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汽車>正文

未來5年純電驅動技術路線:從“三化”到“六化”

12月23日,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召開新聞發佈會, 向媒體介紹即將於2017年1月14~15日召開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17),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理事長陳清泰和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執行副理事長歐陽明高分別對“十二五”以來的中國新能源汽車的產業政策和技術路線進行了回顧和展望。 2016年是純電驅動技術轉型的標誌年2015年開始, 在政策效應疊加的作用下, 中國電動汽車產業呈爆發式增長, 正跑步進入新能源時代。
而對於即將過去的2016年, 歐陽明高表示, 從國內來看, 這是電動汽車的技術品質提升年, 電動汽車行業的發展特徵是技術品質提升、政策結構調整、產業理性增長;從全球範圍看, 2016年則是純電驅動技術轉型的標誌年。 首先, 2015年中國新能源汽車在全球占比第一, 銷量超過全球50%以上, 在國際上引起了強烈反響, 無論是政府還是廠家, 都感受到了來自中國率先發力的挑戰;第二, 2016年國際上各大汽車廠商都在加快技術轉型, 如德國大眾朝純電驅動轉型非常激進, 日本豐田年底也在調整技術路線, 加強了對純電驅動的轉型;第三, 從學術和技術的層面來看, 電動汽車鋰離子動力電池的技術進步超出預期, 將純電動汽車相對於燃油汽車具有性價比優勢的里程範圍提高了一倍,
從以前的150公里提高到了300公里的範圍內。 在歐陽明高看來, 這三點說明從2012年科技部“十二五”《電動汽車科技發展規劃》正式提出確立“純電驅動”技術轉型戰略, 到2014年純電驅動真正實現產業化和2015年新能源汽車的發展實現了爆發式增長, 2016年的電動汽車的發展已經逐步趨於理性, 並在國際上取得了一定位置, 2016年當之無愧的是“純電驅動技術轉型的標誌年”。 “純電驅動的戰略目標是通過純電動的率先產業化帶動各種類型電動汽車的全面發展。 ”歐陽明高指出, 傳統的汽車強國、汽車大公司的轉型是從混合動力入手, 而我國是從純電動開始, 帶動了電池產業的發展達到了世界前列,
在此基礎上以純電動力系統(電池、電機、電控)為平臺, 再發展混合動力和燃料電池, 這是比較符合國情、也走得比較順利的一條路線。 一方面, 目前我國動力電池產業規模已經達到世界第一, 總體水準位列國際前三, 在產業鏈的完整度上也是處於世界第一的水準, 我國的動力電池產業鏈, 尤其是電池材料, 如正負極材料, 在國際市場上的佔有率也是第一;另一方面, 從純電往插電方向的發展也取得了比較好的進展, 比如比亞迪、上汽、廣汽等企業的混合動力產品, 無論是發動機方面, 還是混合動力裝置上, 都取得了突破。 與此同時, 燃料電池與動力電池深度混合的燃料電池汽車也取得了較好的進展,
下一步也會出現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常規深度混合動力。 這種漸進的發展方式就避免了我國的電動汽車產業在發展初期跟國外廠家在傳統汽車, 尤其是在發動機以及發動機機電耦合裝置等弱項方面的直接競爭, 有效地回避了發動機和變速器等我國汽車產業的弱項, 有利於電動汽車產業實現到2020年之後我國企業與國外企業能夠全方位齊頭並進、同步競爭。 提升技術研發競爭力加快基礎設施建設雖然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十分迅速, 但不可否認的是現階段也存在一系列挑戰與問題, 包括充電基礎設施和整車的進度不相匹配, 核心技術的研發競爭力不強等等。 歐陽明高認為, 目前我國電動汽車的發展面臨的問題主要在以下五方面:一是新舊國標的轉換進展緩慢,
雖然新國標在2015年底已經發佈, 但是這一年進展不大, 新國標的車型充電依然存在很大困難;二是現有的充電服務平臺較多, 不同平臺之間交換資訊還比較困難;三是包括功能安全、資訊安全、設備安全等在內的充電安全還存在問題, 這一點也是電動汽車百人會2016年的核心議題;四是公共充電基礎設施佈局不合理, 已有的充電設施利用率還不高;五是現有電動車對充電技術要求越來越高, 快充的相關設施已無法跟上其發展, 充儲一體化等形式現有的充電設施也難以適應。 更為重要的是, 儘管201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化水準成功躍居世界第一, 但在核心技術的研發上還不具備很強的競爭力,
