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熱門>正文

現役上將落馬,十八大後他是首個

原標題:現役上將落馬,十八大後他是首個

此前落馬的上將還有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和空軍原政委田修思(從左至右), 不過他們接受調查時已經到齡退役。 29日下午, 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在例行記者會上證實, 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武警部隊原司令員王建平因涉嫌受賄犯罪, 軍事檢察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

王建平的落馬, 刷新了中國軍隊打虎的兩項“紀錄”, 他是十八大後落馬的第一個現役解放軍上將, 也是軍委聯合參謀部成立以來首個被查的“軍老虎”。

在武警系統多次擢升

與徐才厚有工作交集

此前, 關於王建平落馬的傳言早已有之, 他在官方報導中已經很久沒有亮相, 直到29日下午, 國防部2016年度最後一次例行記者會,

他落馬的消息才得到官方證實。

今年8月7日, 中國軍網刊登了一組《全軍實戰化軍事訓練座談會代表發言摘登》, 其中列有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王建平關於“戰略戰役訓練核心是教戰練將”的論述, 這也是官媒上關於上將王建平的最後印記。

根據公開履歷, 王建平籍貫河北贊皇, 1953年12月出生, 16歲參軍後長期在瀋陽軍區服役。

王建平曾與徐才厚在同一個軍區共事。 1994年2月, 王建平任瀋陽軍區第40集團軍120師師長, 其後轉任武警部隊120師師長。 王建平在瀋陽軍區服役的時候, 是徐才厚在瀋陽軍區的後期。 徐才厚於1984—1985年出任瀋陽軍區政治部群眾工作部部長, 後歷任陸軍第16集團軍政治部主任、第16集團軍政委, 直到1992年進入原總政服役。

從進入武警系統到出任副總長前, 王建平在武警系統服役八年, 獲得了上將警銜。

1996年12月, 王建平升任武警西藏總隊總隊長、黨委副書記, 2000年4月任武警部隊副參謀長, 2006年8月, 獲擢升為武警部隊參謀長, 躋身副大軍區級將領。 次年7月, 王建平被授予武警中將警銜。

在2009年12月至2014年12月間, 王建平一直擔任武警部隊司令員, 直到2014年底, 王建平被調離武警部隊, 轉任原解放軍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

軍改後, 王建平出任新組建後的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 此後職務未有變動。

武警系統軍銜最高

缺席六中全會

王建平還有一個身份是中央委員。 2012年11月, 他在十七屆七中全會上遞補為中央委員, 並在隨後的中共十八大中連任中央委員。

今年8月之後不再露面的他, 甚至缺席了十八屆六中全會。 據媒體報導, 當時缺席的共有三名中央委員, 其中一個就是王建平。

此外, 王建平還是軍隊落馬的第四名上將。 擁有武警上將警銜的他也是武警系統落馬的軍銜最高的人。

此前落馬的上將還有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和空軍原政委田修思, 不過他們接受調查時已經到齡退役。 在王建平之前, 空軍原政委田修思於今年7月被立案審查。

在十八大以來的軍隊打虎進程中, 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司令員劉占琪是軍方集中通報中的武警部隊首個落馬“軍老虎”。 2008年11月, 劉占琪任武警部隊後勤部副部長, 躋身副軍職, 並在2010年7月晉升武警少將警銜。

記者梳理發現,

武警交通指揮部是落馬“重災區”, 在此前, 涉及武警系統的“老虎”多來自武警交通指揮部。 除了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司令員劉占琪還有原政委王信、原副司令員瞿木田以及原總工程師繆貴榮。

公開資料顯示, 武警交通部隊既擔負經濟建設任務, 同時又負有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任務, 於1985年8月列入武警部隊序列。 武警部隊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雙重領導, 由內衛、黃金、森林、水電、交通等部隊和公安部領導的公安邊防、消防、警衛部隊組成。

另有分析認為, 王建平落馬, 與周永康貪腐案有很大關係。 2009至2012年間, 身為武警部隊司令員的王建平, 直接向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報告工作。

省級武警總隊

此前密集調整主官

黨的十八大以來,軍隊、武警部隊反腐形勢十分嚴峻,已有多名高級軍官落馬。根據媒體報導,全國此前已有約1/3省份在此輪省級武警總隊的密集換防中調整了軍政主官,包括海南、新疆、陝西、山西、貴州、青海、山東、雲南、北京、河北等地,省級武警總隊以及武警黃金指揮部主官均已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對軍隊高幹的處理,和普通的地方幹部稍有區別。比如2015年8月,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被判死緩,剝奪中將軍銜。案件涉及軍事秘密並未公開審理,但是直到宣判那一天,沒有任何部門對外公佈過穀俊山被開除黨籍一事,可見這是“內部進行”的。

另據媒體10月份報導,十八屆六中全會審議並通過了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關於范長秘(蘭州軍區原副政委)、牛志忠(武警部隊原副司令員)嚴重違紀問題的審查報告,這是牛志忠落馬、被開除黨籍的消息第一次公開,也是范長秘自2014年12月落馬後,首次披露其受到開除黨籍的處分。

一公佈就是開除黨籍,這種“跨越式”的通報,同樣出現在郭伯雄和徐才厚身上,徐才厚被調查三個月後,中央才發佈消息,一公佈就是開除黨籍、移送司法,同時“回顧”了他三個月前開始接受組織調查。對郭伯雄通報亦是如此,存在“三個月的時差”。

這一次,擁有上將警銜的王建平從落馬到被官方證實,中間確實也有“時間差”。關於其具體違紀違法情況及下一步處理通報,我們拭目以待。

據新華社、北青報、中青報等

省級武警總隊

此前密集調整主官

黨的十八大以來,軍隊、武警部隊反腐形勢十分嚴峻,已有多名高級軍官落馬。根據媒體報導,全國此前已有約1/3省份在此輪省級武警總隊的密集換防中調整了軍政主官,包括海南、新疆、陝西、山西、貴州、青海、山東、雲南、北京、河北等地,省級武警總隊以及武警黃金指揮部主官均已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對軍隊高幹的處理,和普通的地方幹部稍有區別。比如2015年8月,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被判死緩,剝奪中將軍銜。案件涉及軍事秘密並未公開審理,但是直到宣判那一天,沒有任何部門對外公佈過穀俊山被開除黨籍一事,可見這是“內部進行”的。

另據媒體10月份報導,十八屆六中全會審議並通過了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關於范長秘(蘭州軍區原副政委)、牛志忠(武警部隊原副司令員)嚴重違紀問題的審查報告,這是牛志忠落馬、被開除黨籍的消息第一次公開,也是范長秘自2014年12月落馬後,首次披露其受到開除黨籍的處分。

一公佈就是開除黨籍,這種“跨越式”的通報,同樣出現在郭伯雄和徐才厚身上,徐才厚被調查三個月後,中央才發佈消息,一公佈就是開除黨籍、移送司法,同時“回顧”了他三個月前開始接受組織調查。對郭伯雄通報亦是如此,存在“三個月的時差”。

這一次,擁有上將警銜的王建平從落馬到被官方證實,中間確實也有“時間差”。關於其具體違紀違法情況及下一步處理通報,我們拭目以待。

據新華社、北青報、中青報等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