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蒙古汗國與元朝關係的考察

13世紀蒙古勢力的興起, 對中國史乃至世界史都產生重要影響。 這種影響, 一方面被認為是用火與劍促進了東西方的交流, 另一方面又因為蒙古汗國的征服戰爭, 形成極為複雜的新 的歐亞政治地理格局。 在龐大的蒙古汗國統治區域內, 包括了中國華北、中原(金朝)、吐蕃、遼東(東夏)、高麗及北亞、中亞、西亞、東歐等地。 1260年大蒙古國瓦解。 忽必烈在繼承蒙古本土、金朝舊疆和大理國的基礎上建立了元朝, 並於 1279年兼併了南宋,

形成新的元帝國版圖。 由於元朝皇帝擁有蒙古大汗的稱號, 在若干歷史時期曾被西方蒙古四大汗國認可, 常使人誤以為元朝就是蒙古汗國的繼承者;元代漢文文獻狃于華夏傳統的正閏觀, 刻意強調元朝的正統, 批判西北諸王的“叛逆”, 暗示西北諸王應從屬蒙古大汗(元帝)等等, 這些都使元朝與四大汗國 的關係變得模糊。 因此, 準確理解元朝和四大汗國的政治關係, 對於把握元朝邊疆範圍, 考量其邊政邊事, 顯然是必要的。 筆者認為, 如果深入瞭解蒙古汗國的分封制結構和汗位元繼承傳統, 將有助於我們理解蒙古汗國瓦解的原因, 以及各封國之間新的政治關係。 儘管許多學者對 此已發表了不少有益的見解,
然而依筆者愚見, 蒙古汗國與元朝關係的表述仍欠明晰。 以此之 故, 筆者不避淺薄, 呈獻管見, 期望專家駁正。

蒙古汗國是在兼併草原諸部的基礎上, 按遊牧民族傳統建立起來的。

自西元840年回鶻汗國被黠戛斯部擊潰後, 蒙古高原諸部林立, 各部互不統屬, 時有征戰。 至13世紀初, 經過一系列兼併戰爭, 蒙古博爾只斤氏的貴族鐵木真分別戰勝各部, 統一了草原。 1206年, 蒙古各部在斡難河畔舉行忽裡勒台(quriltai, 意為聚會), 推舉鐵木真為全蒙古大汗, 由此建立大蒙古國(-tg客忙•豁侖•兀露絲, yeke mongghol ulus)。 大蒙古國的建立, 結束了蒙古汗國與元朝關係的考察草原諸部各自為政、征戰不休的動盪局面, 形成以蒙古貴族為統治核心的封建遊牧汗國。

大蒙古國的政體組織, 以千戶制為基本結構。 草原諸部按遊牧民族傳統, 被編為十戶、百戶、千戶、萬戶, 千戶是基本單位。 實際上早在1203年擊滅克烈部後, 成吉思汗已建立了95個千戶, [1]建國的分封只是再次肯定千戶制。 蒙古汗國的千戶是“上馬則備戰鬥, 下馬則屯聚牧養”的軍政合一組織, 由牧戶(阿寅勒, ayil)和遊牧地域(嫩禿黑, nuntuq)構成, 各千戶領有的牧戶數及相應的牧地不盡一致, 但牧戶與遊牧區域有著相對應的比例。 千戶屬民的構成, 有一部分是由同族組成, 如弘吉刺、亦乞烈思、汪古、斡亦剌惕、劄刺亦兒等, 大多數千戶是在打破部落界限後形成的。 千戶長(敏安•那顏, minggan noyan)一般多由功臣、親信、貴戚擔任。 千戶長之職可以世襲, 在所管領地裡,
掌管著舉凡徵收稅賦、分配牧地、差徭派役、處置刑罰、統領軍隊等軍政大權, 並可以任命下屬官員, 儼然是專制一方的領主, 不過千戶長除了一部分直隸大汗外, 一般都同時具有首先是擁有分地諸王的家臣、然後又是大汗藩臣的雙重身份。 兩者對千戶長都具有支配權力。

蒙古汗國實行分封制, 分封按性質講可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黃金家族內家產式分封。 從氏族社會理論上講, 整個汗國應歸成吉思汗家族共同所有。 所謂“太祖皇帝初起北方時節, 哥哥弟弟每商量定, 取天下了呵, 各分地土, 共用富貴”, [2]講的就是這個意思。 根據蒙古人分配家產的傳統, 成吉思汗將國家臣民、軍隊分為若干份子, 蒙古人稱之為“忽比”(qubi), [3]分賜給諸子弟[蒙古語稱為“可卜溫”(kobeun),

直譯“兒子”]。 受封者憑藉“皇帝的福蔭”(合罕•訥•速突兒, qagan—u sudur, 元代聖旨常用語), 組成自己的“兀露絲”(ulus)。 兀露絲由人民和嫩禿黑(遊牧地域或屯營地)構成。 根據符拉基米爾佐夫的意見, “分地——忽必是由一定數量的遊牧家族(兀露絲)和足資他們生活的牧地與獵場(嫩禿黑)這兩部分構成的”, “兀露絲一詞, 在一定限度內可以譯作分‘地, 領地’;不過, 作為純粹遊牧民的蒙古人, 更喜歡把兀露絲理解為人, 而不理解為領土;事實上兀露絲一詞的原始意義本來也是人‘’。 因此, 兀露絲一詞也可以譯作人‘民’, 即人‘民一分地’, 聯‘合在某一分地裡或建立分地一領地的人民’。 到後來, 兀露絲又有人‘民一國家’, 形‘成國家一領地的人民’和國‘家’的意義了”。
[4]應該講這個看法頗中蒙古遊牧社會的肯綮。 受封宗王, 即兀露絲的領主(ejen), 在封國內具有絕對權力。 他可以完全支配分屬於他名下的百姓、那顏、嫩禿黑, 再將其分封給親族。 在宗法關係比較牢固的情況下, 儘管領主在分地內具有很大的獨立性, 但在大汗宗主權的制約下, 領主以誓約的方式與大汗保持臣屬關係;封主廢立則由大汗決定;有義務聽從大汗抽調其軍隊或其他人戶;出席忽裡勒台, 貢獻意見;襄助公共事務, 如設置驛站;供應大汗護衛(怯薛, keshig)衣食、馬匹、武器等。 [5]

與家族分封不同, 成吉思汗對功臣貴戚另有一種分封, 稱為“莎余兒合勒”(soyurqM), 意為恩賜或賞賜, 內容包括答刺罕(darqan)特權(豁免賦役, 減免刑罰等), 封授千戶、萬戶、國王等。 對於主動降服的部族,成吉思汗往往封其首領,使統領舊部,如汪古、畏兀兒、斡亦刺惕等部;姻族也以舊部形式組成數個千戶,如弘吉刺部、亦乞烈思部等。功臣如木華黎封國王,其他功臣也組成各自的愛馬(ayimag,意為部,又作投下)。這種恩賞式的分封,雖然要比黃金家族“忽必”分配式分封低一個等次,但由於職位世襲,對部民具有很強的支配權,因而仍保持著相對的獨立性,並有向領主演變的可能。[6]

根據成吉思汗的分封,長子術赤的封地是從海押立(今哈薩克塔爾迪•庫爾幹東)至花刺子模(中亞咸海南基發一帶)、欽察草原;次子察合台的封地,從畏兀兒之西到河中(阿姆河與錫爾河之間);三子窩闊台封地在也兒的失河(今額爾齊斯河)上游和葉密立(今新疆額敏縣)地方。他們的後人,按蒙古人的習慣,被稱為右手諸王,或西道諸王。幼子拖雷則繼承成吉思汗在斡難—怯綠漣河之間的大斡耳朵(宮帳);諸弟別裡古台分地在怯綠漣河(今克魯倫河)下游;合赤溫分地在金朝邊堡以北;大弟哈撒兒分地在額爾古納河與呼倫湖一帶;幼弟帖木哥斡赤斤的分地在大興安嶺以東,他們的後裔,習慣上被稱為左手諸王,或東道諸王。無論家產分配式還是恩賞型分封,分地一兀露絲、愛馬一投下都具有很強的獨立性。一般在大汗權威強大時,大汗對藩臣、藩部能實行有效的控制;一旦汗權衰落,各兀露絲往往自行其是,彼此甚至為爭奪汗位兵戎相見。前者以蒙古前四汗及忽必烈控制東道諸王為典型,後者以四大汗國獨立為著例。

遊牧民族的汗位繼承法引發了蒙古汗位爭奪鬥爭。

經過打破部落界限的整合,封建遊牧國家結構進一步完善,蒙古汗國積聚了強大的力量。隨後,蒙古遊牧貴族以追擊仇敵為由,發動了一系列征服戰爭,使大蒙古國疆域不斷擴大,諸王等封地又進行了若干調整(詳後)。

1227年,成吉思汗在圍攻西夏王國的戰役中死去。根據蒙古人幼子繼承家產的傳統,拖雷繼承了成吉思汗大部分屬民和軍隊,並以監國身份攝政。由於成吉思汗生前曾指定三子窩闊台繼承汗位,因此拖雷不能不按傳統舉行忽裡勒台以推選大汗。1229年,經忽裡勒台推舉,窩闊台繼位為蒙古國大汗。1232年,拖雷神秘死去,不久,窩闊台以大汗名義,將隸屬拖雷家族的速勒都思等3個千戶劃歸己子闊端。拖雷遺孀唆魯禾帖尼隱忍未發,兩系矛盾已見端倪。[7]

1241年,窩闊台卒,皇后脫列哥那攝政。窩闊台生前曾指定其孫失列門為繼承人,脫列哥那則堅持以己子貴由繼位,為此按傳統邀請各支宗王及重要將領,召開選汗大會。除長支宗王拔都(術赤之子)因與貴由不和,託病拒絕參加,東、西道主要諸王、大臣于1246年出席了在和林附近召開的選汗大會。在脫列哥那的操縱下,貴由被推舉為大汗。[8]1248年,貴由藉口去封國葉密立(今新疆額敏)養病,率軍西進。拖雷遺孀唆魯禾帖尼認為其此行將不利於拔都,秘密派人向拔都報信。拔都聞訊遂嚴兵以待。由於貴由行至橫相乙兒(烏古倫河上游河曲之處)地方暴卒,一場內部大戰從而得以避免。[9]

貴由的死使汗位出現空缺。此時窩闊台系缺乏有管理國家才幹、能繼承汗位的合適人選。貴由妻斡兀立海迷失與兩子忽察、腦忽之間意見不和,顯得勢力單薄;術赤系諸王則以拔都為首,兄弟團結,內部穩定,立國于南俄欽察草原,早已不服從大汗約束而自行其是。拔都因父親出身血統有爭議,無意爭奪汗位,但不願聽命於窩闊台系汗王,為了加強與窩、察兩系抗衡的力量,拔都採取了扶助對汗位有野心的拖雷系的策略。他一方面按慣例請貴由遺孀斡兀立海迷失攝政,另一方面以兄長身份,邀請各系宗王到其駐地,以便“擁立一個我們認為合適的人登臨大位”。然而察合台系和窩闊台系的主要諸王認為拔都駐地不是成吉思汗的根本之地,在那裡召開選汗大會違背傳統,遂拒絕拔都邀請。斡兀立海迷失只派代表八刺參加會議。唆魯禾帖尼派長子蒙哥率諸弟赴會,以示支持。在欽察草原的選汗大會上,拔都提議推舉蒙哥為汗,八刺以窩闊台曾指定失列門為繼承人為由加以對抗。由於拖雷系諸王擁有強大的軍隊,又有拔都率術赤系諸王鼎力相助,於是會議強行通過立蒙哥為汗的決議。當消息向察合台、窩闊台兩系諸王傳達後,這兩系諸王以原先曾約定汗位應在窩闊台系傳承為由,對決議不予承認。這使汗國陷人分裂境地。隨後拔都派其弟別兒哥、脫哈帖木兒率大軍衛護蒙哥返回蒙古本土;另行邀請各系諸王前去斡難(今蒙古國鄂嫩河)、怯綠連兩河故地重開大會。雖然東道諸王應邀赴會,但因窩闊台系和察合台系的許多諸王仍加抵制,會議遲遲不能召開。見會議耽誤已久,拔都下令不等窩、察兩系諸王與會,強行開會擁立蒙哥即位,並發出威脅:“那些背棄劄撒的人都得掉腦袋”。1251年,選汗大會在和林附近召開。到會的諸王、大臣再次確認曾在拔都駐地開會的議案,蒙哥遂當上了蒙古大汗。[10]

