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休閒生活>正文

她用詩寫出自己,而他用鏡頭記錄了余秀華

薛 明

陝西人, 紀錄片職業攝影師。

自幼習畫, 美術院校圖片攝影專業畢業。 專職從事紀錄片攝影十餘年, 拍攝作品多少部, 關注時代巨變下人性、家庭的故事。
代表作品有《搖搖晃晃的人間》、《中國門》、《傳承》等。

海報設計/陸雲帆

由範儉執導的《搖搖晃晃的人間》作為2016年入圍第29屆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電影節(簡稱IDFA)長片主競賽的中國紀錄片, 獲得IDFA長片主競賽單元的評委會大獎。 與此同時, 《搖搖晃晃的人間》獲得第六屆中國紀錄片學院獎的最佳攝影獎。 該片將會在今年與大家見面。

范儉導演(左)和攝影師薛明(右)在IDFA2016頒獎典禮

(此圖攝影:于卓)

在此之前, 電影攝影師採訪了《搖搖晃晃的人間》攝影師——薛明老師, 由他為大家解讀該片的拍攝幕後, 並在日後的文章中會看到薛明老師關於自己在十多年來拍攝紀錄片的經驗分享。

時刻準備著, 拍到比拍好更有意義

電影攝影師

在開拍《搖搖晃晃的人間》之前, 您作為攝影師, 對這個拍攝專案做了哪些準備工作?

薛明

當時做決定的時間是非常緊張的。 範儉打電話給我,

問我的檔期, 把這個片子說了一下, 我們大概聊了聊。 我之前就很喜歡範儉的作品, 也一直想和他合作, 但是機會沒到。 實際上這算是我第二次和範儉合作, 第一次算是間接合作, 這一次是面對面合作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開著車帶著我的助理去余秀華家了, 實際上我到的比範儉還早。 到了余秀華家之後發現她家記者特別多, 基本上被記者包圍了, 感受了這個空間之後, 我就坐在她家院子裡聽她和別的記者聊。 剛好有一段特別精彩, 一個東北的記者對她進行電話採訪, 但實際上他對余秀華一點都不瞭解, 也沒有看過她的詩, 只是覺得她出名了就採訪, 余秀華實際上就一直在逗那個記者。 由於當時攝影機還沒到,
於是我就用手機拍攝了這一段, 晚上我給範儉看的時候他也說太精彩了。 後來這一段沒有用在《搖搖晃晃的人間》裡, 而在《一個女人的意外走紅》裡用到了。

此圖攝影/魏高

我想說的是, 在紀錄片的拍攝現場, 有很多突發狀況, 而對於攝影師來說要時刻保持敏銳的觀察力, 要多聽、多看。 即使攝影機不在身邊但至少可以用手機先拍下來, 我覺得有時候拍到比拍好更有意義。

紀錄片每一個環節都很重要, 一個都不能少

電影攝影師

我們看到《搖搖晃晃的人間》的畫面富有詩意, 關於這一點您在畫面上是怎樣考慮的?

薛明

當時範儉給我打電話時我們聊了很長時間, 他給我講了余秀華的事, 因為余秀華是一位詩人, 所以他希望在影像方面拍得更有詩意。 我印象最深的是余秀華她家門口有一個魚塘, 魚塘裡面有一個不大的, 但是有一半已經沉在水裡面的木船。

此圖攝影/于卓

我剛到她家時就站在魚塘邊想了好長時間, 我覺得那只船就是余秀華自己, 她家的這個空間特別好。 當時在現場, 我們是先感受, 再聊, 再決定如何來拍。

這個片子跟以往的紀錄片都不一樣, 以往的紀錄片可能大部分時間都是一直在跟拍, 影像風格比較寫實。 在拍《中國門》的時候, 我們有一半是觀察式的, 有一半是介入式的, 而在余秀華這部片子裡, 影像風格更電影化。 那種環境、她的狀態、她的詩, 更適合用比較唯美的寫意畫面來呈現, 有很多空鏡頭是我們讀了她的詩以後有意識的拍攝的。 我們在現場拍攝的時候會聯想, 想這個畫面可以和她的哪一首詩聯繫起來, 包括範儉也會跟我說這個畫面要留白留多一點, 他想把餘的某一首詩放在畫面上,所以我們在拍攝時就已經很明確了。

電影攝影師

在《搖搖晃晃的人間》這部影片中,有些鏡頭的畫面質感呈現的與一般的紀錄片不太一樣,可以看到有些鏡頭更加的具有電影感,您在布光上有什麼不一樣的要求嗎?

