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健康>正文

張中南:好醫生的標準|寧靜訪談錄•讀書

百度、莆田系、部隊醫院......因為一個年輕人的離去而變得紛紛擾擾。 謊言、辯解、指責、揭露......發酵之後, 不知道能留下來什麼......

可是, 我們知道我們需要什麼——我們需要乾淨的醫療環境,

我們需要好醫生

什麼是好醫生?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評判標準。 軍醫出身的張中南教授在所著《喚醒醫療》一書中, 給出了“好醫生的標準”。

張中南, 《喚醒醫療》作者, 在中美兩國行醫和管理醫院30餘年的實踐中, 基於中國醫療環境給醫院指出一條改革路徑——人本位醫療, 從根本上改善療效、安全、效益和醫患關係。

他是醫院管理專家, 骨科專家, 美國阿肯色州骨科研究所所長, 第一位獲得國際理查·歐考納獎的亞洲醫學專家, 曾就讀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和第二軍醫大學。 自2007年起, 主要精力用於醫院管理諮詢、督導或內訓, 至今諮詢指導的醫院或科室已超百家。

好醫生的標準

張中南

作為治療的主導者,

醫生能否給病人確切診斷和治癒, 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自身素質的高低。 所謂高素質的醫生, 即常被患者稱謂的“好醫生”。

怎樣才是一名好醫生呢?

首先得經驗豐富。 醫學是一門經驗科學, 很難靠超群的記憶力或較強的邏輯推理能力一夜成名。 比爾·蓋茨年紀輕輕成為世界首富、張朝陽28歲成為中國IT行業領頭羊, 醫學領域卻極難“速成”, 幾乎沒有一個二三十歲的年輕醫生成為中國名醫、世界名醫, 哪怕只是成長為地區名醫或醫院名醫也實屬不易。

放眼海內外, 成長為名醫只有一條途徑——治療過大量病人。

其次, 受過良好的教育。 此處的教育意指學歷。 資歷屬於自己積攢的經驗, 而學歷是掌握別人的經驗。 雖然我們常說不能完全以學歷斷人,

不過總體來講, 學歷越高, 掌握的理論和實踐知識就越豐富。

當然, 經驗豐富加上高學歷, 並不意味著一定是名好醫生。

即便掌握了人類目前所有的醫學知識和經驗, 照樣存在缺陷, 照樣有醫療誤差, 而且這種醫療誤差不能通過經驗自身完全消除。 若想盡可能規避醫療誤差, 終究還得依靠高度關注病人。

因為每個病人的個體差異, 醫生事先並不知道。 要想掌握這些差異, 醫護人員必須注意捕捉病人剛剛出現的醫療誤差跡象。 做到這點, 全程密切地觀察病人是唯一的手段——這恰恰是人本位醫療的基本要求。

獲得密切觀察的患者, 自然評價醫生“認真負責”。 醫生也只有通過認真負責, 高度關注患者,

才能彌補目前醫療技術固有的內在缺陷。 正因為如此, 有的醫生雖然資歷深、學歷高, 卻怠慢病人, 做事粗枝大葉, 忽視患者的疾苦, 從而使得病人提心吊膽, 總是擔心自己沒被準確診斷, 或未得到有效治療。 而有些年輕醫生, 成天守在病人身邊, 隨時關注患者, 他們反而被患者評價“這樣的醫生我放心”。

由此看來, 認真負責是評判好醫生的第三條標準。

除此之外, 一個好的醫生還應該態度和藹, 經常向病人問長問短。 一來, 在交流中瞭解患者病情, 收集疾病變化證據;二來, 和藹的態度可以給病人帶去愉悅的感受, 患者通常把被關心的感受看得彌足珍貴。

相比而言, 踐行和藹態度, 老大夫做得更好。

某醫院門診樓共有三層,

頂樓是高級專家門診, 中間層是一般專家, 底樓為普通門診。 我從上至下走訪一遍, 發現一種有趣現象:三樓的高級專家普遍年齡較高, 個個跟病人談話時面帶笑容, 有的老太太胖胖的, 笑起來像個彌勒佛;中間一層的大夫, 是年齡稍輕的普通專家, 看病時不苟言笑, 但把疾病情況給患者講得很清楚;最為糟糕的是一樓, 醫生以年輕群體為主, 其中多數看病的態度就像面對欠債者, 滿臉冷漠和不屑。

本人並非苛責年輕醫生, 評價本不能如此簡單。

作為一種普遍現象, 可能源於他們每天都在接觸人間悲劇——傷病, 難以露出笑容。 再就是經歷單薄, 欠缺親身體驗而難以理解患者的感受和對醫生的心理依賴。 而老大夫不同,

幾十年的生活經歷, 自己或家人都曾看過病, 他們深知醫生的態度對病人的心理影響有多大。 於是換位思考, 和顏悅色地對待患者。

不過即便如此, 醫護人員實有必要繃緊“溫和態度”之弦。 目前的醫療糾紛中, 一半與醫護人員的態度冷漠和傲慢相關。 患者的疾病得以治癒可能姑且風平浪靜, 萬一出現問題, 之前的惡劣感受馬上爆棚。