蒙古汗國的繼位問題,一直是影響汗國穩定的重要因素。成吉思汗生前雖然指定窩闊台為接班人,但蒙古社會固有的幼子優先繼承權習俗和部落議事制,制約著這種“指定”。根據蒙古人的傳統習俗,在一戶蒙古家庭中,長妻所生的幼子被稱為“斡惕赤斤”(odcigin),意為“守灶之主”,有留守家業的權利和義務,其他子女則在成年後分產另過,因此幼子在家中具有重要地位。這種習俗對蒙古社會政治也產生了影響。據史料記載,成吉思汗有意讓拖雷繼承汗位。他曾對拖雷講:“由你來掌管我的禹兒惕、大帳、軍隊和帑藏的職務,對你更好一些,你也可以更安心一些,因為你將擁有許多軍隊,你的兒子們將比其他宗王更為獨立和強大”。事實上,作為成吉思汗鍾愛的幼子,拖雷分得成吉思汗的大部分軍隊、屬民、財富,並佔據了大汗名下最好的牧地,完全具備稱汗的實力。[11]窩闊台對此十分清楚,他在遜辭眾人推舉時曾講到,“儘管成吉思汗的命令,實際上是這個意思,但是有長兄和叔父們,特別是大弟拖雷汗,比我更配授予大權和擔當這件事,因為按照蒙古人的規矩和習俗,幼子乃是家中之長,幼子代替父親並掌管他的營地和家室”,認為拖雷有權繼位。[12]後來窩闊台雖然登上了汗位,而且各系宗王也立下效忠的誓言,表示大汗之位永遠在窩闊台一系內傳承,但拖雷及後裔擁有強大勢力,其服從與否,可以直接動搖汗位。蒙哥即位不僅得益於以拔都為首的術赤系後王和東道諸王的支持,而且本身也具備稱汗的實力。這是汗位從窩闊台系轉入拖雷系的真正原因。

窩、察兩系的抵制已使大汗的權威受到削弱,當蒙哥正在歡慶自己的勝利時,窩闊台系宗王失列門、腦忽、忽禿黑等以參加會議的名義,帶領軍隊企圖突襲蒙哥大營。因偶然機會,有人發現有大批軍械被運向和林,並伴有大量軍隊,馬上向蒙哥汗告發。蒙哥派出大將忙哥撒兒領兵包圍失列門等宗王,將其拘捕,帶往汗廷;另派不憐吉帶統兵十萬,前往別失八裡(今新疆吉木薩爾境內)與哈刺和林之間的兀魯黑塔黑(今蒙古國科布多地區)、杭海(今蒙古國杭愛山脈),以防察合台汗國方面的進攻;派不花領兵兩萬前往乞兒吉思(鄂畢河上游至葉尼塞河之間)和謙謙州(唐努嶺以北至葉尼塞河上游之間)的邊境,[13]脅迫斡兀立海迷失與其子忽察動身來和林覲見。經過蒙哥及其大臣的審訊,窩闊台系的宗王及謀臣、部將等相繼承認陰謀。蒙哥借此機會進行大規模清洗,處死一大批從叛人員,“分遷諸王於各所:合丹于別石八裡地,蔑裡于葉兒的石河,海都於海押立地,別兒哥于曲兒只地,脫脫于葉密立地,蒙哥都及太宗皇后乞裡吉忽帖尼於擴端所居地之西。仍乙太宗諸後妃家貲分賜親王”。在斡兀立海迷失及失列門母“以厭禳事覺”後,被處死,又謫“失烈門、也速、孛裡等於沒脫赤之地,禁錮和只、納忽、也孫脫等於軍營”。[14]窩、察兩系經過殘酷的鎮壓後,力量削弱,一蹶難振。通過剷除異己勢力,蒙哥確立了自己的大汗權威。

蒙哥的勝利,實際上是拖雷系與術赤系聯盟的結果。拔都輩居兄長,又有擁立之功,加上此前早已獨立一方,在拔都和蒙哥在世時,雙方尚能共同維護大汗權威,不過蒙哥已不能像成吉思汗和窩闊台兩位大汗那樣干預欽察汗國的內政了。無論是欽察汗國,還是察合台汗國或窩闊台汗國,與蒙哥大汗不僅有著一定的地理距離,而且在統治家族內部,已出現深深的裂痕。

蒙哥當政期間,除原來宗王貴戚封地外,將大汗直轄地區劃為三部分:東方各地區,漢文史料稱為燕京等處行尚書省,委任馬哈木牙•刺窪赤實行管理;突厥斯坦、河中諸城、畏兀兒諸城、費爾於納、花刺子模等地,漢文史料稱為別失八裡等處行尚書省,任命馬思忽惕伯管理;呼羅珊、榪拶答而、伊拉克、法兒思、起兒漫、羅耳、阿兒蘭、亞塞拜然、古兒只斯坦、亞美尼亞、魯木、迪牙別克兒、毛夕裡、合列蔔等地,漢文史料稱為阿姆河等處行尚書省,任命阿兒渾為長官。[15]上述地區的稅收均上交大汗國庫,並作為黃金家族的共同財富,由大汗管理支配。此外,蒙哥派長弟忽必烈經略漢地,同時派次弟旭烈兀經略波斯等地,作為他控制東西方的左右翼助手。

蒙哥汗死後的爭位戰爭促使大蒙古國分裂及元朝創建。

1259年七月,蒙哥猝死征南宋軍中。蒙哥生前並沒有指定繼位人,雖然他曾說過窩闊台之孫失列門可以繼位的話,但出於猜忌,他下令溺死了失列門,[16]而蒙哥諸子年幼,無力服眾,因此汗位繼承再次發生危機。當時覬覦汗位者主要是蒙哥的長弟忽必烈和幼弟阿裡不哥。阿裡不哥似乎先于忽必烈得到蒙哥死亡的消息,在先朝諸臣阿藍答兒、渾都海、脫火思、脫裡赤等慫恿下,於是利用受命留守汗廷老營的身份,命阿藍答兒發兵于漠北諸部,脫裡赤括兵于漠南諸州,為奪取汗位預作準備。忽必烈受蒙哥之命,開府漠南金蓮川(今內蒙古正藍旗東北境),經略漢地,當時正在進攻南宋軍中。當年九月,親王穆哥(忽必烈異母弟)從四川合州釣魚山前線給忽必烈送來蒙哥猝死的消息,並請忽必烈北歸。不久,在金蓮川開平府的忽必烈妻子察必也派人向忽必烈密報,稱有脫裡赤、阿藍答兒在漠南地區調兵,還不讓忽必烈長子真金知道,要忽必烈速歸。忽必烈聞訊匆匆和南宋訂立和約,然後北返,歸途中曾派使向阿裡不哥詢問抽調軍隊事。阿裡不哥有意向忽必烈封鎖消息,所遣使者含糊其詞,引起忽必烈的懷疑。當忽必烈回到燕京時,正逢脫裡赤括兵,面對忽必烈的詰問,脫裡赤稱是奉蒙哥“臨終之命”。忽必烈認為事情可疑,便解散了脫裡赤括集的軍隊。[17]此後雙方都派使臣去接管蒙哥生前所率領的軍隊。阿裡不哥接受脫裡赤的建議,一方面派出使者麻痹忽必烈,另一方面邀請各系諸王前去參加蒙哥葬禮,準備在聚會時消滅對手奪取汗位。見忽必烈和東道諸王拖延,傾向阿裡不哥的宗王及大臣不願再等,遂在牙亦剌黑一阿勒台地方召集大會,擁立阿裡不哥為蒙古大汗,並造輿論稱,“旭烈兀汗、別兒哥和宗王們已同意並宣佈了我為合罕,不要聽忽必烈、塔察兒、也松格、也可一合丹、納鄰一合丹的話,也不要服從他們的命令”。[18]中統元年(1260)三月,忽必烈赴開平,親王合丹、阿只吉率西道諸王,塔察兒、也松格、忽刺忽兒、爪都率東道諸王,表示願擁立忽必烈為蒙古大汗。忽必烈按慣例三讓,諸王、大臣固請,於是完成選汗儀式,即皇帝位。[19]忽必烈與阿裡不哥都向對方派出使者,但存在的分歧只能訴諸干戈。

當時在漢地還有一些阿裡不哥的支持者,控制蒙哥留在川陝的軍隊首先成為忽必烈和阿裡不哥鬥爭的焦點,因為這支軍隊的向背,關係到汗位之爭的大局,對忽、阿雙方都至關重要。有人提醒忽必烈說,“劉太平、霍魯海在關右,渾都海在六盤,征南諸軍散處秦蜀,太平要結諸將,其性險詐,素畏殿下英武,倘倚關中形勝,設有異謀,漸不可制”,建議忽必烈“遣趙良弼往覘人情事宜”。忽必烈採納了這個意見,[20]派趙良弼前去京兆察訪秦、蜀人情事宜。據趙良弼報告,“宗王穆哥無他心,宜以西南六盤悉委屬之。渾都海屯軍六盤,士馬精強,鹹思北歸,恐事有不意。紐磷總秦、川蒙古諸軍,多得秦、蜀民心,年少鷙勇,輕去就,當寵以重職,疾解其兵柄。劉太平、霍魯懷,今行尚書省事,聲言辦集糧餉,陰有據秦、蜀志。百家奴、劉黑馬、汪惟正兄弟,蒙被德惠,俱悉心俟命”。[21]根據形勢,忽必烈下令立陝西四川宣撫司,以八春、廉希憲、商挺、趙良弼主持,前去控制陝、川。趙良弼先至京兆,與斷事官八春分析:“今渾都海日夜思北歸,紐磷遷延不即行,當先遣使奉上旨促紐磷入朝,劉太平速還京兆。”八春同意。使者至,紐磷果然移營準備入涇州,劉太平也將趨六盤山與渾都海會合,聞命乃止。斷事官闊闊出遣使向廉希憲報告:“渾都海已反,殺所遣使者朵羅台,遣人諭其黨密裡火者于成都、乞台不花于青居,使各以兵來援,又多與蒙古軍奧魯官兀奴忽等金帛,盡起新軍,且約太平、霍魯海同日俱發。”廉希憲得報,召僚屬計議,認為“不早為之計,殆將無及”。於是遣萬戶劉黑馬、京兆治中高鵬霄、華州尹史廣,掩捕太平、霍魯海及其黨,捕獲後“盡得其奸謀,悉置於獄”。複遣劉黑馬誅密裡火者,總帥汪惟正誅乞台不花,然後派人向忽必烈奏告。當時關中無兵備,廉希憲命汪惟良將秦、鞏諸軍進軍六盤山,汪惟良以未得忽必烈旨命為辭,廉希憲解所佩虎符銀印授之,稱:“此皆身承密旨,君但辦吾事,制符已飛奏矣。”又付汪惟良銀一萬五千兩,以充功賞,另出庫藏鈔幣制作軍衣,使汪惟良感激而行。廉希憲又發川卒更戍及在家余丁,推節制諸軍蒙古官八春率領。廉希憲對八春講:“君所將之眾,未經訓練,六盤兵精,勿與爭鋒,但張聲勢,使不得東,則大事濟矣。”適有詔赦至,廉希憲恐有意外,先命絞太平等於獄,然後出迎詔,人心遂安。對於廉希憲自劾停赦行刑、徵調諸軍、擅以汪惟良為帥等罪,忽必烈深為讚賞,認為“《經》所謂行權,此其是也”。別賜金虎符,使節制諸軍,並告知廉希憲:“朕委卿以方面之權,事當從宜,毋拘常制,坐失事機”。[22]此外,廉希憲還根據具體情況,以寬大的方式將反叛力量爭取過來。史載,西川將紐鄰奧魯官將舉兵應渾都海,八春獲之,系其党50余人於乾州獄,送奧魯官等二人至京兆,請並殺之。奧魯官等二人自分必死,廉希憲認為,“渾都海不能乘勢東來,保無他慮。今眾志未一,猶懷反側,彼軍見其將校執囚,或別生心,為害不細。今因其懼死,並加寬釋,使之感恩效力,就發此軍余丁,往隸八春,上策也”。此舉確實收到預期效果。當初八春拘執諸校時,隸屬諸校的軍士不無疑懼,“駭亂四出,莫可禁遏”,在得知諸校獲得保全,紐鄰奧魯官得釋後,大喜過望,皆願出兵效力。八春也釋然開悟,於是得精騎數千,由八春率領西進禦敵。[23]應該講廉希憲採取的種種果斷措施,在非常時期,對穩定形勢顯然很必要。忽必烈的高度信任和不拘常規,也為廉希憲施展才幹提供了必要的支援。