薛明

在我們的電影裡布光非常非常少,加起來可能有十來個鏡頭補了一點光,但大部分還是用的現場的自然光。只不過有時候她們在廚房做飯,光線特別暗,我會讓助理用一個小LED燈稍微補一下,補光只是起了一個照明的作用。我不希望現場燈光的痕跡太重,這樣就會破壞了原有的氛圍。另外,如果現場燈光太多,動靜太大會影響人物的情緒。

實際上,她們家就是那種光比特別大的屋子,她們的生活習慣也是能用20瓦的燈就不用60瓦的。這和大部分農村家庭一樣,特別節約用電,用一個瓦數很小的燈泡照明,能看見就行了,所以能照到的地方特別亮,照不到的地方特別暗。現場的氛圍就是那樣,如果把她們家的環境搞得特別明亮那就失去了農村的那種影調氛圍了。我們在能拍清影像的情況下,儘量不用燈光。這對紀錄片攝影師來說如何更好地利用自然光來營造現場的氛圍這是最基本的。

電影攝影師

在拍攝《搖搖晃晃的人間》時,攝製組有多少人,用了什麼拍攝設備?

薛明

我們攝製組共五人:製片、導演、攝影、攝影助理、錄音。我拍片子的習慣是要帶攝影助理,因為我用的全是定焦頭,常用的鏡頭有5—6顆,需要不停地換鏡頭。帶攝影助理是為了讓我在片場不至於疲憊,保證我的精力充沛,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我們大部分時間是一個機位拍,只有個別一兩場戲是用兩個機位拍的。比如吵架那場,范儉導演用另外一個機位補了一些鏡頭。

此圖攝影/劉剛

我們拍這部片子用的是佳能5D3,鏡頭以蔡司的定焦頭為主。用定焦頭再用全畫幅的單反相機拍攝,對於跟焦是一個非常大的考驗。現在很多紀錄片也有用到5D3,但是用定焦頭的少,因為定焦頭跟焦太難了。想要淺景深的效果就得用大光圈,這樣手持拍攝並跟焦對於攝影師就是一個挑戰,尤其是拍攝突發事件時。所以這次也是一個大膽的嘗試吧。

此圖攝影/魏高

除了5D3之外我們還加了一個Ninja的硬碟記錄儀,熱靴上裝了一個5寸的小監視器,這個監視器裡面可以裝一塊固態硬碟,我們可以把資料直接記錄到硬碟裡,這樣的話能保證更高的碼流和更優質的編碼(在記錄儀裡獲得HQ ProRes422編碼的MOV檔 ),這樣利於後期調色。另外影片的空鏡幾乎都是用RAW格式拍的,5D3裝了魔燈的破解外掛程式後直接拍RAW格式的序列幀,這樣後期調色空間會非常大。我們在前期拍攝的的時候做了很多功課,幾乎把5D3用到了極致。

電影攝影師

作為攝影師,畫面視覺效果的要求是很重要的,比如在《搖搖晃晃的人間》中看到余老師衣服與畫面形成的對比,您對拍攝物件的服裝,以及整體基調有什麼要求?

薛明

從頭到尾余秀華穿的每一件衣服我們從來沒有干預過。實際上在看完整個片子之後我也發現了這一點,覺得她穿的每一件衣服的顏色確實是比較符合她當時的心情。

在冬天的時候她穿著以紅顏色和粉紅色為主,實際上那陣子也是她剛成名的時候,她的心情是特別高興的。

另外還有一件黑色的棉衣,穿它的時候可能心情不是特別高興。

在夏天的時候她穿白顏色和黃顏色的衣服較多。我對她穿那件黃色T恤印象特別深,有一次她特意換了那件黃T恤,一個人坐在池塘邊待了好久,我感覺她可能是想靜一靜,於是調了個長焦在距離她十幾米遠的地方拍攝,發現她是在構思創作。