誠信, 亦為“好醫生”的評價指標。 從某種意義上講, 誠信即為醫德, 其中關鍵在於“對待病人一視同仁”, 這也是最大的醫德體現。

另外,好醫生尚需懂得一些行為心理學知識,用於觀察取證時,通過病人的聲音、手的力量、談話內容等,迅速知曉病人的心理和生理狀態,並在此基礎上綜合考慮其他證據,給病人實施正確的診斷和治療。

有一次,我的下級醫生向我報告,說某病人肺功能檢查顯示患有嚴重的肺通氣障礙,恐怕不能手術。聽到此話,我頗感驚訝,一句“不可能呀”脫口而出。因為剛剛找那位病人談過話時,他的聲音很洪亮,怎麼會是嚴重的通氣障礙呢?於是我讓醫生再帶他去做一遍肺功能檢查,並注意病人正確配合,結果完全正常。

還有一次,下級醫生向我彙報,說某病人剛做完心臟彩超,射血分數只有23%,不能做手術。我感覺事情很蹊蹺,正常人的心臟色血分數在53%以上,一旦降到23%必定嚴重心衰,按理說已有生命危險。可事實上之前不久我還跟該病人掰過手腕,力量很強。假如心臟功能欠佳,“發動機”出現故障,手臂不會有勁。於是我讓他再查,結果還是23%!我仍舊不信,讓他帶患者去別的醫院檢查,結果是68%,完全正常。

後來我讓技術人員檢查本院彩超機,發現有台機器的軟體不正常,所有病人的射血分數結果都是23%!

上述兩個案例均屬實驗室誤差,靠什麼避免了呢?主要靠觀察病人的行為。如說話聲音的大小,握手的力量等。

另外病人的心理狀態很容易被忽視,卻非常重要。比如,醫生說一句,患者說五句,說明該患者屬於外向型,醫生想要瞭解病情,只需稍加引導提問即可;相反,醫生說了五句,患者才吐出幾個字,說明這個患者屬於內向型。就需要反復多問問。醫生判斷病人的心理,關係到病人在將來的治療康復過程中,能否順利配合。事前有過瞭解,醫生就知道病人接受能力是強是弱等,進而制定相應的治療、教育指導、和康復方案。

好醫生還有一個要求——懂得法律。

要求醫生熟悉法律,不是指望醫生能像律師一樣熟記法律條款。重點在於正確地記錄醫療過程。比如,醫生給患者用什麼藥,就應該習慣於明確記錄一些關鍵內容:用藥原因和依據;患者用藥後表現出哪些作用;有沒有副作用呈現等。現在很多醫生輕視記錄上述內容,每逢醫療糾紛,難以合法地自我保護。

醫學倫理學,好醫生亦不可缺,關鍵時刻能派上用場。

比如,醫療中常遇一種左右為難的情況,病人患有癌症已經轉移,生命垂危,明知道再治療已無濟於事,況且還增加病人的痛苦;而放棄治療又違背救死扶傷原則。兩種情況都是醫學倫理學的要求,前者追求傷害最小化,後者講究有病就得治。

面對矛盾衝突,醫生治還是不治?此時醫生就應該運用醫學倫理學,與患者和家屬詳細溝通,深入瞭解他們的心理和想法。在此基礎上因人而異地制定方案,並取得患者和家人的配合。

經常聽醫院講“我們要提高服務”。究其本質,醫療屬於服務行業,它相對顯著的一個特徵就是頻繁與人打交道。既然服務物件為“人”,服務者就應該善與人合,具備較強的溝通和交流能力。

眾所周知,除非病人的職業就是醫生,否則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患病、怎麼治療、為什麼這樣治療、治療過程是什麼、治療後有哪些好處和副作用等。即便患者本人就是醫生,要是跨科看病,同樣未必能夠透徹回答上述問題。所以,患者掌握的資訊與醫生知曉的資訊相差甚遠,二者資訊明顯不對稱。面對這種情況,醫生顯然有必要通俗易懂地告知患者。告知的背後,必然要求醫生具備良好的溝通能力。

令人遺憾的是,我國目前不少醫生難以與患者順暢溝通,且長期缺乏針對性訓練,溝通能力的強弱基本“靠天吃飯”,有的天生善於打交道,而有的卻長期放任自己說話吞吞吐吐,甚至沉默不語。

好醫生還有最後一項標準——熟悉社會。

幾乎可以斷定,一個不懂得家庭、情感和喜怒哀樂的人,絕難成為一名好醫生。何以見得?一個人生病,無論輕重,對病人來講,無異於一場人間悲劇;對於他的家屬來講,同樣催人淚下。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醫生不能換位思考,註定無法理解患者和家屬的言行,接著可能做出錯誤的對待,從而深深刺激對方的傷痛。

“好醫生”的種種要件中,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懂得行為心理、知曉法律、熟諳倫理、擅長溝通、熟悉社會等幾種要求,看似並不關聯醫療技術,但是我在參加美國的醫生執照考試時,發現60%的考題來源於此,純粹的醫學知識反而只占到40%。喻意不言自明——現代醫學以人為本,反對局限於治病。

