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深切哀悼中國工運理論的偉大導師尉健行書記

原標題:深切哀悼中國工運理論的偉大導師尉健行書記

翻看勞動關係學, 對“工會如何產生”的研究是這門學科最必備、最基礎的內容之一。 勞動關係學中對工會定義是“雇員團體”!!!我驚異:“雇員團體”的意思不就是“一撮雇員組成的群體”嗎?就是說, 其中每個成員都應在勞動關係中處於“雇員”的身份, 這些雇員集中在一起成立的組織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工會。 而就中國工會的現狀來看, 偏離最初產生時的路徑已經太遠了,

模樣異化到了面目全非的地步。 工會機關是一個獨立機構, 置身勞動關係之外, 由一群“類公務員”組成, 成員要麼打小從行政體系內成長, 要麼脫離雇員身份已經N多年了, 不瞭解或已經淡忘了雇員的真實處境和心態。 再說基層企業工會, 主事者也多半是經理級別, 是管理層意志的忠實執行和維護者。 所以, 中國工會總是討論我們該“代表誰”、我們該“如何代表誰”卻始終不得要領。 甚至出現“居中調解”、“主持協商”之類變異之舉。 而真正意義上的工會怎會傷在“代表誰”的問題上?因為她的全體成員本身就是那個“誰”, 就是“雇員”。 我國的工會機關, 完全轉型為“公務員工會”才最合適, 但現在的情況是, 說了很多別人的事兒,
卻不敢為“公務員”群體的工資福利問題說一句話。 我們的企業工會, 可以完全轉型為“高級管理人員工會”, 這個群體也有自己的特殊權益需要維護。

我們總是討論中西方工會的區別, 我們服務職工的最後一公里為何總是走不好, 原來我個人把癥結歸於“政治體制”上, 現在看來癥結更在於“組成人員”上。 “行會”、“同鄉會”、“同業會”之類的組織本是工會的前身, 這是中國工運史上鐵錚錚的事實!現在之所以屢禁不絕, 也是在勞動經濟學的客觀規律所決定的。 違逆規律, 強行打擊, 我們又能扛多久, 走多久?

中國工會改革任重而道遠!改變決策層的結構, 執行層可以是社工, 但決策層以上要儘量由雇員組成!

以上僅代表高媛個人的粗淺感慨,

不值評論。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