中統元年(1260)九月,阿裡不哥大將阿藍答兒自和林引兵南來,與哈剌不花、渾都海遇于甘州西涼府。哈刺不花與阿藍答兒不合,引兵北去。阿藍答兒遂與渾都海合軍而東,並戰勝了擁護忽必烈的諸將軍隊,河右大震。擁護忽必烈的宗王只必帖木兒(窩闊台孫,闊端子)輜重皆空,只得就食秦雍。忽必烈謀士有議欲棄兩川退守興元者,廉希憲力言不可,加以阻止。隨後宗王合丹率騎兵與八春、汪良臣兵合,分三道抵抗。兩軍對陣,大風吹沙,汪良臣令軍士下馬,以短兵突其左,繞出陣後,潰其右而出;八春直搗其前;合丹勒精騎邀其歸路,大敗其軍于姑臧(今甘肅山丹境),斬阿藍答兒及渾都海,“西土悉平”,[24]穩定了關隴形勢。在陝、川、隴爭奪中,忽必烈充分利用多年儲備的人才優勢,即追隨自己的蒙、畏、汪古、漢人“潛邸舊臣”,如廉希憲、商挺、趙良弼等人,使他們能在特殊時期表現出特殊才能,為忽必烈牢牢控制關隴地區立下汗馬功勞。這種人才優勢是他的幼弟阿裡不哥所不具備的,也是忽必烈創建元朝的寶貴資源。

在佈置關隴防務時,忽必烈已經開始為出兵漠北做準備。中統元年(1260)六月,忽必烈下詔讓燕京、西京(大同)、北京(內蒙古寧城縣西)三路宣撫司運米十萬石,輸開平府及撫州(河北張北縣)、沙井(內蒙古四子王旗紅格爾蘇木)、淨州(內蒙古四子王旗蔔子村)、魚兒濼(內蒙古克什克騰旗西達裡淖爾),以備軍儲。七月,忽必烈親自率軍聲討阿裡不哥。九月,忽必烈進至轉都兒哥之地,以阿裡不哥違命,下詔諭中外。十月,進駐昔光地方,下令官府出錢雇用人、駝,往昔光地方運米萬石。十二月,忽必烈從和林返回燕京近郊。

忽必烈此次出兵,調動了東道諸王的軍隊。據波斯史料記載,忽必烈的先鋒,東道諸王也松格、納鄰—合丹領兵在巴昔乞地方擊敗了阿裡不哥,迫使阿裡不哥逃回自己的分地謙謙州(由他繼承的拖雷家族封地)。為了緩和忽必烈進軍,阿裡不哥派遣急使向忽必烈請求寬恕,稱作為弟弟因無知而犯罪,兄長可以審判,待養壯了牲畜即去見忽必烈,並說別兒哥、旭烈兀和阿魯忽也將前來,忽必烈表示同意,並告知阿裡不哥:旭烈兀、別兒哥和阿魯忽到那裡時,讓他們立即派急使來,以便確定聚會地點,希望阿裡不哥在他們之前先來。這裡所提到的宗王,分別代表了蒙古汗國西部勢力,因為沒有他們的承認,自立為大汗是不合法的。因此,無論是阿裡不哥還是忽必烈,都需要他們的支援。在這種形勢下,忽必烈派東道諸王之一的也松格領10萬軍隊駐守和林一帶,監視阿裡不哥,自己解散了徵調的諸王軍隊,回到燕京。

由於忽必烈封鎖了漢地對漠北物資供應,阿裡不哥陷入物資匱乏的境地,為此他派遣察合台之孫阿魯忽回察合台汗國,要求阿魯忽搜集武器和糧食來支援他,並且把守好質渾河(阿姆河),以防旭烈兀和別兒哥的軍隊來支援忽必烈。然而當阿魯忽到達可失可耳(今喀什)邊境時,他聚集了15萬大軍,開始不聽阿裡不哥的擺佈了。此前,忽必烈為了控制察合台汗國,也任命了察合台重孫阿必失合為汗國君主,但阿必失合行至河西,被阿裡不哥急使抓獲,不久被害,這使忽必烈的計畫落空。[25]

然而阿裡不哥並沒有信守諾言。中統二年(1261)秋,阿裡不哥發兵前往和林,詐稱歸附忽必烈,對戍守的也松格軍隊發動突襲,攻佔和林後繼續南下。[26]忽必烈急調大軍迎戰。十一月,忽必烈大軍與阿裡不哥遇于昔木土腦兒之地,“諸王合丹等斬其將合丹火兒赤及其兵三千人,塔察兒與合必赤等複分兵奮擊,大破之,追北五十餘裡”。忽必烈親率諸軍躡其後,其部將阿脫等降,阿裡不哥北遁。經過數次激戰,雙方都有較大傷亡,忽必烈“被迫撤退”,當年冬季,各自退回境內,和林被阿裡不哥佔據。[27]

因為物資匱乏,阿裡不哥多次要求阿魯忽支援武器和糧食,但阿魯忽置之不理,積極擴張自己的勢力,派人前往撒麻耳幹(今烏茲別克撒馬爾罕)、不花刺(今烏茲別克布哈拉)和河中地區,殺掉了欽察汗國別兒哥在該地區的統治代表,接管了原本應由大汗直轄的上述地區。當阿裡不哥使者在察合台汗國境內徵集了大批物資準備帶走時,阿魯忽殺死使者,奪取了這批物資,因此與阿裡不哥決裂,並決定投靠忽必烈。憤怒之下,阿裡不哥領兵攻打阿魯忽。然而先頭部隊在速惕闊勒(今新疆賽裡木湖)被阿魯忽打敗。隨後阿裡不哥的軍隊又趁阿魯忽不備,攻取伊黎河地區及察合台汗國的京城阿力麻裡(今新疆霍城西)。阿魯忽帶領殘部逃往忽炭(今和田)和可失哈耳(今喀什),不久又遷往撒麻耳幹。阿裡不哥則在阿力麻裡地方過冬。在阿裡不哥離開哈刺和林後,忽必烈曾率大軍收復該城,但因漢地發生李埴之亂,不得不匆匆撤軍。

由於阿裡不哥處置政事不公,屬下諸王那顏相繼離他而去,加上阿力麻裡發生饑荒,阿裡不哥勢力大為削弱。阿魯忽聞訊前來進攻,阿裡不哥放回兀魯忽乃哈敦(阿魯忽堂兄之妻、原察合台汗國攝政)以為緩兵之計。阿魯忽隨後娶兀魯忽乃哈敦,又恢復了勢力。阿裡不哥在眾叛親離的情況下,不得不於中統五年(1264)七月來到開平向忽必烈投降。至此,爭奪汗位戰爭以忽必烈勝利告終。[28]

阿裡不哥與忽必烈爭位,不同于蒙哥向窩闊台系奪權,這是一場拖雷家族內部的權力鬥爭。阿裡不哥利用受命留守汗廷的機會,以拖雷幼子的身份,獲得了包括蒙哥諸子在內的漠北諸王的支持,在形式上更符合蒙古傳統。然而忽必烈擁有重兵和漢地的物質力量,並得到東道諸王和漢地世侯的支持,因此在實力上比阿裡不哥略勝一籌。儘管雙方都用召開忽裡勒台的方式,證明自己即位的合法性,然而並不能掩蓋背離傳統的事實。在阿裡不哥與忽必烈相見時,雙方都流下了眼淚,彼此對話充滿了哲學意味。忽必烈問:“我親愛的兄弟,在這場紛爭中誰對了呢,是我們還是你們”?阿裡不哥的回答意味深長:“當時是我們,現在是你們”。[29]這實際上道出了這場戰爭的性質。

阿、忽爭位以忽必烈勝利告終,然而勝利的代價是促進了蒙古汗國的分裂。因為術赤汗國雖未公開否認忽必烈的大汗地位,但早已不服從大汗的統轄。伊利汗國是承認忽必烈大汗地位的唯一汗國,然而旭烈兀未奉大汗之命,擅自據有原大汗轄地波斯建國,為此希望得到忽必烈的支持。旭烈兀與忽必烈的關係,與其講是附屬,毋寧說是同盟。至於察合台汗國和窩闊台汗國,根本就不承認忽必烈自封的大汗。察合台汗國向中亞的擴張已非名義大汗忽必烈所能控制。

就在阿裡不哥任命阿魯忽為察合台汗時,為爭奪物資,阿魯忽殺死阿裡不哥的使者與之決裂。耐人尋味的是,當時的使者揚言:“這批財物是我們奉阿裡不哥詔命徵收的,與阿魯忽有什麼相干”。[30]這說明在使者心目中,全蒙古的大汗有權在服從他的屬國徵收物資。然而事實上大汗並不能隨心所欲地這樣做。例如,窩闊台大汗在晚年時就檢討過自己不該“取斡赤斤叔叔百姓的女子”。[31]他還未經與其他宗親商議,便將拖雷名下速勒都思部的3個千戶劃歸己子闊端,此舉被認為違反了成吉思汗的詔令。在大汗強大時尚且要恪守成規,汗權微弱時更不能違背傳統。經過爭位戰爭,大汗權威進一步削弱,忽必烈要重振蒙古汗國絕非易事。事實上遊牧社會氏族議事制、家產分配製、軍事民主制等傳統,在汗權不振時,一直助長著汗國領主或封邑那顏的獨立傾向。

忽必烈雖然打敗了阿裡不哥,但作為全蒙古大汗,他的地位並沒有得到全體宗親的承認。忽、阿爭戰之初,欽察汗國宗王別兒哥曾向雙方派去使者,勸其和解;察合台汗國的阿魯忽雖然示好於忽必烈,但並不服從他,並且積極侵佔原屬大汗直轄的河中地區。旭烈兀傾向於忽必烈{後來還派使者譴責了阿裡不哥,這個立場應和旭烈兀敵視欽察汗國的別兒哥、又希望忽必烈承認其建國的合法地位有關。忽必烈為此派使者告知旭烈兀和阿魯忽:“各地區有叛亂。從質渾河岸到密昔兒的大門,蒙古軍隊和大食人地區,應由你,旭烈兀掌管,你要好好防守,以博取我們祖先的美名。從阿勒台的彼方直到質渾河,可讓阿魯忽防守並掌管兀露絲和各部落。而從阿勒台的這邊直到海濱,則由我來防守。”[32]欽察汗國的別兒哥據阿裡不哥說是支持他的,窩闊台汗國的海都、忽禿忽(即霍忽,又作禾忽)則支持阿裡不哥,反對忽必烈。[33]阿裡不哥失敗後,上述各方各自擴充自己的勢力,形成與元朝相仲伯的四大汗國。