當時她那件黃色T恤和周圍的綠草在畫面裡非常和諧。其實余秀華也是很愛美的,她喜歡穿裙子,也喜歡換衣服,心情好的時候一天換好幾身。我覺得這在我們的片子裡面是恰到好處的。冬天她常穿一件紅棉襖行走在綠色的麥地裡,紅和綠是對比色,顯得格外強烈,人的視線一下子就集中在余秀華身上了。我們希望影片中的空鏡能夠把人融進去,所以有很多空鏡都是我們設計出來的。

電影攝影師

這部片子裡,你覺得拍攝亮點是什麼?

薛明

影像和聲音是這個片子的最大的亮點。

很多紀錄片攝影師是從記者或圖片攝影轉型的,但缺少分鏡頭的概念,缺少往後退的意識。在拍攝現場,攝影機和拍攝物件之間要保持一種非常恰當的距離,這個距離不僅僅是數字的遠近,我認為更是一種親和力和信任。我們這次嘗試用電影的敘事方式來拍紀錄片,我覺得這次嘗試是成功的。

另外,我希望在拍攝現場,攝影師能有時間線的概念。這一場戲,你打算用幾個鏡頭來講故事?什麼時候拍全景?什麼時候拍特寫?什麼時候拍關係?我覺得這是攝影師需要考慮的問題,而不是一個長鏡頭從頭拍到尾。另外,大部分人對紀錄片的錄音、調色和音效特別不重視,當然這和導演的個人意識和播放媒介也有很大關係。實際上我們看到的大部分紀錄片還是屬於比較糙的那種,一但投上大銀幕,很多完全可以參與敘事的環節就缺失了,非常遺憾。

這次我特意去電影節在大銀幕上看了首映,我想看看單反拍出來的畫面呈現在大銀幕上的效果到底是什麼樣子。當我第一次在電影院看完自己拍攝的作品之後我特別激動。片子之所以獲獎,之所以得到好評,我覺得和范儉導演對於每一個環節的重視有很大關係,他知道用電影的製作流程讓團隊裡的每一個人,每一個部門都發揮各自的智慧來參與創作,而不是以往的那種,導演一個人把所有職位全幹了,當然這也和製片經費是密不可分的。尤其是後期調色、聲音設計,真的是為這個片子的第二次創作注入了寶貴的血液。

另外,錄音不只是把聲音錄清晰,很多聲音元素是可以參與敘事的。比如影片結尾鏡頭,余秀華穿著黃色裙子在自家門口用力的敲著鍵盤,門外是一片鄉村田園風光。聲音上配的是有一天清晨錄到的百鳥爭鳴的音效,通過聲音讓這個畫面的空間再次向外延伸,讓觀眾去聽,去感受,去思考。

在調色方面我們也花了很大功夫,前期拍攝的時候只是把色彩還原出來了,後期我們按照每一場戲的氛圍和人物情緒,把影調統一調成適合的感覺,所以說調色是對於前期攝影的第二次創作。

紀錄片中不僅僅是攝影和剪輯可以敘事,很多元素也能敘事和表意,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紀錄片每一個環節都很重要。

不忘初心,必有結果

我覺得紀錄片拍攝沒有什麼捷徑,既要喜歡,還要堅持。我從2005年開始拍紀錄片,到現在拍了十多年,媒體紀錄片和紀錄電影加起來一共拍了二十七部,真的是一步一部拍出來的,只有通過量的改變,你的閱歷和拍攝經驗才會越來越豐富。等到有一天,你對這個社會,對於社會裡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有了新的認知和判斷,那你就更有自信來拍紀錄片了。

此圖攝影/于卓

當然,拍攝紀錄片是很寂寞的,尤其是剛開始那幾年。如果你想靠拍攝紀錄片來謀生,那是很漫長的一件事。

作為一個想把拍攝紀錄片當成自己職業的攝影師,當你已經走上這條路,卻走不下去時,不妨一條腿踏在理想中,一條腿踩在現實中。總之不忘初心,堅持拍下去,必出好片。

日後我們還會給大家分享薛明老師十年27部紀錄片更多的拍攝經驗,敬請關注!

