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文>正文

尉健行往事:大學同學給他起外號叫“盧奇噶”

原標題:尉健行往事:大學同學給他起外號叫“盧奇噶”

大學期間被同學取外號“盧奇噶”

剛入學, 尉健行成為了班級的團支部書記, 第二年分系以後, 當選為學生黨支部書記。

“他對體育倒是一般, 不過特別喜歡唱歌, 比如當時流行的蘇聯歌曲《青年團員之歌》。 ”姚南珣描述, “他當時組織能力很強, 總是帶頭, 還組織我們全班80多個人唱大合唱, 唱得英雄戰勝了大渡河。 ”

畢業後, 這首歌在機械系傳了很多年, “都成了系歌了。 ”姚南珣說, “當時正值抗美援朝, 我想他選這首歌也是希望大家團結起來, 一起戰勝困難。 ”

“那個時候他很喜歡蘇聯, 我們大家就給他起了個外號叫‘盧奇噶’, 在蘇聯是鋼筆的意思。 ”電話那頭的姚南珣爽朗地笑起來, “那個時候蘇聯衛國戰爭, 蘇聯的小說人物對我們影響比較大”。

姚南珣講道, 尉健行非常喜歡保爾·柯察金, 或者看《卓婭和舒拉的故事》、《青年近衛軍》。

每天早上6點起床晚上9點結束工作

1999年5月, 時任中國駐阿根廷大使的徐貽聰, 曾作為隨行人員陪同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出訪阿根廷。

1999年5月, 阿根廷國際機場, 徐貽聰初次見到尉健行。 當時是阿根廷的秋冬之交, 尉健行一身正裝。 他記得, 那時尉健行的頭髮是灰白色, 白髮不很明顯, 並不是大家後來看到的滿頭白髮。

徐貽聰回憶說, 尉健行在阿根廷停留的幾天時間裡, 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滿滿當當。 “他每天早上6點就起床了, 到晚上9、10點鐘才結束一天的活動。 ”

根據徐貽聰的描述, 出訪的時間裡, 尉健行除了工作以外, 基本上沒有其他活動, 唯一的鍛煉就是早上起來散步。 徐貽聰說, 在阿根廷出訪時, 尉健行早上起來後,

會有幾個人陪他一起到阿根廷的大街上散步。 “他穿一套深色的運動服, 走得很快, 每天要走1個小時, 大概6公里。 ”

務必不要專門準備菜肴他可以吃任何飯菜

在阿根廷訪問期間, 尉健行在接觸包括阿根廷政黨等各種人士時, 都注意抓住機會提出各種相關的問題。 在一篇回憶文章中, 徐貽聰如是評價說, “尉健行同志問題的獵及面之廣、之深, 使被問者常感不備。 ”

徐貽聰曾擔任中國駐厄瓜多爾、古巴、阿根廷等國家大使。 在尉健行出訪阿根廷期間, 徐貽聰問他, 你日程這麼趕, 累嗎?尉健行回答說, 到外面來就是要多看看嘛。

徐貽聰在回憶文章中寫道, 在布市第一次用膳時發現個別菜不像是旅館準備的, 尉健行就明確地對我說,

務必不要為他專門準備什麼菜肴, 他可以吃任何飯菜。 “此後, 他又幾次和我談及這方面的事情, 一再交待、叮囑我不要為他備任何吃的、喝的東西, 還對個別隨行人員向使館隨意提出生活方面的要求進行了批評。 ”

對於尉健行在生活上的習慣, 徐貽聰總結說, 他對個人的生活沒有任何要求, 遇到什麼情況都能接受, 而且非常體諒下屬。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