欽察汗國 根據成吉思汗的分封,長子術赤的封地原在也兒的失河及阿勒泰山一帶。為預防兄弟不睦產生內訌,成吉思汗下令術赤向欽察草原出征以擴大版圖。據此,術赤及其子拔都發動一系列戰爭,先後征服欽察草原東部、阿姆河、錫爾河下游的花刺子模,以及烏拉爾河以西、伏爾加河流域的欽察、不裡阿耳諸族,並將斡羅思諸公國納入統治。拔都建立的欽察汗國,東起也兒的失河,西至斡羅思,南達巴爾喀什湖、黑海、裡海,北到北極圈附近。汗國都城建於伏爾加河下游的薩萊(今阿斯特拉罕附近)。1255年拔都去世,弟別兒哥即位。此時的欽察汗雖名義上對大汗稱藩,但已具相當獨立性。在忽必烈與阿裡不哥爭位時,別兒哥置身事外,並未對忽必烈或阿裡不哥自封的大汗表示服從。

察合台汗國 察合台系成吉思汗次子,原封地在乃蠻部從阿勒泰山至阿姆河之問的營地。西征以後,其封地擴至撒麻耳幹和不花剌。封地相鄰的河中城廓地區曾為察合台所覬覦,但因直隸大汗而未能獲得。汗國封主居阿力麻裡的忽牙思,一直是窩闊台系的支持者。迄至蒙哥即位,察合台之子也速蒙哥因拒命被誅。汗國數易封主,受到大汗的監督。忽、阿爭位為察合台系後王的復興提供了機會,阿魯忽恢復舊疆後又向河中擴張;最終成為獨立汗國。

窩闊台汗國 窩闊台是成吉思汗第三子,也是大蒙古國第二代大汗。他的原封地在葉密立和霍博(今新疆和布克賽爾)地區。即大汗位後,其封地有所擴展。在窩闊台後,長子貴由也登汗位,但在位期很短。貴由汗卒後,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的長子蒙哥即大汗位。由於蒙哥即位違背了早先約定汗位不出窩闊台系的傳統,因而不為窩闊台系諸王承認。在遭到誅、貶鎮壓後,窩闊台系諸王勢力大挫,封地被劃為別失八裡、也兒的失、海押立、葉密立、河西等地。爭位戰爭使曾受蒙哥汗打擊的窩闊台汗國出現振興機會。在忽必烈和阿裡不哥打得不可開交之際,窩闊台系後王不僅幸災樂禍,而且趁機恢復舊疆,並積極爭奪汗位。此後與元朝進行了數十年戰爭。

伊利汗國 與前三汗國有原封基礎不同,伊利汗國形成較晚。1221年至1222年,成吉思汗西征時曾佔領波斯東部呼羅珊諸城。1231年,大將搠裡蠻奉窩闊台汗之命,率軍3萬西征波斯。擊敗花刺子模嗣君劄蘭丁後,次第征服波斯大部以及谷兒只(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魯迷(西亞塞爾柱王朝)。搠軍受命鎮戍波斯,並建行政機構統轄阿姆河以西的波斯地區。1251年蒙哥即位,設阿姆河等處行尚書省,以阿兒渾為長官,駐呼羅珊的徒思城(今伊朗馬什哈德附近)。次年,蒙哥遣弟旭烈兀往鎮波斯,統兵征討未降地區,令搠裡蠻和出征怯失迷兒(喀什米爾)等處軍隊隸屬於旭烈兀,還命諸王從各自的軍隊中抽出十分之二人員隨從出征。1256年,旭烈兀大軍攻滅榪拶答而(今伊朗馬贊德蘭省)的木刺夷國(伊斯蘭教亦思馬因派勢力)。1258年攻陷報達(今伊拉克巴格達),滅黑食大食(阿拉伯帝國阿拔斯朝)。次年,旭烈兀軍分三路侵入敘利亞。1260年春,蒙哥汗逝世消息傳到西亞軍中,旭烈兀留先鋒怯的不花繼續進征,自率餘部退往波斯。怯的不花于當年九月為密昔兒(埃及)軍擊敗。此後蒙古軍所占敘利亞諸地陸續丟失。在蒙古本土發生爭奪汗位戰爭時期,原來作為大汗代表的旭烈兀,[34]遂據原屬大汗所轄波斯地區建國。忽必烈為換取旭烈兀的支持,不得不承認他對原屬大汗的阿姆河以南地區的佔領。其疆域東起阿姆河和印度河,西括小亞細亞大部,北至高加索山,南抵波斯灣。[35]

中統元年(1260)五月,忽必烈在他的建元中統詔中,曾表達過繼承前代法統之意,並將蒙古汗國首都移至漠南開平(今內蒙古正藍旗境內)。忽必烈任用漢地士人,內置中書省,外設十路宣撫司,建立起對原屬大汗的中原地區的統治。中統五年(1264)八月,他以平定內亂詔告全國,將中統五年改為至元元年,表示要“鼎新革故”,將原來的開平府改為上都,又改燕京為中都,統治重心進一步南移,開始以漢地經營為重點。在中統三年(1262)平定李壇之亂後,又成功地解除了漢人世侯的兵權。至元八年(1271)建國號“大元”。至元十一年(1274)發兵20萬征宋。至元十三年(1276)攻克南宋京城臨安。至元十六年(1279)攻滅南宋趙氏殘餘勢力,統一中國。

作為元朝皇帝,忽必烈同時還是名義上的蒙古大汗。四大汗國是大蒙古國的組成部分。按照傳統,作為大汗宗藩,各汗國君主的廢立應由大汗指定;封疆經大汗劃定,不得擅自更改;大汗有權對其軍隊和屬民加以抽調。事實上,封國君主雖具相對獨立性,但始終處於大汗的統轄制約之下。因此,大汗對各封國的軍政事務具有最高裁定權。為此忽必烈嘗試恢復大汗的權威。如前所述,忽必烈曾以大汗的身份承認過察合台汗阿魯忽、伊利汗旭烈兀的統治範圍,但是阿魯忽的汗位並不是忽必烈授予的,僅有忽必烈的承認,阿魯忽並不放心,因此,當忽必烈徵求他關於處理阿裡不哥的意見時,他的回答是:“我也是未經合罕和兄長旭烈兀同意繼承察合台之位的,現在全體宗親聚集在一起,正可判定我當否繼位,如果同意我繼位,我才可以發表意見”。[36]按蒙古傳統,全蒙古大汗要通過忽裡勒台推選方有效,封國國主一般由大汗任命。阿魯忽的話裡,顯然對忽必烈的大汗地位並不完全肯定。阿魯忽死後,兀魯忽乃哈敦“按照其異密們的意見,讓自己的兒子木八剌沙繼承了阿魯忽之位”,[37]這並沒有事先徵求忽必烈的意見。雖然後來忽必烈委派了另一個察合台後王八刺前去繼位,但從八刺不敢出示忽必烈詔書說明來意看,忽必烈的大汗權威並不能使察合台汗國的人聽命。當八刺奪得汗位卻背叛忽必烈後,忽必烈因鞭長莫及而無可奈何。

欽察汗國別兒哥繼兄長拔都之位是在蒙哥汗時期。在忽、阿爭位之際,別兒哥的態度並不明朗,可能還傾向于阿裡不哥。別兒哥以後欽察汗國的汗位繼承,並不經過忽必烈同意與否。即使與忽必烈關係密切的旭烈兀,建國稱汗也沒等忽必烈批准,實際上蒙哥委任他西征時,還說過等他“返回本土”的話,可見並沒有讓他在波斯立國的計畫;他還趁亂劫取了應由大汗直轄的中亞城廓地區。雖然他的兒子阿八哈在繼位後形式上還等待忽必烈的批准,但他的繼位是經過諸弟、宗王和異密“全體都真心實意地同意”在先的既成事實。[38]此外,他和別兒哥開仗並非大汗的命令,這在前朝是要受到大汗嚴懲的事。伊利汗國之所以禮敬元帝,除了念祖先有兄弟之誼外,與元朝聯盟以抵抗其他三汗國應是實際考慮。

在忽必烈徵求各系宗王關於處理阿裡不哥的意見時,曾經邀請旭烈兀、別兒哥、阿魯忽前去蒙古本土參加忽裡勒台。這可能是蒙古汗國最後一次重新團結的機會。受到邀請的還有窩闊台之孫海都,但他藉口牲畜瘦弱遷延不去。不久,旭烈兀與別兒哥交惡開戰,阿魯忽則重病在身,三人相繼死去。這使忽必烈希望借上述宗王出席忽裡勒台使自己汗位合法的計畫再也無法實現,各汗國自立的現實使大蒙古國的裂縫最終無法彌補。隨後,察合台後王與窩闊台後王為爭奪原大汗直轄的河中城廓地區而開戰。經術赤系後王的調停,1269年,在中亞塔刺思草原,相關三方舉行忽裡勒台。除了約定各方在河中城廓地區的權益外,三國還結成了反對忽必烈和旭烈兀的同盟。至此,蒙古汗國公開分裂。[39]以此之故,儘管四大汗與元朝往來時,仍尊忽必烈為合罕(大汗)或“阿哈”(兄長),甚至將各汗國原屬大汗的戶冊交送元朝;元朝也不時頒給賞賜,並將各汗國封主在中原的食邑租稅送歸原主,但這只是一種外交禮儀,或者講是黃金家族共有天下的象徵,並不能據此認定四大汗國與元朝有實質性的宗藩屬國關係,元朝與窩闊台、察合台兩汗國長期存在戰爭的事實也說明了這一點。

有學者認為,蒙古帝國的分裂是把帝國看作氏族共同財產的當權氏族的分裂,[40]這個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還應該看到,各汗國統治區域內,屬民的族屬、宗教、文化、經濟等存在很大差異,這種差異是在很長的歷史時期形成的,並不能夠簡單地用軍事鎮壓來消除,相反,這需要各汗國統治者去適應所面臨的當地社會。作為適應的結果,欽察、伊利汗廷的伊斯蘭化,這又與元廷篤信藏傳佛教形成差異。在經濟、文化存在極大差異的情況下,僅憑軍事武力來實現政治上的統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四大汗國各行其是遂成事實。

對忽必烈而言,既然無法恢復大蒙古國舊疆,而漢地已成為新的經營重心,那麼創建元朝無疑是他必然的選擇。忽必烈創建的元朝,不僅結束了中原自唐末以來宋、遼、金、西夏、大理等國的紛爭,而且把蒙古草原與中原內地緊密聯繫在一起,這種聯繫的緊密性,遠遠超過了漢代的屬國、都護府等,也與唐代羈縻州府不可同日而語。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元朝的蒙古遊牧貴族是以統治者的身份進入中原的,與以往封建王朝相比,統治集團發生了主客易位的變化,即蒙古統治者出於統治需要,積極主動地把蒙古草原和漢地連為一體。這種變化使元朝統治者的邊政重心也與以往中原王朝有所不同,儘管有漢地儒士“以夏變夷”的努力,忽必烈也表示要“附會漢法”,但是元朝邊疆政策特別是北部邊疆政策的制定,更多體現了蒙古遊牧貴族意志而非漢法。這是我們考察元朝邊政時應予注意之處。