版權聲明

他想把餘的某一首詩放在畫面上,所以我們在拍攝時就已經很明確了。

電影攝影師

在《搖搖晃晃的人間》這部影片中,有些鏡頭的畫面質感呈現的與一般的紀錄片不太一樣,可以看到有些鏡頭更加的具有電影感,您在布光上有什麼不一樣的要求嗎?

薛明

在我們的電影裡布光非常非常少,加起來可能有十來個鏡頭補了一點光,但大部分還是用的現場的自然光。只不過有時候她們在廚房做飯,光線特別暗,我會讓助理用一個小LED燈稍微補一下,補光只是起了一個照明的作用。我不希望現場燈光的痕跡太重,這樣就會破壞了原有的氛圍。另外,如果現場燈光太多,動靜太大會影響人物的情緒。

實際上,她們家就是那種光比特別大的屋子,她們的生活習慣也是能用20瓦的燈就不用60瓦的。這和大部分農村家庭一樣,特別節約用電,用一個瓦數很小的燈泡照明,能看見就行了,所以能照到的地方特別亮,照不到的地方特別暗。現場的氛圍就是那樣,如果把她們家的環境搞得特別明亮那就失去了農村的那種影調氛圍了。我們在能拍清影像的情況下,儘量不用燈光。這對紀錄片攝影師來說如何更好地利用自然光來營造現場的氛圍這是最基本的。

電影攝影師

在拍攝《搖搖晃晃的人間》時,攝製組有多少人,用了什麼拍攝設備?

薛明

我們攝製組共五人:製片、導演、攝影、攝影助理、錄音。我拍片子的習慣是要帶攝影助理,因為我用的全是定焦頭,常用的鏡頭有5—6顆,需要不停地換鏡頭。帶攝影助理是為了讓我在片場不至於疲憊,保證我的精力充沛,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我們大部分時間是一個機位拍,只有個別一兩場戲是用兩個機位拍的。比如吵架那場,范儉導演用另外一個機位補了一些鏡頭。

此圖攝影/劉剛

我們拍這部片子用的是佳能5D3,鏡頭以蔡司的定焦頭為主。用定焦頭再用全畫幅的單反相機拍攝,對於跟焦是一個非常大的考驗。現在很多紀錄片也有用到5D3,但是用定焦頭的少,因為定焦頭跟焦太難了。想要淺景深的效果就得用大光圈,這樣手持拍攝並跟焦對於攝影師就是一個挑戰,尤其是拍攝突發事件時。所以這次也是一個大膽的嘗試吧。

此圖攝影/魏高

除了5D3之外我們還加了一個Ninja的硬碟記錄儀,熱靴上裝了一個5寸的小監視器,這個監視器裡面可以裝一塊固態硬碟,我們可以把資料直接記錄到硬碟裡,這樣的話能保證更高的碼流和更優質的編碼(在記錄儀裡獲得HQ ProRes422編碼的MOV檔 ),這樣利於後期調色。另外影片的空鏡幾乎都是用RAW格式拍的,5D3裝了魔燈的破解外掛程式後直接拍RAW格式的序列幀,這樣後期調色空間會非常大。我們在前期拍攝的的時候做了很多功課,幾乎把5D3用到了極致。

電影攝影師

作為攝影師,畫面視覺效果的要求是很重要的,比如在《搖搖晃晃的人間》中看到余老師衣服與畫面形成的對比,您對拍攝物件的服裝,以及整體基調有什麼要求?

薛明

從頭到尾余秀華穿的每一件衣服我們從來沒有干預過。實際上在看完整個片子之後我也發現了這一點,覺得她穿的每一件衣服的顏色確實是比較符合她當時的心情。

在冬天的時候她穿著以紅顏色和粉紅色為主,實際上那陣子也是她剛成名的時候,她的心情是特別高興的。

另外還有一件黑色的棉衣,穿它的時候可能心情不是特別高興。

在夏天的時候她穿白顏色和黃顏色的衣服較多。我對她穿那件黃色T恤印象特別深,有一次她特意換了那件黃T恤,一個人坐在池塘邊待了好久,我感覺她可能是想靜一靜,於是調了個長焦在距離她十幾米遠的地方拍攝,發現她是在構思創作。

