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熱門>正文

尉健行“打虎記”:五張牌打翻成克傑

原標題:尉健行“打虎記”:五張牌打翻成克傑

撰文 | 張偉

2011年11月23日,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的尉健行在北京長安大戲院觀看了一場戲,戲名為《甄清官》。

戲講述的是明代清官甄完的故事,當時的河南布政使甄完不僅自己體察民情、剛正不阿,更是嚴懲貪官、打虎不停,以致被奸佞陷害。但最後無論是朝中還是民間,他的聲名都已經傳開,成為歷史中的典型。

看著臺上甄完對待貪官毫不手軟的表現,台下的尉健行一定有如舊夢重溫。巧的是,清官甄完的故鄉,正是尉健行的故鄉。

歷史並不遙遠,1992年至2002年,十年中央紀委書記生涯中,尉健行打虎不停。

尉健行 | 資料圖五張牌打翻成克傑

還記得成克傑嗎?這是一個熟悉的名字。

他是新中國成立四十多年來職級最高的涉腐官員,彼時的成克傑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這樣的虎打不打?

答案是要打。尉健行領導下的中央紀委出手了。

打大老虎不易。在對成克傑進行立案調查前,中央紀委的初查工作已經進行了兩年。1997年,在查辦廣西貴港市原副市長案時,發現有私企老闆涉嫌向成克傑賄送現金;接著,1998年,中央紀委幹部四下廣西暗訪。1999年,有在押犯玉林原市委書記檢舉揭發:成克傑在擔任廣西政府主席期間,曾兩次向他指令壓價,從糖廠要糖7000噸給他人倒賣。

原來,成克傑的倒掉,起於白花花的糖。

1999年8月,正式審查開始,先打關鍵人物,再圍攻成克傑。在最後決戰的初始階段,覺得自己位高權重的成克傑氣勢淩人,多次聲稱:“我這個委員長能任勞不能任怨,誰要搞得我不舒服走著瞧!”但他終於被“五張牌”打敗。

“氣勢牌”打掉成克傑的官架子;“政策牌”講政治、講政策;“情婦牌”恢復他對情婦的感情,使其面對現實;“信任牌”與其談論音樂、書法等感興趣的話題;“證據牌”打造出一個“證據圍城”。

這終於起到了效果,面對中央紀委的“五張牌”,“大老虎”成克傑最終轉變了態度,他表示,“原以為你們要用車輪戰熬我,用苦肉計整我,沒想到你們這樣通情達理,有識有膽。”“中央紀委辦案組做到了對黨負責,對歷史負責,也對我本人負責,我心服口服。”

後來,成克傑被判死刑。打下這只大虎,被中央紀委突破的涉案人員竟多達35名。

“空降”後的徹查

從1993年到2002年,被打掉的何止一個成克傑,近十年間,共有41名省部級官員受到查處。

尉健行甫一上任,就推動了中紀委和監察部的合署辦公。1993年,兩機構合署辦公後,監察部與中紀委形成“一班人馬、兩塊牌子”的格局,從而把黨的紀檢職能和國家的行政監察職能統一起來,把黨政監督關係理順。

“雙劍合璧”後的中央紀委,催生了一個打虎高潮。

北京原市委書記陳希同、遼寧省原副省長慕綏新、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華能集團公司原副董事長查克明、中國農業銀行原副行長趙安歌,被查的官員不僅包括地方黨政大員,也有部委高官,還有國企領導。

這其中,不能不提陳希同。

1995年4月,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畏罪自殺,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引咎辭職。在這種非常情況下,尉健行成為了“救火隊員”。

非常時刻,如何辦理非常的問題?