注釋:[1]參見《蒙古秘史》第202節,四部叢刊本。據學者考訂,《元史•術赤台傳》所記65千戶更接近實際。見史衛民等:《“九十五千戶”考》,《元史及北方民族史研究集刊》第9期;韓儒林主編:《元朝史》,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4頁注[5]。[2]《元典章》卷9《投下•改正投下達魯花赤》,海王村古籍叢刊本。[3]《蒙古秘史》第203節。[4][蘇]博雅•符•拉基米爾佐夫著、劉榮悛譯:《蒙古社會制度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0年版,第162、177、155頁。[5]參見蒙《古社會制度史》,第189—191頁。[6]參見[日]村上正二:《蒙古王朝的采邑制度之起源》,《東洋學報》第44卷第3期;周良霄:《元代投下分封制度初探》,《元史論叢》第2輯,中華書局1983年版。[7]參見[波斯]拉施德著、餘大均、周建奇譯:《史集》第1卷第2冊,商務印書館1983年版,第380---381頁。[8]參見蔡美彪:《脫列哥那後史事考辨》,《蒙古史研究》第3輯,內蒙古大學出版社1989年版。[9]參見《史集》第2卷,第221頁。[10]《史集》第2卷,第237--243頁。[11]《史集》第2卷,第l96一l97頁。[12]《史集》第2卷,第29—30頁。[13]參見[波斯]志費尼著、何高濟譯:《世界征服者史》,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690頁。[14]《元史》卷3《憲宗紀》。[15]參見《史集》第2卷,第258頁;《世界征服者史》,第699—7O1頁;《元史》卷3《憲宗紀》。[16]參見《史集》第2卷,第12頁。[17]參見《史集》第2卷,第290--292頁;《元史》卷4《世祖紀一》。[18]《史集》第2卷,第293—294頁。[19]參見《元史》卷4《世祖紀一》。按,據《史集》記載,阿裡不哥即位在前,忽必烈即位在後。《元史》則記忽必烈即位在前,阿裡不哥“僭號”在後,意在表明忽必烈是“正統”所在。實際上兩人都違反了蒙古選汗傳統,“僭號”或“正統”只不過是相互攻擊和自我肯定而已。[20]參見《元史》卷126《廉希憲傳》。[21][22]《元史》卷159《趙良弼傳》。[23][24][25]元《史》卷126(廉希憲傳》。[26]《元史》卷159《商挺傳》、卷155《汪良臣傳》。[27]《史集》第2卷,第295--298頁。[28]參見《史集》第2卷,第300頁。[29]《元史》卷4《世祖紀一》;《史集》第2卷,第300—301頁。[30]參見《史集》第2卷,第302—306頁。[31]《史集》第2卷,第307頁。[32]《史集》第2卷,第178、302頁。[33]《蒙古秘史》第281節。[34]《史集》第2卷,第299頁。[35]參見《史集》第2卷,第13、180、309頁;《元史》卷132《麥裡傳》。[36]旭烈兀和忽必烈是作為蒙哥汗的左右翼派出去出征的。見《史集》第2卷,第265頁;第3卷,第29頁。[37]四大汗國封地據《史集》第2卷《術赤汗傳》、《察合台傳》、《窩闊台合罕紀》,第3卷《旭烈兀汗傳》。另參見劉迎勝:《旭烈兀時代漢地與波斯使臣往來考略》,《蒙古史研究》第2輯,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38]《史集》第2卷,第310頁。[39]《史集》第2卷,第179頁。[40]《史集》第3卷,第103頁。[41]參見《史集》第3卷,第110—111頁;劉迎勝:《論塔剌思會議》,《元史論叢》第4輯,中華書局1992年.[42]參見《蒙古社會制度史》,第195頁。

對於主動降服的部族,成吉思汗往往封其首領,使統領舊部,如汪古、畏兀兒、斡亦刺惕等部;姻族也以舊部形式組成數個千戶,如弘吉刺部、亦乞烈思部等。功臣如木華黎封國王,其他功臣也組成各自的愛馬(ayimag,意為部,又作投下)。這種恩賞式的分封,雖然要比黃金家族“忽必”分配式分封低一個等次,但由於職位世襲,對部民具有很強的支配權,因而仍保持著相對的獨立性,並有向領主演變的可能。[6]

根據成吉思汗的分封,長子術赤的封地是從海押立(今哈薩克塔爾迪•庫爾幹東)至花刺子模(中亞咸海南基發一帶)、欽察草原;次子察合台的封地,從畏兀兒之西到河中(阿姆河與錫爾河之間);三子窩闊台封地在也兒的失河(今額爾齊斯河)上游和葉密立(今新疆額敏縣)地方。他們的後人,按蒙古人的習慣,被稱為右手諸王,或西道諸王。幼子拖雷則繼承成吉思汗在斡難—怯綠漣河之間的大斡耳朵(宮帳);諸弟別裡古台分地在怯綠漣河(今克魯倫河)下游;合赤溫分地在金朝邊堡以北;大弟哈撒兒分地在額爾古納河與呼倫湖一帶;幼弟帖木哥斡赤斤的分地在大興安嶺以東,他們的後裔,習慣上被稱為左手諸王,或東道諸王。無論家產分配式還是恩賞型分封,分地一兀露絲、愛馬一投下都具有很強的獨立性。一般在大汗權威強大時,大汗對藩臣、藩部能實行有效的控制;一旦汗權衰落,各兀露絲往往自行其是,彼此甚至為爭奪汗位兵戎相見。前者以蒙古前四汗及忽必烈控制東道諸王為典型,後者以四大汗國獨立為著例。

遊牧民族的汗位繼承法引發了蒙古汗位爭奪鬥爭。

經過打破部落界限的整合,封建遊牧國家結構進一步完善,蒙古汗國積聚了強大的力量。隨後,蒙古遊牧貴族以追擊仇敵為由,發動了一系列征服戰爭,使大蒙古國疆域不斷擴大,諸王等封地又進行了若干調整(詳後)。

1227年,成吉思汗在圍攻西夏王國的戰役中死去。根據蒙古人幼子繼承家產的傳統,拖雷繼承了成吉思汗大部分屬民和軍隊,並以監國身份攝政。由於成吉思汗生前曾指定三子窩闊台繼承汗位,因此拖雷不能不按傳統舉行忽裡勒台以推選大汗。1229年,經忽裡勒台推舉,窩闊台繼位為蒙古國大汗。1232年,拖雷神秘死去,不久,窩闊台以大汗名義,將隸屬拖雷家族的速勒都思等3個千戶劃歸己子闊端。拖雷遺孀唆魯禾帖尼隱忍未發,兩系矛盾已見端倪。[7]

1241年,窩闊台卒,皇后脫列哥那攝政。窩闊台生前曾指定其孫失列門為繼承人,脫列哥那則堅持以己子貴由繼位,為此按傳統邀請各支宗王及重要將領,召開選汗大會。除長支宗王拔都(術赤之子)因與貴由不和,託病拒絕參加,東、西道主要諸王、大臣于1246年出席了在和林附近召開的選汗大會。在脫列哥那的操縱下,貴由被推舉為大汗。[8]1248年,貴由藉口去封國葉密立(今新疆額敏)養病,率軍西進。拖雷遺孀唆魯禾帖尼認為其此行將不利於拔都,秘密派人向拔都報信。拔都聞訊遂嚴兵以待。由於貴由行至橫相乙兒(烏古倫河上游河曲之處)地方暴卒,一場內部大戰從而得以避免。[9]

貴由的死使汗位出現空缺。此時窩闊台系缺乏有管理國家才幹、能繼承汗位的合適人選。貴由妻斡兀立海迷失與兩子忽察、腦忽之間意見不和,顯得勢力單薄;術赤系諸王則以拔都為首,兄弟團結,內部穩定,立國于南俄欽察草原,早已不服從大汗約束而自行其是。拔都因父親出身血統有爭議,無意爭奪汗位,但不願聽命於窩闊台系汗王,為了加強與窩、察兩系抗衡的力量,拔都採取了扶助對汗位有野心的拖雷系的策略。他一方面按慣例請貴由遺孀斡兀立海迷失攝政,另一方面以兄長身份,邀請各系宗王到其駐地,以便“擁立一個我們認為合適的人登臨大位”。然而察合台系和窩闊台系的主要諸王認為拔都駐地不是成吉思汗的根本之地,在那裡召開選汗大會違背傳統,遂拒絕拔都邀請。斡兀立海迷失只派代表八刺參加會議。唆魯禾帖尼派長子蒙哥率諸弟赴會,以示支持。在欽察草原的選汗大會上,拔都提議推舉蒙哥為汗,八刺以窩闊台曾指定失列門為繼承人為由加以對抗。由於拖雷系諸王擁有強大的軍隊,又有拔都率術赤系諸王鼎力相助,於是會議強行通過立蒙哥為汗的決議。當消息向察合台、窩闊台兩系諸王傳達後,這兩系諸王以原先曾約定汗位應在窩闊台系傳承為由,對決議不予承認。這使汗國陷人分裂境地。隨後拔都派其弟別兒哥、脫哈帖木兒率大軍衛護蒙哥返回蒙古本土;另行邀請各系諸王前去斡難(今蒙古國鄂嫩河)、怯綠連兩河故地重開大會。雖然東道諸王應邀赴會,但因窩闊台系和察合台系的許多諸王仍加抵制,會議遲遲不能召開。見會議耽誤已久,拔都下令不等窩、察兩系諸王與會,強行開會擁立蒙哥即位,並發出威脅:“那些背棄劄撒的人都得掉腦袋”。1251年,選汗大會在和林附近召開。到會的諸王、大臣再次確認曾在拔都駐地開會的議案,蒙哥遂當上了蒙古大汗。[10]

蒙古汗國的繼位問題,一直是影響汗國穩定的重要因素。成吉思汗生前雖然指定窩闊台為接班人,但蒙古社會固有的幼子優先繼承權習俗和部落議事制,制約著這種“指定”。根據蒙古人的傳統習俗,在一戶蒙古家庭中,長妻所生的幼子被稱為“斡惕赤斤”(odcigin),意為“守灶之主”,有留守家業的權利和義務,其他子女則在成年後分產另過,因此幼子在家中具有重要地位。這種習俗對蒙古社會政治也產生了影響。據史料記載,成吉思汗有意讓拖雷繼承汗位。他曾對拖雷講:“由你來掌管我的禹兒惕、大帳、軍隊和帑藏的職務,對你更好一些,你也可以更安心一些,因為你將擁有許多軍隊,你的兒子們將比其他宗王更為獨立和強大”。事實上,作為成吉思汗鍾愛的幼子,拖雷分得成吉思汗的大部分軍隊、屬民、財富,並佔據了大汗名下最好的牧地,完全具備稱汗的實力。[11]窩闊台對此十分清楚,他在遜辭眾人推舉時曾講到,“儘管成吉思汗的命令,實際上是這個意思,但是有長兄和叔父們,特別是大弟拖雷汗,比我更配授予大權和擔當這件事,因為按照蒙古人的規矩和習俗,幼子乃是家中之長,幼子代替父親並掌管他的營地和家室”,認為拖雷有權繼位。[12]後來窩闊台雖然登上了汗位,而且各系宗王也立下效忠的誓言,表示大汗之位永遠在窩闊台一系內傳承,但拖雷及後裔擁有強大勢力,其服從與否,可以直接動搖汗位。蒙哥即位不僅得益於以拔都為首的術赤系後王和東道諸王的支持,而且本身也具備稱汗的實力。這是汗位從窩闊台系轉入拖雷系的真正原因。