當時她那件黃色T恤和周圍的綠草在畫面裡非常和諧。其實余秀華也是很愛美的,她喜歡穿裙子,也喜歡換衣服,心情好的時候一天換好幾身。我覺得這在我們的片子裡面是恰到好處的。冬天她常穿一件紅棉襖行走在綠色的麥地裡,紅和綠是對比色,顯得格外強烈,人的視線一下子就集中在余秀華身上了。我們希望影片中的空鏡能夠把人融進去,所以有很多空鏡都是我們設計出來的。

電影攝影師

這部片子裡,你覺得拍攝亮點是什麼?

薛明

影像和聲音是這個片子的最大的亮點。

很多紀錄片攝影師是從記者或圖片攝影轉型的,但缺少分鏡頭的概念,缺少往後退的意識。在拍攝現場,攝影機和拍攝物件之間要保持一種非常恰當的距離,這個距離不僅僅是數字的遠近,我認為更是一種親和力和信任。我們這次嘗試用電影的敘事方式來拍紀錄片,我覺得這次嘗試是成功的。

另外,我希望在拍攝現場,攝影師能有時間線的概念。這一場戲,你打算用幾個鏡頭來講故事?什麼時候拍全景?什麼時候拍特寫?什麼時候拍關係?我覺得這是攝影師需要考慮的問題,而不是一個長鏡頭從頭拍到尾。另外,大部分人對紀錄片的錄音、調色和音效特別不重視,當然這和導演的個人意識和播放媒介也有很大關係。實際上我們看到的大部分紀錄片還是屬於比較糙的那種,一但投上大銀幕,很多完全可以參與敘事的環節就缺失了,非常遺憾。

這次我特意去電影節在大銀幕上看了首映,我想看看單反拍出來的畫面呈現在大銀幕上的效果到底是什麼樣子。當我第一次在電影院看完自己拍攝的作品之後我特別激動。片子之所以獲獎,之所以得到好評,我覺得和范儉導演對於每一個環節的重視有很大關係,他知道用電影的製作流程讓團隊裡的每一個人,每一個部門都發揮各自的智慧來參與創作,而不是以往的那種,導演一個人把所有職位全幹了,當然這也和製片經費是密不可分的。尤其是後期調色、聲音設計,真的是為這個片子的第二次創作注入了寶貴的血液。

另外,錄音不只是把聲音錄清晰,很多聲音元素是可以參與敘事的。比如影片結尾鏡頭,余秀華穿著黃色裙子在自家門口用力的敲著鍵盤,門外是一片鄉村田園風光。聲音上配的是有一天清晨錄到的百鳥爭鳴的音效,通過聲音讓這個畫面的空間再次向外延伸,讓觀眾去聽,去感受,去思考。

在調色方面我們也花了很大功夫,前期拍攝的時候只是把色彩還原出來了,後期我們按照每一場戲的氛圍和人物情緒,把影調統一調成適合的感覺,所以說調色是對於前期攝影的第二次創作。

紀錄片中不僅僅是攝影和剪輯可以敘事,很多元素也能敘事和表意,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紀錄片每一個環節都很重要。

不忘初心,必有結果

我覺得紀錄片拍攝沒有什麼捷徑,既要喜歡,還要堅持。我從2005年開始拍紀錄片,到現在拍了十多年,媒體紀錄片和紀錄電影加起來一共拍了二十七部,真的是一步一部拍出來的,只有通過量的改變,你的閱歷和拍攝經驗才會越來越豐富。等到有一天,你對這個社會,對於社會裡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有了新的認知和判斷,那你就更有自信來拍紀錄片了。

此圖攝影/于卓

當然,拍攝紀錄片是很寂寞的,尤其是剛開始那幾年。如果你想靠拍攝紀錄片來謀生,那是很漫長的一件事。

作為一個想把拍攝紀錄片當成自己職業的攝影師,當你已經走上這條路,卻走不下去時,不妨一條腿踏在理想中,一條腿踩在現實中。總之不忘初心,堅持拍下去,必出好片。

日後我們還會給大家分享薛明老師十年27部紀錄片更多的拍攝經驗,敬請關注!

版權聲明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