部分新能源車企存在重產能、輕研發的情況。 陳清泰認為, 車企不應把競爭力的基礎放在政府補貼之上, 而是要提高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才能與燃油車相抗衡。 他表示, 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包括核心技術和品牌, 核心技術固然重要, 但品牌更加重要。 目前來看, 汽車行業培育一個品牌很困難, 但是在電動汽車行業, 創造一個新品牌相對容易。 當然, 在品牌的背後, 必須要有品質和技術的支撐。 歐陽明高介紹, “十三五”的技術戰略, 進一步深化純電驅動技術, 提出了“三化”:電動化、輕量化、智能化。 長期來看, “三化”將發展成為“六化”, 即電動化與能源低碳化結合、輕量化與製造業結合、智慧化與網聯化結合。 歐陽明高指出,在未來的5年,目標是進一步讓全新的正向開發的電動汽車,尤其是純電動汽車具備商業競爭力。政策角度上,隨著補貼的逐漸退坡,未來將實行新能源積分制度;在技術角度,未來將要以有商業競爭力為開放目標。目前,我國電動汽車行業已經逐步進入後補貼時代。對此,陳清泰表示,2016年,很多國外車企已經做好大規模轉型的準備,逐步將研發投入轉向新能源汽車。未來,一旦那些巨型跨國公司突然發力,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競爭將會異常殘酷。因此,留給國內企業提升核心競爭力的時間並不多,未來5年是關鍵階段,國內車企要踏實埋頭苦幹,提高核心競爭力,進入市場的產品應該是高水準、高品質的產品,能夠樹立長期屹立的品牌。值得注意的是,從2016年開始,中國的電動汽車正在由政策驅動向政策市場雙驅動轉型。陳清泰表示,中國已經樹立了信心,培養了自己的團隊,為後續的發展做了很多追夢的空間。歐陽明高則認為,我國自主品牌的燃油轎車發展速度也非常快,已經快要佔據半壁江山,消費者對自主品牌的看法也發生了改變,再經過五年左右,我國自主品牌節能與新能源汽車將會上一個大的臺階。
將在2017年1月14日的下午舉行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17),無疑是整個電動汽車行業的重頭戲。據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相關負責人介紹,百人會今年的論壇主題為“提升核心技術、創新引領發展”,論壇主題旨在發揮行業引領作用。與此同時,今年會議在內容上還進行了創新和增加,在議程上體現為四個“一”和一個“八”。四個“一”分別是百人會的理事閉門會、政策圓桌會、創新對接會和創新大賽。一個“八”是指今年論壇設置了八場專題峰會,一是以整車和品牌,主要關注如何讓電動汽車擺脫政策的依賴,儘早進入到市場化的軌道;二是基礎設施和商業模式,三是動力電池專題,四是燃料電池專題,五是產融結合,六是除電池外的“三電”技術(電機、電控、電子),七是微型車和微出行,八是智慧汽車和智慧交通。原文刊登於2016年12月30日《中國工業報·汽車週報》A3版。 歐陽明高指出,在未來的5年,目標是進一步讓全新的正向開發的電動汽車,尤其是純電動汽車具備商業競爭力。政策角度上,隨著補貼的逐漸退坡,未來將實行新能源積分制度;在技術角度,未來將要以有商業競爭力為開放目標。目前,我國電動汽車行業已經逐步進入後補貼時代。對此,陳清泰表示,2016年,很多國外車企已經做好大規模轉型的準備,逐步將研發投入轉向新能源汽車。未來,一旦那些巨型跨國公司突然發力,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競爭將會異常殘酷。因此,留給國內企業提升核心競爭力的時間並不多,未來5年是關鍵階段,國內車企要踏實埋頭苦幹,提高核心競爭力,進入市場的產品應該是高水準、高品質的產品,能夠樹立長期屹立的品牌。值得注意的是,從2016年開始,中國的電動汽車正在由政策驅動向政策市場雙驅動轉型。陳清泰表示,中國已經樹立了信心,培養了自己的團隊,為後續的發展做了很多追夢的空間。歐陽明高則認為,我國自主品牌的燃油轎車發展速度也非常快,已經快要佔據半壁江山,消費者對自主品牌的看法也發生了改變,再經過五年左右,我國自主品牌節能與新能源汽車將會上一個大的臺階。
將在2017年1月14日的下午舉行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17),無疑是整個電動汽車行業的重頭戲。據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相關負責人介紹,百人會今年的論壇主題為“提升核心技術、創新引領發展”,論壇主題旨在發揮行業引領作用。與此同時,今年會議在內容上還進行了創新和增加,在議程上體現為四個“一”和一個“八”。四個“一”分別是百人會的理事閉門會、政策圓桌會、創新對接會和創新大賽。一個“八”是指今年論壇設置了八場專題峰會,一是以整車和品牌,主要關注如何讓電動汽車擺脫政策的依賴,儘早進入到市場化的軌道;二是基礎設施和商業模式,三是動力電池專題,四是燃料電池專題,五是產融結合,六是除電池外的“三電”技術(電機、電控、電子),七是微型車和微出行,八是智慧汽車和智慧交通。原文刊登於2016年12月30日《中國工業報·汽車週報》A3版。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