窩、察兩系的抵制已使大汗的權威受到削弱,當蒙哥正在歡慶自己的勝利時,窩闊台系宗王失列門、腦忽、忽禿黑等以參加會議的名義,帶領軍隊企圖突襲蒙哥大營。因偶然機會,有人發現有大批軍械被運向和林,並伴有大量軍隊,馬上向蒙哥汗告發。蒙哥派出大將忙哥撒兒領兵包圍失列門等宗王,將其拘捕,帶往汗廷;另派不憐吉帶統兵十萬,前往別失八裡(今新疆吉木薩爾境內)與哈刺和林之間的兀魯黑塔黑(今蒙古國科布多地區)、杭海(今蒙古國杭愛山脈),以防察合台汗國方面的進攻;派不花領兵兩萬前往乞兒吉思(鄂畢河上游至葉尼塞河之間)和謙謙州(唐努嶺以北至葉尼塞河上游之間)的邊境,[13]脅迫斡兀立海迷失與其子忽察動身來和林覲見。經過蒙哥及其大臣的審訊,窩闊台系的宗王及謀臣、部將等相繼承認陰謀。蒙哥借此機會進行大規模清洗,處死一大批從叛人員,“分遷諸王於各所:合丹于別石八裡地,蔑裡于葉兒的石河,海都於海押立地,別兒哥于曲兒只地,脫脫于葉密立地,蒙哥都及太宗皇后乞裡吉忽帖尼於擴端所居地之西。仍乙太宗諸後妃家貲分賜親王”。在斡兀立海迷失及失列門母“以厭禳事覺”後,被處死,又謫“失烈門、也速、孛裡等於沒脫赤之地,禁錮和只、納忽、也孫脫等於軍營”。[14]窩、察兩系經過殘酷的鎮壓後,力量削弱,一蹶難振。通過剷除異己勢力,蒙哥確立了自己的大汗權威。

蒙哥的勝利,實際上是拖雷系與術赤系聯盟的結果。拔都輩居兄長,又有擁立之功,加上此前早已獨立一方,在拔都和蒙哥在世時,雙方尚能共同維護大汗權威,不過蒙哥已不能像成吉思汗和窩闊台兩位大汗那樣干預欽察汗國的內政了。無論是欽察汗國,還是察合台汗國或窩闊台汗國,與蒙哥大汗不僅有著一定的地理距離,而且在統治家族內部,已出現深深的裂痕。

蒙哥當政期間,除原來宗王貴戚封地外,將大汗直轄地區劃為三部分:東方各地區,漢文史料稱為燕京等處行尚書省,委任馬哈木牙•刺窪赤實行管理;突厥斯坦、河中諸城、畏兀兒諸城、費爾於納、花刺子模等地,漢文史料稱為別失八裡等處行尚書省,任命馬思忽惕伯管理;呼羅珊、榪拶答而、伊拉克、法兒思、起兒漫、羅耳、阿兒蘭、亞塞拜然、古兒只斯坦、亞美尼亞、魯木、迪牙別克兒、毛夕裡、合列蔔等地,漢文史料稱為阿姆河等處行尚書省,任命阿兒渾為長官。[15]上述地區的稅收均上交大汗國庫,並作為黃金家族的共同財富,由大汗管理支配。此外,蒙哥派長弟忽必烈經略漢地,同時派次弟旭烈兀經略波斯等地,作為他控制東西方的左右翼助手。

蒙哥汗死後的爭位戰爭促使大蒙古國分裂及元朝創建。

1259年七月,蒙哥猝死征南宋軍中。蒙哥生前並沒有指定繼位人,雖然他曾說過窩闊台之孫失列門可以繼位的話,但出於猜忌,他下令溺死了失列門,[16]而蒙哥諸子年幼,無力服眾,因此汗位繼承再次發生危機。當時覬覦汗位者主要是蒙哥的長弟忽必烈和幼弟阿裡不哥。阿裡不哥似乎先于忽必烈得到蒙哥死亡的消息,在先朝諸臣阿藍答兒、渾都海、脫火思、脫裡赤等慫恿下,於是利用受命留守汗廷老營的身份,命阿藍答兒發兵于漠北諸部,脫裡赤括兵于漠南諸州,為奪取汗位預作準備。忽必烈受蒙哥之命,開府漠南金蓮川(今內蒙古正藍旗東北境),經略漢地,當時正在進攻南宋軍中。當年九月,親王穆哥(忽必烈異母弟)從四川合州釣魚山前線給忽必烈送來蒙哥猝死的消息,並請忽必烈北歸。不久,在金蓮川開平府的忽必烈妻子察必也派人向忽必烈密報,稱有脫裡赤、阿藍答兒在漠南地區調兵,還不讓忽必烈長子真金知道,要忽必烈速歸。忽必烈聞訊匆匆和南宋訂立和約,然後北返,歸途中曾派使向阿裡不哥詢問抽調軍隊事。阿裡不哥有意向忽必烈封鎖消息,所遣使者含糊其詞,引起忽必烈的懷疑。當忽必烈回到燕京時,正逢脫裡赤括兵,面對忽必烈的詰問,脫裡赤稱是奉蒙哥“臨終之命”。忽必烈認為事情可疑,便解散了脫裡赤括集的軍隊。[17]此後雙方都派使臣去接管蒙哥生前所率領的軍隊。阿裡不哥接受脫裡赤的建議,一方面派出使者麻痹忽必烈,另一方面邀請各系諸王前去參加蒙哥葬禮,準備在聚會時消滅對手奪取汗位。見忽必烈和東道諸王拖延,傾向阿裡不哥的宗王及大臣不願再等,遂在牙亦剌黑一阿勒台地方召集大會,擁立阿裡不哥為蒙古大汗,並造輿論稱,“旭烈兀汗、別兒哥和宗王們已同意並宣佈了我為合罕,不要聽忽必烈、塔察兒、也松格、也可一合丹、納鄰一合丹的話,也不要服從他們的命令”。[18]中統元年(1260)三月,忽必烈赴開平,親王合丹、阿只吉率西道諸王,塔察兒、也松格、忽刺忽兒、爪都率東道諸王,表示願擁立忽必烈為蒙古大汗。忽必烈按慣例三讓,諸王、大臣固請,於是完成選汗儀式,即皇帝位。[19]忽必烈與阿裡不哥都向對方派出使者,但存在的分歧只能訴諸干戈。

當時在漢地還有一些阿裡不哥的支持者,控制蒙哥留在川陝的軍隊首先成為忽必烈和阿裡不哥鬥爭的焦點,因為這支軍隊的向背,關係到汗位之爭的大局,對忽、阿雙方都至關重要。有人提醒忽必烈說,“劉太平、霍魯海在關右,渾都海在六盤,征南諸軍散處秦蜀,太平要結諸將,其性險詐,素畏殿下英武,倘倚關中形勝,設有異謀,漸不可制”,建議忽必烈“遣趙良弼往覘人情事宜”。忽必烈採納了這個意見,[20]派趙良弼前去京兆察訪秦、蜀人情事宜。據趙良弼報告,“宗王穆哥無他心,宜以西南六盤悉委屬之。渾都海屯軍六盤,士馬精強,鹹思北歸,恐事有不意。紐磷總秦、川蒙古諸軍,多得秦、蜀民心,年少鷙勇,輕去就,當寵以重職,疾解其兵柄。劉太平、霍魯懷,今行尚書省事,聲言辦集糧餉,陰有據秦、蜀志。百家奴、劉黑馬、汪惟正兄弟,蒙被德惠,俱悉心俟命”。[21]根據形勢,忽必烈下令立陝西四川宣撫司,以八春、廉希憲、商挺、趙良弼主持,前去控制陝、川。趙良弼先至京兆,與斷事官八春分析:“今渾都海日夜思北歸,紐磷遷延不即行,當先遣使奉上旨促紐磷入朝,劉太平速還京兆。”八春同意。使者至,紐磷果然移營準備入涇州,劉太平也將趨六盤山與渾都海會合,聞命乃止。斷事官闊闊出遣使向廉希憲報告:“渾都海已反,殺所遣使者朵羅台,遣人諭其黨密裡火者于成都、乞台不花于青居,使各以兵來援,又多與蒙古軍奧魯官兀奴忽等金帛,盡起新軍,且約太平、霍魯海同日俱發。”廉希憲得報,召僚屬計議,認為“不早為之計,殆將無及”。於是遣萬戶劉黑馬、京兆治中高鵬霄、華州尹史廣,掩捕太平、霍魯海及其黨,捕獲後“盡得其奸謀,悉置於獄”。複遣劉黑馬誅密裡火者,總帥汪惟正誅乞台不花,然後派人向忽必烈奏告。當時關中無兵備,廉希憲命汪惟良將秦、鞏諸軍進軍六盤山,汪惟良以未得忽必烈旨命為辭,廉希憲解所佩虎符銀印授之,稱:“此皆身承密旨,君但辦吾事,制符已飛奏矣。”又付汪惟良銀一萬五千兩,以充功賞,另出庫藏鈔幣制作軍衣,使汪惟良感激而行。廉希憲又發川卒更戍及在家余丁,推節制諸軍蒙古官八春率領。廉希憲對八春講:“君所將之眾,未經訓練,六盤兵精,勿與爭鋒,但張聲勢,使不得東,則大事濟矣。”適有詔赦至,廉希憲恐有意外,先命絞太平等於獄,然後出迎詔,人心遂安。對於廉希憲自劾停赦行刑、徵調諸軍、擅以汪惟良為帥等罪,忽必烈深為讚賞,認為“《經》所謂行權,此其是也”。別賜金虎符,使節制諸軍,並告知廉希憲:“朕委卿以方面之權,事當從宜,毋拘常制,坐失事機”。[22]此外,廉希憲還根據具體情況,以寬大的方式將反叛力量爭取過來。史載,西川將紐鄰奧魯官將舉兵應渾都海,八春獲之,系其党50余人於乾州獄,送奧魯官等二人至京兆,請並殺之。奧魯官等二人自分必死,廉希憲認為,“渾都海不能乘勢東來,保無他慮。今眾志未一,猶懷反側,彼軍見其將校執囚,或別生心,為害不細。今因其懼死,並加寬釋,使之感恩效力,就發此軍余丁,往隸八春,上策也”。此舉確實收到預期效果。當初八春拘執諸校時,隸屬諸校的軍士不無疑懼,“駭亂四出,莫可禁遏”,在得知諸校獲得保全,紐鄰奧魯官得釋後,大喜過望,皆願出兵效力。八春也釋然開悟,於是得精騎數千,由八春率領西進禦敵。[23]應該講廉希憲採取的種種果斷措施,在非常時期,對穩定形勢顯然很必要。忽必烈的高度信任和不拘常規,也為廉希憲施展才幹提供了必要的支援。

中統元年(1260)九月,阿裡不哥大將阿藍答兒自和林引兵南來,與哈剌不花、渾都海遇于甘州西涼府。哈刺不花與阿藍答兒不合,引兵北去。阿藍答兒遂與渾都海合軍而東,並戰勝了擁護忽必烈的諸將軍隊,河右大震。擁護忽必烈的宗王只必帖木兒(窩闊台孫,闊端子)輜重皆空,只得就食秦雍。忽必烈謀士有議欲棄兩川退守興元者,廉希憲力言不可,加以阻止。隨後宗王合丹率騎兵與八春、汪良臣兵合,分三道抵抗。兩軍對陣,大風吹沙,汪良臣令軍士下馬,以短兵突其左,繞出陣後,潰其右而出;八春直搗其前;合丹勒精騎邀其歸路,大敗其軍于姑臧(今甘肅山丹境),斬阿藍答兒及渾都海,“西土悉平”,[24]穩定了關隴形勢。在陝、川、隴爭奪中,忽必烈充分利用多年儲備的人才優勢,即追隨自己的蒙、畏、汪古、漢人“潛邸舊臣”,如廉希憲、商挺、趙良弼等人,使他們能在特殊時期表現出特殊才能,為忽必烈牢牢控制關隴地區立下汗馬功勞。這種人才優勢是他的幼弟阿裡不哥所不具備的,也是忽必烈創建元朝的寶貴資源。

