼鐵紅軍師副師長,並在多次搶險救災中有出色表現;郭正穎則在陝西省軍區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武裝部任參謀。

圖為郭伯營所任職陝西軍區軍人服務社公司旗下主要資產

《棱鏡》未能聯繫到兩位人士本人證實其與郭BO雄的關係。

在郭BO雄家族中,《棱鏡》瞭解,郭BO雄的女兒名為郭鋒力,這幾年在美國工作。而網路傳言其名為郭永紅,曾為一名軍官,後下海經商。

此外,郭氏兄妹中,其中郭伯榮曾在禮泉縣煙草專賣局工作,早幾年已經退休;郭慧蓮嫁到張則村鄰村,目前在禮泉縣生活。

與已落馬的總後勤部部長谷俊山在家鄉大建將軍府、高調著書立說相比,在老家張則村,郭家並未展露自己的權勢和財富。

數十年中,村民們所見的僅有的小小變化也只是發生郭BO雄退休前後。在2012年,由“老三”郭伯榮出面,郭家幾兄弟出資拆掉了祖宅,並在原地修建了一棟總面積約120平米的一層平房。這棟青磚紅瓦、內飾樸素的房子甚至不及村裡普通民宅規模,室內亦無傢俱,僅在門口擺放兩座小石獅。

數十年中,每年清明郭BO雄都會和郭家幾兄弟以及晚輩數十人回到張則村為父母親掃墓,郭母墓位於張則村一裡外的蘋果林裡,較周邊普通墳墓稍顯規模。

與郭家相鄰的幾位村民告訴《棱鏡》,郭BO雄最後一次回到村裡是在2011年的清明節,此後數年都沒再回來。他們描述,郭回來那次饒有興趣的和村民們一一打招呼,聊家常,“問問我們家裡蘋果樹收成怎麼樣,還給大家派發了香煙。”

郭BO雄這個“大人物”的升遷並未給村裡帶來實際的“福利”,這讓有些村民有些喪氣。他們切身感受到唯一沾的光是“村裡的水泥路”。數位村民告訴棱鏡,2009年,當地禮泉縣領導為了迎接郭BO雄回村,幾天內就修了一條從鎮裡回村的水泥路。他們回憶,當時由縣委書記現場督陣,縣裡的攪拌機全部用上,快得地基都沒打平。

圖為為迎接郭BO雄回家而專門修葺的水泥小道

《棱鏡》致電禮泉縣政府希望得到對方對此事的評論,但未得到回復。

3、收網“西北狼”

即使在獨子郭正剛被正式公開調查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郭BO雄似乎對自己的命運依然樂觀。2015年2月,因涉嫌違法犯罪,郭正剛已被軍事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棱鏡》調查到,在3月上旬,郭BO雄還乘坐專機到達西安,停留數日後在3月11日返回北京。在此期間,其還與自己一位30多年的戰友會面。這位與郭BO雄關系緊密的前蘭州軍區高層、現陝西省高級官員告訴《棱鏡》,郭BO雄此次到西安來是探望自己逾90歲的岳父,對方身體不好。

“他和徐才厚是不一樣的人,年輕時很優秀”,這位官員對於外面的傳言有些憤慨。一位陝西軍區的人士對郭BO雄的評價則是:在軍中,郭BO雄的“道行”比徐才厚高很多個段位,用一個字形容他的特徵就是“滑”。

郭BO雄被查刷新了十八大以來軍方落馬最高級別領導幹部,亦是十八大以來軍方落馬第二位副國級幹部。而如今回溯,對於郭BO雄的調查從2014年上半年既已開始。

最初的跡象是2014年7月7日,這一天,蘭州軍區公開宣讀了多位大軍區級將領職務調整。李長才卸任蘭州軍區政委,職務由原任軍區副政委的苗華接任;范長秘轉任副政委,其蘭州軍區政治部主任職務由來自濟南軍區的徐遠林接任。此外,蘭州軍區同時還有3名軍官由少將軍銜晉升為中將軍銜,另有7名軍官由大校軍銜晉升為少將軍銜。

在進入中央軍委之前,郭BO雄在蘭州軍區有長達34年的履職經歷。這些動作格外引起外界關注,因為徐才厚落馬之前,他曾長期服役的瀋陽軍區2014年1月底同樣進行了頻繁的高層人事調整。

2014年12月,在5個月前調整職務的蘭州軍區副政委范長秘因涉嫌違法犯罪被軍事檢察機關立案偵查。同月,郭BO雄原秘書劉志剛不再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履新濟南軍區副司令員,其在2003年1月至2004年11月任央軍委郭BO雄副主席辦公室正師職、副軍職秘書。

2015年3月2日,據中國軍網消息,軍隊權威部門對外公佈,郭正剛因涉嫌違法犯罪,2015年2月軍事檢察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次日,路透社發佈援引兩處獨立信源指據與軍方關係密切的信源向其透露,郭BO雄正在接受中國官方的調查。

郭BO雄案收網的高潮是在2015年3月份的兩會。3月5日,參加“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被問及是否還有更大老虎,以及郭正鋼是否涉及更高級別人物時,回復“你懂的”。政府官方前一次對外作出這種回復是被問及是在周永康落馬前。

最終,7月30日,水落石出。與他的前同事,另一軍隊大老虎徐才厚宣佈被調查、開除黨籍處分、移交司法在7個月中完成相比,郭BO雄在一夜之間,完成了這“三步走”,結束了“西北狼”的傳奇。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