“有的擔心,陳希同撤職了,是否對他的查處也就到此為止了。這種擔心是沒有必要的。”“根據十四屆五中全會的決定,陳希同的職務被撤銷了。但同時宣佈對他經濟方面的問題要繼續審查。按照中央的決定,中央紀委會同有關部門組織專門力量正在繼續對陳希同的問題進一步調查、核實。”“有的擔心,對於陳希同嚴重違紀和王寶森經濟犯罪案件有牽連的人,去年審查了一批,對他們的處理到現在還看不到動靜,是不是也不了了之了。我們可以明確告訴大家,對與陳希同嚴重違紀和王寶森經濟犯罪案有牽連的人,有關部門組成的專案組一直在抓緊審理,做了大量調查、取證、核查工作,從來沒有間斷過。其中不少人的問題已基本有了頭緒,今年將陸續作出處理。”這些是尉健行1996年春節前夕在北京紀委九次全會上的表態。

在那樣的場合,在那樣的時間節點,面對一些焦慮與質疑,尉健行更進一步,談起了深入開展反腐敗鬥爭的兩項要素。

這兩項要素是什麼?

一要堅決;二要穩妥。

堅決就是指對嚴重違法違紀的人,不管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查清後,按黨紀國法處置。

穩妥是指堅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嚴格按照法律規定程式辦案,人證物證俱全,經得起歷史的檢驗。

1997年9月,陳希同被開除黨籍。1998年7月,被判有期徒刑16年。

清廉“馬哥”

尉健行有個少有人知的綽號,名叫“馬哥”。

因為尉健行屬馬,所以家鄉人稱他為“馬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堂弟尉健兒曾經說了這樣一句頗有意味的話:“你們是黨刊,我相信你們。其實我馬哥是最不願別人宣傳的。”

由此可見尉健行的低調。

1991年春天,尉健行回到家鄉,當時,縣領導把時任監察部部長的尉健行安排在條件較好的縣政府招待所住宿,但尉健行懇切地說:“我幾十年沒有回家鄉了,這次回來,就讓我在老父母的房間裡搭個鋪,好讓我同他們多聊聊,不麻煩你們了。”縣領導勸他在企業用餐,但他堅持不在廠裡吃飯,執意要到家裡吃母親準備的炒年糕。到家鄉柴油機總廠視察時,他一不吃飯、而不題詞,盛情難卻之下寫了自己的名字:尉健行。

四年之後,來自尉健行故鄉的記者走進了“馬哥”在北京的家。房間中空空的,沒有奢華傢俱,一張小桌放著一部電話機。尉健行對記者表示,領導幹部要廉潔奉公,不得以權謀私,要身體力行,反對鋪張浪費。

這聲音跨越了歲月。

過了7年,2002年,尉健行在“兩會”期間來到浙江代表團,發出自己的聲音與警示:少數領導幹部的配偶、子女利慾薰心,利用領導幹部的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違法斂財。更為嚴重的是,有的領導幹部對此袒護包庇、支持縱容,甚至同流合污、直接參與其中,給黨和人民的利益造成嚴重損害。“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只能用來為人民謀利益,絕不能把它當作自己的家庭成員謀取私利的手段。”

執掌中紀委十年的尉健行,在行將卸任之際,對官員作出了警示。

尉健行與王岐山

講話生動的王岐山,曾經說過這麼一段舊事。

去年8月,王岐山出席了全國政協十二屆常委會第七次會議,這是中紀委書記首次出席全國政協常委會,也是政協常委會首次將反腐敗作為會議主題。王岐山不用講稿,侃侃而談。言談中,他說起了這樣一段往事。

“過去,北京東華門有家專門做潮州菜的JNN餐廳,很好吃,我以前很喜歡,那時我在建行當行長,沒少去。中紀委那時候是尉健行同志抓,他就派人在門口蹲守,拍車牌子,曝光,抄了三個月車牌以後,這個店關張了。”

由此可見尉健行反腐敗的力度。

在12年前,當時72歲的尉健行作為正式代表參加了工會十四大北京代表團的討論。彼時,時任北京市委書記劉淇、代市長王岐山也都在現場。

與代表們握手時,尉健行也許不會想到,身旁的王岐山會執掌中紀委,開始新一輪的打虎高潮。

資料 | 瞭望東方週刊、《環球人物》《黨建》《今日浙江》《檔案與史學》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