在佈置關隴防務時,忽必烈已經開始為出兵漠北做準備。中統元年(1260)六月,忽必烈下詔讓燕京、西京(大同)、北京(內蒙古寧城縣西)三路宣撫司運米十萬石,輸開平府及撫州(河北張北縣)、沙井(內蒙古四子王旗紅格爾蘇木)、淨州(內蒙古四子王旗蔔子村)、魚兒濼(內蒙古克什克騰旗西達裡淖爾),以備軍儲。七月,忽必烈親自率軍聲討阿裡不哥。九月,忽必烈進至轉都兒哥之地,以阿裡不哥違命,下詔諭中外。十月,進駐昔光地方,下令官府出錢雇用人、駝,往昔光地方運米萬石。十二月,忽必烈從和林返回燕京近郊。

忽必烈此次出兵,調動了東道諸王的軍隊。據波斯史料記載,忽必烈的先鋒,東道諸王也松格、納鄰—合丹領兵在巴昔乞地方擊敗了阿裡不哥,迫使阿裡不哥逃回自己的分地謙謙州(由他繼承的拖雷家族封地)。為了緩和忽必烈進軍,阿裡不哥派遣急使向忽必烈請求寬恕,稱作為弟弟因無知而犯罪,兄長可以審判,待養壯了牲畜即去見忽必烈,並說別兒哥、旭烈兀和阿魯忽也將前來,忽必烈表示同意,並告知阿裡不哥:旭烈兀、別兒哥和阿魯忽到那裡時,讓他們立即派急使來,以便確定聚會地點,希望阿裡不哥在他們之前先來。這裡所提到的宗王,分別代表了蒙古汗國西部勢力,因為沒有他們的承認,自立為大汗是不合法的。因此,無論是阿裡不哥還是忽必烈,都需要他們的支援。在這種形勢下,忽必烈派東道諸王之一的也松格領10萬軍隊駐守和林一帶,監視阿裡不哥,自己解散了徵調的諸王軍隊,回到燕京。

由於忽必烈封鎖了漢地對漠北物資供應,阿裡不哥陷入物資匱乏的境地,為此他派遣察合台之孫阿魯忽回察合台汗國,要求阿魯忽搜集武器和糧食來支援他,並且把守好質渾河(阿姆河),以防旭烈兀和別兒哥的軍隊來支援忽必烈。然而當阿魯忽到達可失可耳(今喀什)邊境時,他聚集了15萬大軍,開始不聽阿裡不哥的擺佈了。此前,忽必烈為了控制察合台汗國,也任命了察合台重孫阿必失合為汗國君主,但阿必失合行至河西,被阿裡不哥急使抓獲,不久被害,這使忽必烈的計畫落空。[25]

然而阿裡不哥並沒有信守諾言。中統二年(1261)秋,阿裡不哥發兵前往和林,詐稱歸附忽必烈,對戍守的也松格軍隊發動突襲,攻佔和林後繼續南下。[26]忽必烈急調大軍迎戰。十一月,忽必烈大軍與阿裡不哥遇于昔木土腦兒之地,“諸王合丹等斬其將合丹火兒赤及其兵三千人,塔察兒與合必赤等複分兵奮擊,大破之,追北五十餘裡”。忽必烈親率諸軍躡其後,其部將阿脫等降,阿裡不哥北遁。經過數次激戰,雙方都有較大傷亡,忽必烈“被迫撤退”,當年冬季,各自退回境內,和林被阿裡不哥佔據。[27]

因為物資匱乏,阿裡不哥多次要求阿魯忽支援武器和糧食,但阿魯忽置之不理,積極擴張自己的勢力,派人前往撒麻耳幹(今烏茲別克撒馬爾罕)、不花刺(今烏茲別克布哈拉)和河中地區,殺掉了欽察汗國別兒哥在該地區的統治代表,接管了原本應由大汗直轄的上述地區。當阿裡不哥使者在察合台汗國境內徵集了大批物資準備帶走時,阿魯忽殺死使者,奪取了這批物資,因此與阿裡不哥決裂,並決定投靠忽必烈。憤怒之下,阿裡不哥領兵攻打阿魯忽。然而先頭部隊在速惕闊勒(今新疆賽裡木湖)被阿魯忽打敗。隨後阿裡不哥的軍隊又趁阿魯忽不備,攻取伊黎河地區及察合台汗國的京城阿力麻裡(今新疆霍城西)。阿魯忽帶領殘部逃往忽炭(今和田)和可失哈耳(今喀什),不久又遷往撒麻耳幹。阿裡不哥則在阿力麻裡地方過冬。在阿裡不哥離開哈刺和林後,忽必烈曾率大軍收復該城,但因漢地發生李埴之亂,不得不匆匆撤軍。

由於阿裡不哥處置政事不公,屬下諸王那顏相繼離他而去,加上阿力麻裡發生饑荒,阿裡不哥勢力大為削弱。阿魯忽聞訊前來進攻,阿裡不哥放回兀魯忽乃哈敦(阿魯忽堂兄之妻、原察合台汗國攝政)以為緩兵之計。阿魯忽隨後娶兀魯忽乃哈敦,又恢復了勢力。阿裡不哥在眾叛親離的情況下,不得不於中統五年(1264)七月來到開平向忽必烈投降。至此,爭奪汗位戰爭以忽必烈勝利告終。[28]

阿裡不哥與忽必烈爭位,不同于蒙哥向窩闊台系奪權,這是一場拖雷家族內部的權力鬥爭。阿裡不哥利用受命留守汗廷的機會,以拖雷幼子的身份,獲得了包括蒙哥諸子在內的漠北諸王的支持,在形式上更符合蒙古傳統。然而忽必烈擁有重兵和漢地的物質力量,並得到東道諸王和漢地世侯的支持,因此在實力上比阿裡不哥略勝一籌。儘管雙方都用召開忽裡勒台的方式,證明自己即位的合法性,然而並不能掩蓋背離傳統的事實。在阿裡不哥與忽必烈相見時,雙方都流下了眼淚,彼此對話充滿了哲學意味。忽必烈問:“我親愛的兄弟,在這場紛爭中誰對了呢,是我們還是你們”?阿裡不哥的回答意味深長:“當時是我們,現在是你們”。[29]這實際上道出了這場戰爭的性質。

阿、忽爭位以忽必烈勝利告終,然而勝利的代價是促進了蒙古汗國的分裂。因為術赤汗國雖未公開否認忽必烈的大汗地位,但早已不服從大汗的統轄。伊利汗國是承認忽必烈大汗地位的唯一汗國,然而旭烈兀未奉大汗之命,擅自據有原大汗轄地波斯建國,為此希望得到忽必烈的支持。旭烈兀與忽必烈的關係,與其講是附屬,毋寧說是同盟。至於察合台汗國和窩闊台汗國,根本就不承認忽必烈自封的大汗。察合台汗國向中亞的擴張已非名義大汗忽必烈所能控制。

就在阿裡不哥任命阿魯忽為察合台汗時,為爭奪物資,阿魯忽殺死阿裡不哥的使者與之決裂。耐人尋味的是,當時的使者揚言:“這批財物是我們奉阿裡不哥詔命徵收的,與阿魯忽有什麼相干”。[30]這說明在使者心目中,全蒙古的大汗有權在服從他的屬國徵收物資。然而事實上大汗並不能隨心所欲地這樣做。例如,窩闊台大汗在晚年時就檢討過自己不該“取斡赤斤叔叔百姓的女子”。[31]他還未經與其他宗親商議,便將拖雷名下速勒都思部的3個千戶劃歸己子闊端,此舉被認為違反了成吉思汗的詔令。在大汗強大時尚且要恪守成規,汗權微弱時更不能違背傳統。經過爭位戰爭,大汗權威進一步削弱,忽必烈要重振蒙古汗國絕非易事。事實上遊牧社會氏族議事制、家產分配製、軍事民主制等傳統,在汗權不振時,一直助長著汗國領主或封邑那顏的獨立傾向。

忽必烈雖然打敗了阿裡不哥,但作為全蒙古大汗,他的地位並沒有得到全體宗親的承認。忽、阿爭戰之初,欽察汗國宗王別兒哥曾向雙方派去使者,勸其和解;察合台汗國的阿魯忽雖然示好於忽必烈,但並不服從他,並且積極侵佔原屬大汗直轄的河中地區。旭烈兀傾向於忽必烈{後來還派使者譴責了阿裡不哥,這個立場應和旭烈兀敵視欽察汗國的別兒哥、又希望忽必烈承認其建國的合法地位有關。忽必烈為此派使者告知旭烈兀和阿魯忽:“各地區有叛亂。從質渾河岸到密昔兒的大門,蒙古軍隊和大食人地區,應由你,旭烈兀掌管,你要好好防守,以博取我們祖先的美名。從阿勒台的彼方直到質渾河,可讓阿魯忽防守並掌管兀露絲和各部落。而從阿勒台的這邊直到海濱,則由我來防守。”[32]欽察汗國的別兒哥據阿裡不哥說是支持他的,窩闊台汗國的海都、忽禿忽(即霍忽,又作禾忽)則支持阿裡不哥,反對忽必烈。[33]阿裡不哥失敗後,上述各方各自擴充自己的勢力,形成與元朝相仲伯的四大汗國。

欽察汗國 根據成吉思汗的分封,長子術赤的封地原在也兒的失河及阿勒泰山一帶。為預防兄弟不睦產生內訌,成吉思汗下令術赤向欽察草原出征以擴大版圖。據此,術赤及其子拔都發動一系列戰爭,先後征服欽察草原東部、阿姆河、錫爾河下游的花刺子模,以及烏拉爾河以西、伏爾加河流域的欽察、不裡阿耳諸族,並將斡羅思諸公國納入統治。拔都建立的欽察汗國,東起也兒的失河,西至斡羅思,南達巴爾喀什湖、黑海、裡海,北到北極圈附近。汗國都城建於伏爾加河下游的薩萊(今阿斯特拉罕附近)。1255年拔都去世,弟別兒哥即位。此時的欽察汗雖名義上對大汗稱藩,但已具相當獨立性。在忽必烈與阿裡不哥爭位時,別兒哥置身事外,並未對忽必烈或阿裡不哥自封的大汗表示服從。

察合台汗國 察合台系成吉思汗次子,原封地在乃蠻部從阿勒泰山至阿姆河之問的營地。西征以後,其封地擴至撒麻耳幹和不花剌。封地相鄰的河中城廓地區曾為察合台所覬覦,但因直隸大汗而未能獲得。汗國封主居阿力麻裡的忽牙思,一直是窩闊台系的支持者。迄至蒙哥即位,察合台之子也速蒙哥因拒命被誅。汗國數易封主,受到大汗的監督。忽、阿爭位為察合台系後王的復興提供了機會,阿魯忽恢復舊疆後又向河中擴張;最終成為獨立汗國。

窩闊台汗國 窩闊台是成吉思汗第三子,也是大蒙古國第二代大汗。他的原封地在葉密立和霍博(今新疆和布克賽爾)地區。即大汗位後,其封地有所擴展。在窩闊台後,長子貴由也登汗位,但在位期很短。貴由汗卒後,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的長子蒙哥即大汗位。由於蒙哥即位違背了早先約定汗位不出窩闊台系的傳統,因而不為窩闊台系諸王承認。在遭到誅、貶鎮壓後,窩闊台系諸王勢力大挫,封地被劃為別失八裡、也兒的失、海押立、葉密立、河西等地。爭位戰爭使曾受蒙哥汗打擊的窩闊台汗國出現振興機會。在忽必烈和阿裡不哥打得不可開交之際,窩闊台系後王不僅幸災樂禍,而且趁機恢復舊疆,並積極爭奪汗位。此後與元朝進行了數十年戰爭。