☞ 張中南:透視醫療

☞ 張中南:喚醒醫療

另外,好醫生尚需懂得一些行為心理學知識,用於觀察取證時,通過病人的聲音、手的力量、談話內容等,迅速知曉病人的心理和生理狀態,並在此基礎上綜合考慮其他證據,給病人實施正確的診斷和治療。

有一次,我的下級醫生向我報告,說某病人肺功能檢查顯示患有嚴重的肺通氣障礙,恐怕不能手術。聽到此話,我頗感驚訝,一句“不可能呀”脫口而出。因為剛剛找那位病人談過話時,他的聲音很洪亮,怎麼會是嚴重的通氣障礙呢?於是我讓醫生再帶他去做一遍肺功能檢查,並注意病人正確配合,結果完全正常。

還有一次,下級醫生向我彙報,說某病人剛做完心臟彩超,射血分數只有23%,不能做手術。我感覺事情很蹊蹺,正常人的心臟色血分數在53%以上,一旦降到23%必定嚴重心衰,按理說已有生命危險。可事實上之前不久我還跟該病人掰過手腕,力量很強。假如心臟功能欠佳,“發動機”出現故障,手臂不會有勁。於是我讓他再查,結果還是23%!我仍舊不信,讓他帶患者去別的醫院檢查,結果是68%,完全正常。

後來我讓技術人員檢查本院彩超機,發現有台機器的軟體不正常,所有病人的射血分數結果都是23%!

上述兩個案例均屬實驗室誤差,靠什麼避免了呢?主要靠觀察病人的行為。如說話聲音的大小,握手的力量等。

另外病人的心理狀態很容易被忽視,卻非常重要。比如,醫生說一句,患者說五句,說明該患者屬於外向型,醫生想要瞭解病情,只需稍加引導提問即可;相反,醫生說了五句,患者才吐出幾個字,說明這個患者屬於內向型。就需要反復多問問。醫生判斷病人的心理,關係到病人在將來的治療康復過程中,能否順利配合。事前有過瞭解,醫生就知道病人接受能力是強是弱等,進而制定相應的治療、教育指導、和康復方案。

好醫生還有一個要求——懂得法律。

要求醫生熟悉法律,不是指望醫生能像律師一樣熟記法律條款。重點在於正確地記錄醫療過程。比如,醫生給患者用什麼藥,就應該習慣於明確記錄一些關鍵內容:用藥原因和依據;患者用藥後表現出哪些作用;有沒有副作用呈現等。現在很多醫生輕視記錄上述內容,每逢醫療糾紛,難以合法地自我保護。

醫學倫理學,好醫生亦不可缺,關鍵時刻能派上用場。

比如,醫療中常遇一種左右為難的情況,病人患有癌症已經轉移,生命垂危,明知道再治療已無濟於事,況且還增加病人的痛苦;而放棄治療又違背救死扶傷原則。兩種情況都是醫學倫理學的要求,前者追求傷害最小化,後者講究有病就得治。

面對矛盾衝突,醫生治還是不治?此時醫生就應該運用醫學倫理學,與患者和家屬詳細溝通,深入瞭解他們的心理和想法。在此基礎上因人而異地制定方案,並取得患者和家人的配合。

經常聽醫院講“我們要提高服務”。究其本質,醫療屬於服務行業,它相對顯著的一個特徵就是頻繁與人打交道。既然服務物件為“人”,服務者就應該善與人合,具備較強的溝通和交流能力。

眾所周知,除非病人的職業就是醫生,否則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患病、怎麼治療、為什麼這樣治療、治療過程是什麼、治療後有哪些好處和副作用等。即便患者本人就是醫生,要是跨科看病,同樣未必能夠透徹回答上述問題。所以,患者掌握的資訊與醫生知曉的資訊相差甚遠,二者資訊明顯不對稱。面對這種情況,醫生顯然有必要通俗易懂地告知患者。告知的背後,必然要求醫生具備良好的溝通能力。

令人遺憾的是,我國目前不少醫生難以與患者順暢溝通,且長期缺乏針對性訓練,溝通能力的強弱基本“靠天吃飯”,有的天生善於打交道,而有的卻長期放任自己說話吞吞吐吐,甚至沉默不語。

好醫生還有最後一項標準——熟悉社會。

幾乎可以斷定,一個不懂得家庭、情感和喜怒哀樂的人,絕難成為一名好醫生。何以見得?一個人生病,無論輕重,對病人來講,無異於一場人間悲劇;對於他的家屬來講,同樣催人淚下。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醫生不能換位思考,註定無法理解患者和家屬的言行,接著可能做出錯誤的對待,從而深深刺激對方的傷痛。

“好醫生”的種種要件中,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懂得行為心理、知曉法律、熟諳倫理、擅長溝通、熟悉社會等幾種要求,看似並不關聯醫療技術,但是我在參加美國的醫生執照考試時,發現60%的考題來源於此,純粹的醫學知識反而只占到40%。喻意不言自明——現代醫學以人為本,反對局限於治病。

☞ 張中南:透視醫療

☞ 張中南:喚醒醫療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