伊利汗國 與前三汗國有原封基礎不同,伊利汗國形成較晚。1221年至1222年,成吉思汗西征時曾佔領波斯東部呼羅珊諸城。1231年,大將搠裡蠻奉窩闊台汗之命,率軍3萬西征波斯。擊敗花刺子模嗣君劄蘭丁後,次第征服波斯大部以及谷兒只(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魯迷(西亞塞爾柱王朝)。搠軍受命鎮戍波斯,並建行政機構統轄阿姆河以西的波斯地區。1251年蒙哥即位,設阿姆河等處行尚書省,以阿兒渾為長官,駐呼羅珊的徒思城(今伊朗馬什哈德附近)。次年,蒙哥遣弟旭烈兀往鎮波斯,統兵征討未降地區,令搠裡蠻和出征怯失迷兒(喀什米爾)等處軍隊隸屬於旭烈兀,還命諸王從各自的軍隊中抽出十分之二人員隨從出征。1256年,旭烈兀大軍攻滅榪拶答而(今伊朗馬贊德蘭省)的木刺夷國(伊斯蘭教亦思馬因派勢力)。1258年攻陷報達(今伊拉克巴格達),滅黑食大食(阿拉伯帝國阿拔斯朝)。次年,旭烈兀軍分三路侵入敘利亞。1260年春,蒙哥汗逝世消息傳到西亞軍中,旭烈兀留先鋒怯的不花繼續進征,自率餘部退往波斯。怯的不花于當年九月為密昔兒(埃及)軍擊敗。此後蒙古軍所占敘利亞諸地陸續丟失。在蒙古本土發生爭奪汗位戰爭時期,原來作為大汗代表的旭烈兀,[34]遂據原屬大汗所轄波斯地區建國。忽必烈為換取旭烈兀的支持,不得不承認他對原屬大汗的阿姆河以南地區的佔領。其疆域東起阿姆河和印度河,西括小亞細亞大部,北至高加索山,南抵波斯灣。[35]

中統元年(1260)五月,忽必烈在他的建元中統詔中,曾表達過繼承前代法統之意,並將蒙古汗國首都移至漠南開平(今內蒙古正藍旗境內)。忽必烈任用漢地士人,內置中書省,外設十路宣撫司,建立起對原屬大汗的中原地區的統治。中統五年(1264)八月,他以平定內亂詔告全國,將中統五年改為至元元年,表示要“鼎新革故”,將原來的開平府改為上都,又改燕京為中都,統治重心進一步南移,開始以漢地經營為重點。在中統三年(1262)平定李壇之亂後,又成功地解除了漢人世侯的兵權。至元八年(1271)建國號“大元”。至元十一年(1274)發兵20萬征宋。至元十三年(1276)攻克南宋京城臨安。至元十六年(1279)攻滅南宋趙氏殘餘勢力,統一中國。

作為元朝皇帝,忽必烈同時還是名義上的蒙古大汗。四大汗國是大蒙古國的組成部分。按照傳統,作為大汗宗藩,各汗國君主的廢立應由大汗指定;封疆經大汗劃定,不得擅自更改;大汗有權對其軍隊和屬民加以抽調。事實上,封國君主雖具相對獨立性,但始終處於大汗的統轄制約之下。因此,大汗對各封國的軍政事務具有最高裁定權。為此忽必烈嘗試恢復大汗的權威。如前所述,忽必烈曾以大汗的身份承認過察合台汗阿魯忽、伊利汗旭烈兀的統治範圍,但是阿魯忽的汗位並不是忽必烈授予的,僅有忽必烈的承認,阿魯忽並不放心,因此,當忽必烈徵求他關於處理阿裡不哥的意見時,他的回答是:“我也是未經合罕和兄長旭烈兀同意繼承察合台之位的,現在全體宗親聚集在一起,正可判定我當否繼位,如果同意我繼位,我才可以發表意見”。[36]按蒙古傳統,全蒙古大汗要通過忽裡勒台推選方有效,封國國主一般由大汗任命。阿魯忽的話裡,顯然對忽必烈的大汗地位並不完全肯定。阿魯忽死後,兀魯忽乃哈敦“按照其異密們的意見,讓自己的兒子木八剌沙繼承了阿魯忽之位”,[37]這並沒有事先徵求忽必烈的意見。雖然後來忽必烈委派了另一個察合台後王八刺前去繼位,但從八刺不敢出示忽必烈詔書說明來意看,忽必烈的大汗權威並不能使察合台汗國的人聽命。當八刺奪得汗位卻背叛忽必烈後,忽必烈因鞭長莫及而無可奈何。

欽察汗國別兒哥繼兄長拔都之位是在蒙哥汗時期。在忽、阿爭位之際,別兒哥的態度並不明朗,可能還傾向于阿裡不哥。別兒哥以後欽察汗國的汗位繼承,並不經過忽必烈同意與否。即使與忽必烈關係密切的旭烈兀,建國稱汗也沒等忽必烈批准,實際上蒙哥委任他西征時,還說過等他“返回本土”的話,可見並沒有讓他在波斯立國的計畫;他還趁亂劫取了應由大汗直轄的中亞城廓地區。雖然他的兒子阿八哈在繼位後形式上還等待忽必烈的批准,但他的繼位是經過諸弟、宗王和異密“全體都真心實意地同意”在先的既成事實。[38]此外,他和別兒哥開仗並非大汗的命令,這在前朝是要受到大汗嚴懲的事。伊利汗國之所以禮敬元帝,除了念祖先有兄弟之誼外,與元朝聯盟以抵抗其他三汗國應是實際考慮。

在忽必烈徵求各系宗王關於處理阿裡不哥的意見時,曾經邀請旭烈兀、別兒哥、阿魯忽前去蒙古本土參加忽裡勒台。這可能是蒙古汗國最後一次重新團結的機會。受到邀請的還有窩闊台之孫海都,但他藉口牲畜瘦弱遷延不去。不久,旭烈兀與別兒哥交惡開戰,阿魯忽則重病在身,三人相繼死去。這使忽必烈希望借上述宗王出席忽裡勒台使自己汗位合法的計畫再也無法實現,各汗國自立的現實使大蒙古國的裂縫最終無法彌補。隨後,察合台後王與窩闊台後王為爭奪原大汗直轄的河中城廓地區而開戰。經術赤系後王的調停,1269年,在中亞塔刺思草原,相關三方舉行忽裡勒台。除了約定各方在河中城廓地區的權益外,三國還結成了反對忽必烈和旭烈兀的同盟。至此,蒙古汗國公開分裂。[39]以此之故,儘管四大汗與元朝往來時,仍尊忽必烈為合罕(大汗)或“阿哈”(兄長),甚至將各汗國原屬大汗的戶冊交送元朝;元朝也不時頒給賞賜,並將各汗國封主在中原的食邑租稅送歸原主,但這只是一種外交禮儀,或者講是黃金家族共有天下的象徵,並不能據此認定四大汗國與元朝有實質性的宗藩屬國關係,元朝與窩闊台、察合台兩汗國長期存在戰爭的事實也說明了這一點。

有學者認為,蒙古帝國的分裂是把帝國看作氏族共同財產的當權氏族的分裂,[40]這個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還應該看到,各汗國統治區域內,屬民的族屬、宗教、文化、經濟等存在很大差異,這種差異是在很長的歷史時期形成的,並不能夠簡單地用軍事鎮壓來消除,相反,這需要各汗國統治者去適應所面臨的當地社會。作為適應的結果,欽察、伊利汗廷的伊斯蘭化,這又與元廷篤信藏傳佛教形成差異。在經濟、文化存在極大差異的情況下,僅憑軍事武力來實現政治上的統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四大汗國各行其是遂成事實。

對忽必烈而言,既然無法恢復大蒙古國舊疆,而漢地已成為新的經營重心,那麼創建元朝無疑是他必然的選擇。忽必烈創建的元朝,不僅結束了中原自唐末以來宋、遼、金、西夏、大理等國的紛爭,而且把蒙古草原與中原內地緊密聯繫在一起,這種聯繫的緊密性,遠遠超過了漢代的屬國、都護府等,也與唐代羈縻州府不可同日而語。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元朝的蒙古遊牧貴族是以統治者的身份進入中原的,與以往封建王朝相比,統治集團發生了主客易位的變化,即蒙古統治者出於統治需要,積極主動地把蒙古草原和漢地連為一體。這種變化使元朝統治者的邊政重心也與以往中原王朝有所不同,儘管有漢地儒士“以夏變夷”的努力,忽必烈也表示要“附會漢法”,但是元朝邊疆政策特別是北部邊疆政策的制定,更多體現了蒙古遊牧貴族意志而非漢法。這是我們考察元朝邊政時應予注意之處。

注釋:[1]參見《蒙古秘史》第202節,四部叢刊本。據學者考訂,《元史•術赤台傳》所記65千戶更接近實際。見史衛民等:《“九十五千戶”考》,《元史及北方民族史研究集刊》第9期;韓儒林主編:《元朝史》,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4頁注[5]。[2]《元典章》卷9《投下•改正投下達魯花赤》,海王村古籍叢刊本。[3]《蒙古秘史》第203節。[4][蘇]博雅•符•拉基米爾佐夫著、劉榮悛譯:《蒙古社會制度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0年版,第162、177、155頁。[5]參見蒙《古社會制度史》,第189—191頁。[6]參見[日]村上正二:《蒙古王朝的采邑制度之起源》,《東洋學報》第44卷第3期;周良霄:《元代投下分封制度初探》,《元史論叢》第2輯,中華書局1983年版。[7]參見[波斯]拉施德著、餘大均、周建奇譯:《史集》第1卷第2冊,商務印書館1983年版,第380---381頁。[8]參見蔡美彪:《脫列哥那後史事考辨》,《蒙古史研究》第3輯,內蒙古大學出版社1989年版。[9]參見《史集》第2卷,第221頁。[10]《史集》第2卷,第237--243頁。[11]《史集》第2卷,第l96一l97頁。[12]《史集》第2卷,第29—30頁。[13]參見[波斯]志費尼著、何高濟譯:《世界征服者史》,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690頁。[14]《元史》卷3《憲宗紀》。[15]參見《史集》第2卷,第258頁;《世界征服者史》,第699—7O1頁;《元史》卷3《憲宗紀》。[16]參見《史集》第2卷,第12頁。[17]參見《史集》第2卷,第290--292頁;《元史》卷4《世祖紀一》。[18]《史集》第2卷,第293—294頁。[19]參見《元史》卷4《世祖紀一》。按,據《史集》記載,阿裡不哥即位在前,忽必烈即位在後。《元史》則記忽必烈即位在前,阿裡不哥“僭號”在後,意在表明忽必烈是“正統”所在。實際上兩人都違反了蒙古選汗傳統,“僭號”或“正統”只不過是相互攻擊和自我肯定而已。[20]參見《元史》卷126《廉希憲傳》。[21][22]《元史》卷159《趙良弼傳》。[23][24][25]元《史》卷126(廉希憲傳》。[26]《元史》卷159《商挺傳》、卷155《汪良臣傳》。[27]《史集》第2卷,第295--298頁。[28]參見《史集》第2卷,第300頁。[29]《元史》卷4《世祖紀一》;《史集》第2卷,第300—301頁。[30]參見《史集》第2卷,第302—306頁。[31]《史集》第2卷,第307頁。[32]《史集》第2卷,第178、302頁。[33]《蒙古秘史》第281節。[34]《史集》第2卷,第299頁。[35]參見《史集》第2卷,第13、180、309頁;《元史》卷132《麥裡傳》。[36]旭烈兀和忽必烈是作為蒙哥汗的左右翼派出去出征的。見《史集》第2卷,第265頁;第3卷,第29頁。[37]四大汗國封地據《史集》第2卷《術赤汗傳》、《察合台傳》、《窩闊台合罕紀》,第3卷《旭烈兀汗傳》。另參見劉迎勝:《旭烈兀時代漢地與波斯使臣往來考略》,《蒙古史研究》第2輯,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38]《史集》第2卷,第310頁。[39]《史集》第2卷,第179頁。[40]《史集》第3卷,第103頁。[41]參見《史集》第3卷,第110—111頁;劉迎勝:《論塔剌思會議》,《元史論叢》第4輯,中華書局1992年.[42]參見《蒙古社會制度史》,第195頁。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